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神迹之城 > 第一卷 放纵的盛夏 第四十章 双排之旅Ⅳ

第一卷 放纵的盛夏 第四十章 双排之旅Ⅳ

    

    海战中,最为关键的因素就是海水对于移动的影响,根据水位没过人身体的高低,移动速度会降低10-40%不等,移速慢了,对方的技能自然就更容易预判,命中率也就提升了,这是天然的优劣势。

    “靠靠靠。”张文颀嘴里骂骂咧咧的极为憋屈,眼前的战况也就是这样,因为靠近海岸边缘,礁石的位置还是能够用肉眼看见,自然而然叶柏寒和张文颀的身位互换,哪有一个脆皮法师在最方冲锋陷阵呢。

    国服神龙带你飞顶在一线,对手的火力就直接朝他身上倾泻,饶是张文颀感觉自己此刻天降神光,也只能被动挨打,这海水就如同泥沼一般,附着在脚上,对你恋恋不舍,这等狗皮膏药,让原本能够闪避的技能全部命中,神谕者的一套神圣惩戒和神圣审判的连招,他可是吃了个满的。

    叶柏寒虽然可以转换风属性技能,给张文颀身上套盾,抵挡部分的伤害,可那只能算是饮鸩止渴,完全把攻防的转换权交给对方了,他在十七身上投入的技能点,风属性是偏少的,这样一来,本身技能伤害就不足的风系技能又没有等级带来的伤害提升,别说是跟带着神圣庇护的神谕者比伤害了,估计罩子破了,两者的输出伤害也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所以只能忍,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叶柏寒是打算死捏技能不放了,张文颀就彻底悲催了,他才是真正那个莫薪尝胆,饱受胯下之辱的倒霉孩子,早知道他们这次运气这么差,刷新在那种位置,他也就不会选择末世大灾变这个大招,龙魂庇护这防御型技能才是王道,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双方的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不行,在这么打下去根本没赢面。”对手也是鸡贼,根本没有把伤害最大化的意图,他俩踱水而行,对手也不断后退,就是要跟他们保持距离,一个一个小技能慢慢消耗,比耐心,还真不是张文颀这种暴脾气能做到的。

    叶柏寒还在思索破局之道,张文颀就已经动手了,龙吟高昂,黑色的鳞甲在国服神龙带你飞身上慢慢浮现,人形态的龙战士逐渐兽化,一条黑色巨龙横空出世,巨翅一挥,腾空而行,张文颀的操作和时机把控,也是精妙到巅峰,趁着对手神圣惩戒的光圈范围慢慢生成,黑龙的升天直接躲过了对手的这一波攻势。

    黑龙降世,龙战士三十级大招,龙战士化身黑龙真身,拥有飞行的能力,自身所有属性得到提升,技能龙炎升级为口中喷吐龙息,龙族的变身,是真正最为全面的进化。

    十七场百分比胜率的对手也可谓老谋深算,早就防着张文颀的这一手,虽然变龙和升空的时机妙到巅峰,可是在有心算无心之下,化身黑龙的国服神龙带你飞并没有占到便宜。

    铸造大师,这个跟侏儒族铸造大师同名的技能,也是铸造大师机械流派的六十级大招,侏儒族是神迹大陆当中最强的工匠,世界万物只有想象不到的没有他们制造不出来的,他们的机械文明也成就了最为辉煌的第五纪元,就算是第七纪元的人族,以学习包容海纳百川,也不复第五纪元的荣光,而铸造大师,正是机械文明鼎盛之际创造出来的机械产物。

    铸造大师,就是铸造大师创造出来的巨大机械巨人,拥有独立的血条,而身处铸造大师其中的铸造大师,就是战场上最坚实的壁垒,只是现在的侏儒族毕竟早已不复上古荣光,神迹之城内的侏儒族苦心孤诣,也只是还原了铸造大师的部分功效,所以铸造大师这个机械巨人,虽然能被铸造大师所控制,只是他的移动速度会减缓,这也是为什么没有铸造大师会选择开局就释放这个技能的原因。

    黑龙翻天,高达迎战,整个场面变成了科幻大片的既视感,饶是黑龙英猛无比,也对铸造大师这块铁疙瘩没有丝毫的办法,对方皮糙肉厚,加上铸造大师的二十级技能发条修理,还可以修复机械巨人铸造大师受伤的伤害,相当于对手自带奶妈,虽然单对单的僵持是对龙战士有利,可对面毕竟还有个神谕者在后方蠢蠢欲动,僵持下去,倒霉的终归是龙战士。

    张文颀也知道局势不利,既然自己已经变身,那么就一定要拿到优势不可,依靠飞天的优势,跟草盛豆苗稀拉开距离,果然放弃那块打不死的铁疙瘩,将灼热的龙息吐向后方的神谕者采菊东篱下。

