scjtqs电子书 > 玄奇玄幻 > 命诀 > 第十二章 梵都叶家

第十二章 梵都叶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第十二章 梵都叶家

    下了小舟,叶文君跟在君宸身旁,君宸慢慢地走着,显得有些沉默。

    叶文君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怎么?受打击了?”

    君宸摇摇头,淡淡开口:“没有,如果这都能打击到我,那我就太配不上你们的期望了。”

    这次受挫,抚平了他身上的一些棱角。

    重楼吗?君宸目露锋芒。

    二人回府后,君宸便回到自己的住处养伤修炼了起来,夜晚是最适合他的修炼时间,星辰之力会快速修复他的伤势,一整晚他甚至不需要休息,第二天的时候他仍旧会感觉到神清气爽。

    这意味着君宸的修炼时间比别人足足多了一倍。

    接下来的时间君宸开始了闭关,他越来越深刻地明白,他需要更强的实力。

    韩客知道他被伤,极为愤怒,可是他也知道,伤君宸的人,他惹不起,只能憋在心里。

    又是夜,星光不断地涌入君宸的体内,君宸在思考着功法之中的战技,他用尽方法也找不到九星叠月这种星象。

    还是说,这根本不是一种星象?

    君宸脑海之中灵光一闪而过,如果不是星象,那是什么呢?

    君宸沉思着,忽然,他看向左手手心,手心的道纹在星光下发出了微弱的光,宛若一颗星辰在其中,栩栩如生。

    君宸看着那颗星辰,在他的注视下,那颗星辰转动了起来,君宸忽然有一种感觉,似乎只要将星辰之力引入其中,那其上将会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君宸没有多想,意念一动,虚空之中的星辰之力被君宸缓缓从灵气之中分离出来,随后缓缓地引入掌心之中,这并不同于平时吸收,平时吸收的时候,星辰之力是融入灵气之中被吸收的。

    随着星辰之力的引入,左手掌心的星辰图像越发真实起来。

    君宸仿佛能感觉到它的愉悦,似久旱逢甘霖,不停地吞噬这星辰之力,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君宸发现那道纹除了真实一点,并没有其他的变化。

    君宸觉得这可能和星辰之力的吸收还不够有关,于是君宸只好一边修炼一边吸收,并时不时查看左手掌心之上的变化。

    一天……两天……三天……直至第十天的夜里,君宸忽然觉得掌心有些瘙痒,凝神看去,却见掌心上原本的星辰图案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较小的两个星辰图案。

    一丝明悟从君宸心底升起,原来如此,哪有什么九星叠月的星象,所谓的九星,应该是自己掌心的星辰图案到达九颗而已,至于叠月,君宸还想不明白,不过既然已经明白九星,那自己距离最终的答案也不远了。

    最让君宸惊奇的是,自己金骨之上的战技神通居然和自己修的道与道纹相契合。

    这真的是巧合吗?

    又一个月过去,君宸出关,身上的气息似乎增强了不少,左手掌心之上的星辰图案变成了三颗。

    “闻道七重境?”叶文君正在庭院里品着香茗。

    “嗯,刚突破。”君宸笑道,“师姐,好像你说你是来教我修行的吧?”

    叶文君忽然放下手中的被子,看着君宸说道:“不用人教,你金骨上的功法便是最好的老师。”

    君宸略感心惊,她竟然连金骨上的功法都知道?他看着叶文君的凤眸,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她了,忽然出现,来历成迷,却对自己了若指掌,她真的是师尊的弟子吗?

    “你出关刚好,明天便是重楼试了,准备一下吧。”叶文君抿了一口香茗,目光深邃,“横阁好像并不打算招收弟子,所以重楼试是你唯一的机会,届时横阁的人可能也会观望,发现天赋入眼之人可能让他入阁也说不定。”

    “随时准备着。”

    “哈哈,准备好就行。”韩客走了进来,正准备说些什么,随即眼眸一凝,开口道,“宸儿,破境了?”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义父。”君宸笑道。

    韩客拍了拍君宸的肩膀,眼中满是喜色,不过很快便变得凝重了起来,他缓缓说道:“明天的重楼试竞争恐怕会非常激烈,天枫宫和天枫塔那边的人早已准备好,另外不少散修也纷纷奔天枫城而来,你也该做好准备才是。”

    “无妨,皆可败之。”君宸的眼眸中闪过一缕妖异的光芒。

    不管重楼与横阁是何目的,只要这次招收弟子是真的,对君宸来说,那便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重楼试又被称为重楼三试,是重楼招收弟子的重要试炼,其中凶险重重,不少人会丧命其中,你还是要多加小心。”韩客有些凝重。

    第二天的天枫战台成为了全城的焦点,里里外外人群涌动,而重楼之人端坐在观望台上最高的地方,那康陆离坐在次位之上,主位之上端坐着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在闭目养神,若不注意看,很多人都会注意不到他的存在,仿佛他已经融入了天地之间一般。

    最引人注目的,则是其肩上青色的重楼图像,要知道重楼图像以紫为极,青色次之,这名老者,在重楼之中的地位,都极高,这次却为了招收几个弟子而出山?

