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荣耀:执迷为梦,以你为荣 > 73“真是打扰了”

73“真是打扰了”

    

    边奈的事情,谈楚姌只是听说,魏琦瑾却是听到了开头,没有知道结尾。

    毕竟吵闹刚开始不久,便进了测试的场地。

    这一场母女的争执,到底如何收场,魏琦瑾正准备听谈楚姌细讲。

    耳边传来的却是谈楚姌已然进入熟睡状态的呼吸声。

    深浅均匀,魏琦瑾听得出,她是真的睡了。

    而不是故意挑起魏琦瑾的好奇心,装着睡着了的姿态逗她。

    想来,今天的测试的强度,本就对体能有着极大的消耗,再加上精神状态的紧绷,。

    谈楚姌来了医院后是跑前跑后的照顾魏琦瑾,又一直陪着芒芒打王者荣耀,临睡前还陪着魏琦瑾聊天说话。

    魏琦瑾小声吐槽着:“傻瓜,困了还硬挺着。”

    食指偷偷点上谈楚姌的额头。

    像是听到吐槽回应一般,睡梦中的谈楚姌微微嘟起了嘴唇表示着对傻瓜的抗议。

    魏琦瑾笑了下,还是用受伤的手捏起了被子的一角往上提了提。

    口型对出了一个晚安,静静的闭上了眼睛,酝酿着睡意。

    ……

    手机闹钟再一次准时在七点的时候被人伸手按了静音。

    魏琦瑾睁开双眸,落入眼底的便是谈楚姌的小脸半埋在被窝里的样子。

    睡得还算安稳,没有因为换了个地方休息,导致不安稳的浅眠,变得有点动静就惊醒的状态。

    蹑手蹑脚的下床,披了件外套,又把被角掖好,这才去了护士站问值班的护士,自己的主治医生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才能检查出院。

    得到九点才能开始复查的讯息,魏琦瑾有些丧气,心想道,看来早上的训练课程又要错过。

    深深吐了口气,还没走出护士站,便遇上了早上来送饭的安璟。

    安璟:“早啊。”

    魏琦瑾有些惊讶的说到:“怎么这么早?”

    安璟:“想着你在医院留院观察一天,洗漱用品应该也没有带,就早点过来送东西和早餐了。”

    安璟说着,抬起手晃了晃手上提着的东西。

    早餐的餐盒,还有塑料袋里提着现成的洗漱用品都是一次性的套装。

    魏琦瑾:“谢啦,我正需要呢~”

    习惯性的伸手想要接过东西,却忘记自己手上还缠着纱布。

    安璟一个转身,东西仍牢牢的提在手中。

    安璟:“我来吧,病人最大。”

    相视一笑。

    魏琦瑾没有在多说什么,跟着安璟的步伐一起走向病房。

    病房里,被同间病房的人说话声音吵醒,谈楚姌不满的抬头才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而本应该在身边睡着的魏琦瑾,赫然刚从门外走了进来。

    魏琦瑾冲着床上正在发懵,脸上大写着一脸懵逼的谈楚姌说到:“睡醒了?”

    刚睡醒的谈楚姌,显然反应还没有跟上平时,眼里仍带着困意,喃喃的问道:“你怎么跑出去了?怎么还跟安璟在一起?”

    魏琦瑾走过去,坐到床边,还未开口。

    安璟便回答道:“某位小姐姐心急出院,被我在护士站碰见了,而我呢,是来给你们送早饭外卖的,马上就准备闪人了!”

    说罢,放下餐盒,直接随着话音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安璟刚才在医院拐角,貌似瞥见了陈珩。

    心里直犯嘀咕。

    这人干嘛大清早的就钻进医院,肯定有什么小猫腻,得追上去看看才行!

    咳咳!

    话说某安不也一样的吗?大清早的就到医院送病号饭?没有什么猫腻?

    真是打扰了!

    看着安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样子,谈楚姌上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要清醒一点。

    无奈昨天还是太累的,没有休息够。

    索性看到魏琦瑾在病房里,便蒙上被子决定撂倒,在躺一小会儿。

    倒是魏琦瑾,已经悄咪咪的打开了餐盒。

    热腾腾的红枣糕散发着清甜的香气,没有多余加糖,红枣的枣蜜已是渗透其中,令人食指大动。

    饶是再度躺倒的谈楚姌,猛地扯开被子,嘟囔了起来。

    谈楚姌:“太过分了!闻着这么香!让人怎么睡啊!”

    魏琦瑾笑道:“那就起来吧,安璟刚才还带了一次性的洗漱用品。”

    揉了揉眼睛,谈楚姌带着点不情愿的感觉穿起了外套,打着哈欠下床,绕到了魏琦瑾身边。

    接过洗漱用品的袋子,谈楚姌叮嘱道:“我先去洗漱,你等我一下,我打水过来帮你洗漱。”

    点头应下,魏琦瑾依然关注着餐盒内,安璟送来的早餐。

    第一层的红枣糕,第二层是泛着葱花芝麻混合香气的小花卷。

    看来是咸味甜味的点心都有准备,没有点餐,这种搭配也是很用心了。

    第三层放着的是两个水煮蛋,还有被生菜叶片隔开的两个小菜,想都不用想,早餐的配置,下面两层肯定是粥了。

    果不其然,一碗南瓜小米的清甜粥,和一碗咸鲜的芥菜鸡丝粥。

    侦察结束,谈楚姌没有回来,默默的把饭菜盖紧,生怕放凉了。

    毕竟北京的天是越来越冷了。

    不到五分钟,谈楚姌就带着冒着热气的毛巾,还有挤好牙膏的牙刷回来了。

    谈楚姌放下纸杯,认真交代着:“你先握着牙刷慢慢刷牙,水吐到纸杯里,等下我给你擦脸。”

    魏琦瑾白了一眼谈楚姌,这一副小心翼翼服侍的既视感真是不知道从哪来的,自己只是手背擦伤,又不是个残疾人。

    老老实实的拿过牙刷,没有用力握紧,还是在谈楚姌的注视下认认真真的刷完。

    随着温热的毛巾敷上面庞,力度适中的擦拭让魏琦瑾感慨,幸好自己的脸没有被当桌子一样大力擦拭。

    要知道在学校的时候,某个给谈楚姌告白过的小兄弟,比赛之后耍赖,让谈楚姌帮他擦脸的时候,谈楚姌越赌服输的“伺候”大爷,擦脸的手劲,大到的吓人。

    那脸,现在想想都疼哦!

    不过小兄弟仍是一脸享受与幸福的样子,也是叫人笑到腹肌频出。

    等到所有擦完,洗漱正式结束。

    毛巾拿开,坐在病床上的魏琦瑾,就那样抬着头,诚恳的看着谈楚姌。

    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谈楚姌,轻轻推了推魏琦瑾的肩膀说到:“吃早餐吧?”

    魏琦瑾冲对方眨眨眼,笑了起来,说到:“谈楚姌,谢谢你!”

    谢谢你,认真待我。

    谢谢你,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