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神迹之城 > 第一卷 放纵的盛夏 第五十章 虎头蛇尾

第一卷 放纵的盛夏 第五十章 虎头蛇尾

    

    拥有风行能力的玩家,移动方向自然比用双脚走路的灵活许多,三维立体空间中需要的预判量,远超二维平面区域,月下独酌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在翻滚周转下,十七释放的火球术全部被躲开。

    人影未到,刀锋已至,点点寒芒瞬息割喉,十七血染大地,脖子上淌下的血液触目惊心,没有人能在这种伤势下幸存,幸亏,这是游戏,这等可怕的创伤也不过就是普通攻击的伤害,十七也仅是掉了200不到的血量。

    近距离的搏杀,按理来说法术飞行的距离很短,也更为容易命中,双方的攻击准确率应该差不多,其实不然,叶柏寒除了跟张文颀的那场竞技场战斗中,其余的他都是跟别人保持了良好的距离,法师对战无所谓距离,打近战职业更是把对面冻得生活不能自理,这种面对面的肉搏战,叶柏寒也算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了,就是这种战斗中,双方的战斗经验差距显露无疑,操作都是八九不离十的,可是月下独酌总是能够判断出叶柏寒下个技能释放的位置,而叶柏寒却不能躲掉月下独酌砍过来的大刀。

    几次交火之下,叶柏寒也学乖了,他的技能预判的确不如对手,那么就没必要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他直接原地秒读大招,元素法师单体最强爆发——火系四十级技能炎爆术,已经贴身了,叶柏寒又是丝毫没有长时间读条的打算,技能条才刚出现绿色就打了出去,刚巧,他读条的同时,他身下也出现一圈蓝紫色的光环。

    炎爆术。

    星体禁锢。

    没有法强支持的星体禁锢,仅仅是起了沉默的效果,十七很快离开星体禁锢的限制圈,血量也就仅仅是掉了几十点,这点伤害还没有对手随手挥刀砍出来的伤害高,而炎爆术,虽然没能把技能伤害蓄到最大,一发半人大小的巨大火球糊在月下独酌的脸上,1243的伤害,足以想象,如果炎爆术读满技能条,那伤害将更为夸张。

    这波技能的交换也是双方之间的博弈,叶柏寒用瞬间取消读条来防止月下独酌的技能沉默,果不其然,对手中招,浪费了一个限制性技能,虽说在神圣飞升的状态下,技能的CD转的很快,可是再快那也是有等待时间的,叶柏寒乘胜追击,再次开始吟唱技能,这次对手可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硬抗这一波的爆发了。

    十七长杖施展了招架,他的伤害并不足以让他正面跟对手的攻击碰撞,可是加上人族的天赋技能,那么不论是任何普通类型技能,都可以抵挡掉,横于胸前的长杖没有变动,十七默念咒语,火山喷发,末日映像。

    熔岩爆裂。

    圣光涌动。

    滚烫的岩浆遗落下千疮百孔的焦土,月下独酌的血量飞速下降,这次叶柏寒可是把技能条读满了,只可惜,金色的光浪在双方之间来回弹射,神明的哺育,给他的宠儿带来生命的眷顾,叶柏寒借机攻击,月下独酌也没有闲着,他同样施展了为数不多的伤害技能,与伤害相比,圣光涌动带来的恢复效果更为明显,堪堪将月下独酌的血量维持的60%,一上一下的,让人心惊胆战。

    神圣飞升是百分比降低技能CD,根据技能等级的不同而改变,不清楚对手这种流派具体将神圣飞升点了几级,叶柏寒也无从判断对手具体获得了多少的减CD,这让他这种数据计算流的打法有了很大的限制,只是如果因为忌惮对手的技能而不去拼一枪的话,那等待他的就唯有失败,而叶柏寒最讨厌失败。

    元素转换、和风壁垒、烈风强袭。

    火系技能已经用了个遍,冰系技能的CD也快要转好,那么风属性的百搭自然要比土属性的改变地形要合适的多,叶柏寒没有兴趣再让对手那么轻松砍自己,用烈风强袭将对手吹走即为当下之选。

    眼见双方之间又拉开了一定的距离,月下独酌展翅高飞,再度上前,同时十七的头顶上再度落下星辰的轨迹,坠落的群星减缓了十七的移速,好不容易拉开的距离又被对手追上。

    群星坠落。

    叶柏寒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看起来虽然对手对元素法师的技能有一定的了解,可是单论对这个职业的理解,谁又能比叶柏寒深刻呢,风系技能这种在元素法师的流派里也极为少见的类型,在此时此刻继续发挥了巨大的功效。

