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神迹之城 > 第一卷 放纵的盛夏 第五十二章 决裂

第一卷 放纵的盛夏 第五十二章 决裂

    

    叶家老宅最开始是叶母的父母代代传来下的祖宅,当年华国政治动荡,内忧外患间,无数能人志士为国分忧,在伟大领袖的带领下,华国一举登上了世界之巅,而叶柏寒的外祖父外祖母正是当年提倡文化改革的前驱,外祖父身为学术界的泰山北斗,桃李满天下,在国有危难之际,用一颗拳拳之心,谱写锦绣文章针砭时弊,点燃了国民骨子里的龙魂,华国不但度过了这次危难,更是把握住了机遇,经济腾飞,政坛清明,百姓安居乐业。

    国外恐怖势力的反动分子,没能让华国这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再次陷入战争动乱,就把失败的怒火发泄到为这次华国复兴做出巨大贡献的几人,叶柏寒的外祖父也是其中一人,在处心积虑的阴谋下,遭到了暗杀,只留下孤儿寡母,幸得有国家高层感念叶家做出的贡献,投桃报李为叶家后人还以一分公道和庇护,这才让穷小子爱上千金女的故事有了接下来的发展,叶氏集团就乘着上层给予的便利,在开放发展的浪潮中一举奠定了世界电器企业的龙头地位。

    叶柏寒是叶瑞夫妇的老来得子,在他还没有太多记忆的幼儿时期,外祖母也去世了,不过自小知书达理的叶母也把叶柏寒教的很好,别的不说,叶柏寒的一手书法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说,还是能够成为龙章凤姿的,这也养成了叶柏寒做事能够沉下心不骄不躁的根源。

    这段时间,叶氏集团的掌舵人叶瑞忙的不可开交,就连每天下班的时间都在不断延后,要不是叶杰专门把叶柏寒接回老家,估计这父子俩真不知道能僵持到几时才见面。

    回到家,叶柏寒把东西整理完毕,在浴室洗了个澡,换好衣服之后下楼,叶瑞这会还没有回家,不过听叶杰说,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叶杰现在也是忙里偷闲,接叶柏寒回家,就转头取文件回公司了,傅叔在厨房里处理晚餐,老房子里平常没什么人,雇的佣人只是负责打扫个卫生什么的,很是冷清。

    看着空旷的大房子,叶柏寒抿了抿嘴,在一层转了一圈完毕,回到自己卧室打开电脑,随手点开神迹之城的官网,下载安装神迹,等待的途中,给张文颀发了个晚上有事的信息,双手背在头后,整个人躺在床上,面前是书柜上一家三口的相框,男人器宇轩昂,一脸的肃穆认真,只是他看向妻儿的目光中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柔和;女子高挑温婉,典雅而端庄,正是华国最传统的美女,美则美矣,却看不到任何的侵略性,唯有溪水叮咚滋润心田的舒适,时光仿佛总是眷恋那些美丽的事物,除了照片里的她用手轻捏小男孩儿脸颊时透露出母爱的慈祥,分毫看不出这已经是位年近知天命的夫人;小男孩儿更是继承了双亲所有的优点,满脸稚气却容貌昳丽,如青山远黛般淡雅轻柔的眉,脆弱精致的眉骨划过清秀高挺的山根,朱红色的小嘴微微嘟起,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那双清澈漂亮的琥珀色眸子里沉浸着莹莹的星光,仿佛是在抗议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怎么能随便动男子汉的脸蛋,天使般精致的小人儿是那样的无忧无虑,很显然,他们是幸福的一家,和合圆满。

    看着相框里那小男孩儿天真无邪的笑容,叶柏寒嘴角微动,自从经历过绑架,母亲去世之后,生动活泼的表情似乎被上帝收走了,长大的叶柏寒,目光幽静深黑如寒潭,精致的面容没有一丝的表情,很好地学会了叶瑞那份深沉严肃,总归是失去了什么啊,也许从当年开始,父子俩之间就有了裂痕,双方都是不怎么善于沟通的人,一脉相承的大男子主义,叶柏寒轻哼一声,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叶柏寒,叶柏寒。”

    楼下突然传来了带着几分低沉严肃的声音,打断了叶柏寒的回忆与思考,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身,扭了扭脖子,也许是刚才有了些儿时的触动,一向沉稳的叶柏寒的动作也多了几分少年人的朝气。

    顺着推门下楼的声音,正装端坐,双手自然放置在身前的男人,板着一脸肃穆的神情看向从楼上下来的叶柏寒,出声:“还知道回来。”

    气氛瞬间压抑下来,叶柏寒嘴角微动,仍是一脸倔强直视着叶瑞的目光,也没有多言,只是把疏离淡漠写在脸上以表达自己的不满,看着父子俩又闹的剑拔弩张的样子,从厨房把晚餐端到餐桌上的傅叔轻咳了一声,打断了父子二人之间的对峙。

    “老爷,少爷,可以用餐了。”

    对于傅叔这样一位一直跟着叶柏寒外祖父过来的老人,不论是叶瑞还是叶柏寒都对他抱有一份尊敬,老人已经年近七十了,早已到了退休的年龄,只是一直孤身一人,也就没有离开叶家老宅,这样一位老人可是说是看着叶母和叶柏寒长大的,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叶柏寒早已把傅叔当成自己爷爷看待。