    重楼之人左侧则是面具青年那几人,虽说横阁不招收弟子,可是横阁的地位摆在那,横阁的人不坐,天枫城其他势力没人敢坐。

    右侧空着几个位置,但似乎没有人去坐。

    往下则是天枫宫与天枫塔两大势力的人,再往下则是四府的人,君宸与叶文君跟着韩客坐在其中。

    叶文君脸上蒙了一层轻纱,毕竟有时候容颜太过美丽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蒙上了轻纱,也仍然阻挡不了她如仙的气质,不少人纷纷侧目。

    此时人群外围传来嘈杂的议论声,只见人群渐渐让出了一条道来,几个衣着华贵,气度不凡之人从中走出,为首之人是一名不羁的黄衣青年,看着众人,黄衣青年脸上带着淡淡的骄傲之意,彰显着其身份不凡。

    重楼众人和面具青年纷纷对他们点头致意,似乎来人身份不凡,黄衣青年对他们微微一笑,随即向观望台上走来。

    “梵都,叶家之人,听闻叶家富甲天下,商号遍布各地,没想到今日竟也出现在这里。”韩客凝声对君宸说道,随后韩客似乎想起什么一样,皱眉回头看了叶文君一眼。

    梵都叶家百年来积累的财富极其恐怖,近年来其财富已有敌国之势,在梵古国内依然近似于除重楼与横阁之外的第三势力。

    君宸看向黄衣青年一行人,竟发现这一行人穿越人群,直接走到韩府之人所在区域之前。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黄衣青年面向叶文君,鞠躬行礼,随后开口道:“大小姐,炫明来迟,还请恕罪。”

    君宸有些错愕,看向身边的叶文君,这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师姐,竟然是梵都叶家的大小姐?

    叶文君微微皱眉,看了一眼君宸,眼中闪过一丝歉意,淡淡开口:“来便来了,这么张扬干嘛?”

    天籁般的声音中带着一缕责怪之意,外人都以为叶文君是在责怪他们的张扬,只有叶炫明知道叶文君是在责怪他的目中无人,完全忽略了韩客与君宸等人。

    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小人物而已,不必在意。

    “是,炫明知错,此次炫明受家主之命,前来接大小姐回族!”话虽如此,可叶炫明神色之中并无半分歉意。

    “我知道了,不着急,看完这重楼试再回吧。”叶文君依旧淡淡道。

    “是,大小姐,请大小姐移步,重楼之人已经为我等安排了座位,大小姐不必屈尊与这等卑贱之人坐在一起。”

    “啪!!!”

    叶炫明话音未落,叶文君的一记耳光便落在他的脸上,人群瞬间哗然。

    君宸心中黯然,这些人,似乎都带着不可一世的骄傲而来,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这世界,本就以实力为尊,对于高层来说,位于金字塔底层的修行者就如同猪狗一般。

    “道歉。”叶文君的声音如同来自九幽地狱,前所未有的冷。

    叶炫明不可置信地看着叶文君,一向温和的大小姐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打他耳光。

    这让高傲的他怎么接受?作为家族中的天之骄子,今日竟被当着这蛮夷之地的人的面,被狠狠地打了一记耳光。

    他听着身后的议论声,眼中满是怒火,不过却不是对叶文君的,而是针对君宸等人的,大小姐在家族中的地位根深蒂固,君宸等人何德何能,能得到大小姐这般袒护,甚至说一下都不行。

    “对不起......”这三个字从叶炫明的牙缝里挤了出来,虽是道歉之言,却带着满满的怨毒之意,为几个蝼蚁般的人物,得罪大小姐,不值得。

    虽然知道叶炫明不是真心,但听到他道歉,叶文君的神色这才缓和下来,随即担心地看向君宸这边。

    却见君宸淡淡地嗯了一声。

    叶炫明狠狠地看了他一眼,这,是接受他的道歉了?还是说,挑衅?

    恐怕后者居多。

    叶炫明有些不屑,这蛮夷之地的人,如此不知趣。

    “去吧,师姐。”君宸轻声对叶文君说道,这并非代表他不信任师姐,他只是不想师姐为难。

    叶文君点点头,迈步向重楼右侧方向走去。

    重楼那白发老者点头向叶文君致意,叶家继承人,不可小觑。

    面具青年此刻似乎在闭目养神,对其他的事情并不关注。

    待叶文君一行人落座,白发老者缓缓起身,看着下方的人群,淡淡开口,苍老而带着肃穆的声音传向四面八方:“老夫重楼长老萧子石,今代表重楼前来招收弟子,重楼第一试,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