    飓风呼啸、次元风暴。

    转瞬即逝的龙卷风纠缠着天空之中的六翼天使,月下独酌再度被击飞,并不是本身拥有的飞行能力,而是不受控制地朝天空的方向旋转移动,这就是击飞效果,饶是月下独酌有意识地规避了十七的技能,可飓风呼啸的技能弹道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月下独酌刚反应过来就已经失去了人物的控制,在天空乱转。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叶柏寒一清二楚,他并不能知晓对手下一个星体禁锢的CD何时转好,不过他只能抓住一切他所能看到的机会,争取扩大优势,继续吟唱读条,空间的乱流,扭曲的黑洞,从遥远的宇宙星河降临凡世,在月下独酌重新挥动翅膀的瞬间笼罩在他的身上。

    虽说次元风暴的技能读条没能蓄满,可元素法师风系六十级大招的威力,也并不会让叶柏寒失望,伴随着几道风刃划破脸颊,月下独酌的血量总算降到了47%,而自己的血量还有74%,可以说他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饶是如此,叶柏寒也没有稳赢的轻狂念头,对手的难缠他可是深有体会,神眷者本身就拥有回血能力,五层祝福之语在缓慢抬血,还有不时的祈祷瞬间回血,偶尔CD转好,来回弹射的圣光涌动仍然能挽救性命,拖下去只能是对自己不利,刚才一波爆发打爽了,现在就彻底轮到叶柏寒挨打的时候了,不论是保命的吹风还是防御用的风盾,通通进入了CD,现在叶柏寒唯一能依仗的,只有最基础的技能风刃了。

    在元素法师风系技能中苟延残喘结束的月下独酌也没有想到叶柏寒的反抗来的如此激烈,从骗出自己星体禁锢之后一系列的攻击,井井有条,直接打掉自己超过30%的血量,这还是在几个技能不断抬血的情况下的伤害,如果不算技能的回血,那么估计他已经损失了40%的血量,到了此时,月下独酌的头脑里猛地闪过一种冲动,他停止了攻击的节奏,从天空中降落,双足立于大地,静静看着十七,对面的叶柏寒也搞不清对手是什么样的状况,也没有贸贸然动手。

    “随便大神,我们讲和吧。”月下独酌的声线是挺尖锐的高音,这是他第二次开口跟叶柏寒说话。

    “为什么?”礼尚往来,对面没有动手的意图,而是讲和,叶柏寒也多了几分兴趣想知道对手究竟是在想什么。

    “这么打下去太浪费时间了,我也只是打着玩玩,没想到竟然碰到你了。”

    “费时间?”

    似乎是听出了叶柏寒语气中的嘲讽,月下独酌也不以为意,他明白叶柏寒的想法,他俩之间的血量差距接近30%,他现在讲和自然有种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意味,“你看啊,你应该能感觉到,我的走位还可以,如果只是想要躲你技能,这时间自然很容易拖延,我现在还有68%的蓝量,如果我只用祝福之语给自己回血,虽然比较慢,可是只要时间够长,我总能满血,刷满血也用不了5%的蓝,这么拖下去,肯定是你输。”

    叶柏寒有些愣住了,从最开始,都是月下独酌在猛攻自己,自己就是绞尽脑汁想要跟对手保持距离,如果换一种思路,是他追击对面,那局势又会如何呢?虽然月下独酌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可是叶柏寒还是执拗地信任自己的操作水平,他还是能够保持住血量的优势。

    “算了算了,我认输得了,看你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月下独酌忍不住吐槽,“打完给个好友位呗,你看我水平还可以吧,咱俩聊聊不是也挺好的么,一个人单排多无聊的。”

    没想到对手是这种人,刚才还打的热火朝天,现在却突然准备化干戈为玉帛,这种套路,叶柏寒还是不懂,不过对手送分,他也没有意见,他现在拼了命地冲分,也只是为了遗忘家里的那些破事,只要闲下来,他还是会想到周逸伦生日那天的场景,神迹之城现在对于叶柏寒来说不光是用来消磨暑期时光的无聊内容,更是让他忽略老爸和那骚、女人之间纠缠不清的样子,不过这一局打下来,高强度的对战放松下来,也是身心疲惫,对手愿意退一步,叶柏寒也是愿意听听对方想说什么。

    “不用你认输,这把算平局。”叶柏寒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类型,他虽然自信自己的操作,可是也认可对手提出的另一种战局,就算为了这个,他也愿意放弃到手的胜利,与胜负心相比,他更重视公平,心里那杆秤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倾斜的。

    “我都可以,只要你给好友位就行,出去我拉你啊。”说罢,也不等叶柏寒回话,月下独酌直接选择了投降,毕竟如果要算平局的话,还需要跟系统roll点之类的东西,连拖延时间都嫌麻烦的月下独酌,自然也不愿意选择那种给自己添烦恼的做法,干脆认输得了,他并不在乎这点排位分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