    傅叔在叶家,说是老管家,其实也算是在这里颐养天年,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发话了,叶瑞也就放弃了继续树立自己父亲威严的打算,在餐桌入座,叶柏寒冷着张脸,直接坐到叶瑞的对面,小小的四方餐桌,硬是被父子两人弄得泾渭分明。

    叶家餐桌上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僵化规矩,只是叶瑞和叶柏寒现在这样子的状态,也都没有相互交谈的兴趣,好好的一桌丰盛大餐,硬是让两人吃出了外卖两块钱盒饭难以下咽的感觉。

    好不容易熬到晚餐结束,叶柏寒把椅子拿开,直接转身准备上楼,叶瑞板着父亲的威严开口:“高三这一年在外,你还算没有荒废学习,成绩勉勉强强,过两天把志愿填了,B大的金融管理,导师教授是你外祖父的学生,当今学术界的大牛,你要好好努力,别给你外祖父和我丢脸。”

    叶柏寒愤然扭头,也不管什么礼仪教养了,脑袋稍微左移,居高临下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叶瑞,“丢脸丢脸,你就知道个丢脸,你了解过我想干什么么?”

    “你再说一遍。”叶瑞皱起眉头,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阴沉的样子,简直似乎下一刻就准备动手将这个不孝子收拾一顿。

    叶柏寒也算是豁出去了,梗着脖子,一米八的个子也不惧叶父现在的威严了,“你只知道为了你的面子,我学什么不是因为你听外人说他们孩子怎么怎么,学了什么什么的,我就要学什么,你有问过我的意愿么?你这个独裁的法西斯!”

    “我是你父亲,我都是为你好。”叶瑞的脸上阴沉得似乎能滴出水来,虽然是坐在椅子上,可是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轻易压过了那边努力挺直自己腰杆的叶柏寒。

    “呵,我妈就从来没有逼我干过不喜欢的事。”

    嚯的一下子,叶瑞站了起来,妻子离去这是他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叶柏寒这就么揭起他的伤疤,不过怎么说这都是他儿子,叶瑞压下火气,声音中压抑着怒火:“你妈泉下有知,也会同意我对你的管教,慈母多败儿,你就是小时候被你妈惯坏了,我不好好帮你摆正,日后你就是一个祸害国家社会的二世祖。”

    “我祸害社会,我倒不知道您儿子还有这个能耐。”叶柏寒满脸嘲讽,说罢还抖了抖腿,一股子街头小混混的样儿,“我小时候你管过我么,你还不是天天陪你的客户,我跟我妈被人抓走的时候你在哪呢,我妈就是被你害死的……”

    “啪!”叶柏寒话音未落,怒不可遏的叶瑞直接一巴掌抽了上去,本身叶柏寒就遗传了叶母偏白的肤色,叶瑞重怒下又没有留手,顿时叶柏寒精致白皙的小脸上出现了明晃晃的手掌印,红的触目惊心。

    “你打我。”一时间,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叶柏寒双目中倏地红了,强忍着眼眶里的湿润不去浸染别的部位,叶柏寒是叶氏夫妇的晚来得子,自然百般疼爱,就算是叶柏寒跟叶瑞闹得不可开交离家出走那次,都没挨过打,这是第一次叶瑞动手打叶柏寒。

    “你……”叶瑞看着儿子捂着脸的样子,心中也是一疼,火气骤然消散得差不多了,可身为父亲的威严让他有些抹不开面子,刚才叶柏寒说的太不像话,他也是一时气急了才动手,就算他对叶柏寒冷言冷语,也只是望子成龙,对于这个儿子,他可是百般满意,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况且,妻儿早年的遭遇,也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夜夜回想起来都能让他辗转难眠。

    叶柏寒算是被叶瑞这一巴掌激得失去分寸了,无数委屈迎上心头,他也算是破罐子破摔了,当下直接把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摆在叶瑞的眼前了,“我看你是早就不想要我这个儿子了,我这么丢你人你干脆再去生一个啊,反正我妈死的早,你负心薄幸忘了我妈跟那个叫陈妍研的婊子勾三搭四,怎么,原来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儿子。”

    叶瑞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手指着叶柏寒,身子有些晃动,左手向后扶住了椅子的把手稳住身体,整个人气的直哆嗦。

    “我都看见了,你也不用想抵赖,陈妍研不是那天还往你身上靠么,整个一没骨头的小鸟依人啊,我就说人家一个娱乐圈新人,怎么有这么大能耐接到贺岁档电影的通告,原来后面有海阳的老总在后面捧她啊。”

    叶柏寒越说越难听,故意不去看叶瑞的表情,自顾自地冷嘲热讽:“刚好小爷没兴趣要你那烂企业,你让陈妍研给你生一个儿子,免得你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没人继承……爸!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叶柏寒话还没说完,叶瑞眼前一黑,脚下一软直接身子向后倒去,叶柏寒虽然发了狠地想要气叶瑞,可也没想着真把自家老头子气出个好歹来,幸得年轻力壮,叶柏寒眼疾手快仗着长胳膊长腿一把揽住叶瑞的身子,没让老头子在磕到什么地方,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