    不能说张文颀的应对策略有问题,只不过对手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应付黑龙的手段,草盛豆苗稀迈动大步,在采菊东篱下身前的地面上修理出来一座堡垒,采菊东篱下不紧不慢地看着那口龙息临顶,才钻入堡垒之中,国服神龙带你飞的龙息攻击,全部打在铸造大师建起的堡垒之上。

    战争壁垒,铸造大师三十级技能,也是铸造大师这个坦克保护自己和队友的最佳手段,在任意的地方建造一处可以抵挡高额伤害的堡垒,队友可以自由出入堡垒,在堡垒之中,敌人的伤害都会被堡垒抵挡,这种只能我打你,不能你打我的伎俩,直接让张文颀气的咬牙切齿。

    种豆南山下和采菊东篱下这两个人,比连体婴还黏糊,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想要在铸造大师的保护下击杀神谕者,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反而是在持续的拖延战斗中,国服神龙带你飞又损失了不少的血量,而他的攻击,全部被机械巨人铸造大师和战争壁垒所承受,对面的两人还都是满血。

    脾气上来的张文颀也不说话了,双眼冒火的他,非要让对面那俩兔崽子尝到自己的厉害不可,有些上头的张文颀走位自然不如之前那般流畅,对面的两人虽然单对单的水平不如张文颀,可是配合的默契程度那可是远在张文颀和叶柏寒之上的,他们两人只能算是并肩作战,可对面却是互为表里的搭档,1+1远大于2.

    金色的法阵突然出现在黑龙的脚下,不断升腾的金光利刃撕裂着黑龙的鳞片,鲜血流淌,气息低迷,采菊东篱下趁着国服神龙带你飞和草盛豆苗稀缠斗的时候,在旁边吟唱了神之信仰,大范围的法阵笼罩了国服神龙带你飞飞行的区域,飞速下降的血条也宣告张文颀单骑救主的失败。

    黑龙气势萎靡,哀嚎一声,鳞甲褪去,显露原身,黑龙降临的持续时间已然结束,而对面却还是满血,机械巨人铸造大师还有四分之三的血量,战争壁垒也还有半血,更为令人绝望的,铸造大师草盛豆苗稀还是不断修复两处机械的损伤,再看看自己的血量47%,浓浓的无力感萦绕在心头。

    “你其实也有队友的。”叶柏寒的声音不紧不慢,不带一丝情感,就仿佛一开始被张文颀甩在身后的不是自己,“我们的配合没有对面默契,那么就不要配合了。”

    听着叶柏寒的话语,张文颀更是火冒三丈,呵,他在前面拼死拼活,你在后面看戏,还在嘲讽说风凉话,张文颀可不管是自己先冲动才造成的后果,他只知道,他现在满肚子火,他想找人吵一架,叶柏寒这是撞到枪口上来了。

    “单对单,你打铸造大师,我打神谕者。”叶柏寒也是大男子主义,他只是说出他的看法,才不管听者会有什么想法,直来直去的话语一点不委婉,那也都是叶柏寒的一贯做法,他没有兴趣去嘲讽别人,他只是就事论事。

    说罢,并没有去管张文颀如何抉择,趁着黑龙和对手缠斗的时间,十七跟他们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很多,已经来到了元素法师的施法距离能够覆盖的范围,空间波动,扭曲虚空,虚实交替,一个大块头“哐当”一声砸在国服神龙带你飞的面前,张文颀手比脑子快,龙爪直接超机械巨人的脑袋上呼去。

    直到跟草盛豆苗稀打的难解难分,张文颀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叶柏寒只是指出两人之间的问题,没有嘲讽他的意思,这死小子,就不知道注意点说话的技巧,直接说分而治之一类的多好,非要那么直接。

    元素法师土系技能次元相移,直接打了对手一个出其不意,采菊东篱下和草盛豆苗稀本身的实力一般,强就强在两人之间配合默契,对手攻击谁都仿佛是同时面对两个人,而叶柏寒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既然无法跟对手比默契,那么就干脆不要默契了,直接将两人分开,单挑,压根不需要默契,只能靠技术。

    虽然叶柏寒这一见招拆招也算是打破了对手那亲密无间的配合,只可惜刚才挖的坑太大,张文颀用掉了三十级大招黑龙降世,而对手草盛豆苗稀还穿着铸造大师这块铁疙瘩,双方的血量也有很大的差距,想要扳回劣势,也只能相信张文颀的水平了。

    叶柏寒这里也不好受,他的装备跟这些老鸟们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最起码人家是浑身的紫装,不想他一身蓝紫搭配,同时对手采菊东篱下还有个可以进出的战争壁垒,叶柏寒唯有先把这块堡垒打破,才能真正跟对手处于一对一的环境下,这点相当棘手,可是叶柏寒喜欢挑战,在他的字典里,没有放弃这个说法,不管在哪里,他叶柏寒总会是第一,这里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