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荣耀:执迷为梦,以你为荣 > 53“走位走位走劈了”

53“走位走位走劈了”

    

    选定英雄,调整铭文,谭颜喆的号因为没有满30级,所以在放置铭文页的空位上比较落后,铭文的积累稍逊一些,四级三级混合带。

    进到游戏,己方是中单嬴政,打野韩信,上路吕布,下路组合刘禅和李元芳。

    敌方有意思的是中单妲己,打野赵云,边路亚瑟,还有两个射手选用了刘备和孙尚香一对CP组合。

    刘备的定位从射手改变划分到了战士,也常备用作打野,而亚瑟作为边路,上单战士或者辅助坦克都是极佳的位置。

    没有开局,尚未知走向,只能说是边路。

    常规开局,没有爆发一级团,帮打野的韩信磨了一下蓝霸霸的血量,谭颜喆便回到中路开始运营兵线。

    嬴政的一技能看准兵线快要交点,直接释放。

    王者荣耀对比英雄联盟简单上手的原因,在于它的兵线经济与补刀。

    补刀这一名词,早期大多都是在英雄联盟中获知的,因为英雄联盟里,必须要经营兵线,只有通过兵线补刀,也就是单个小兵在残血状态西,打出最后一下才有的经济。

    而王者荣耀属于是站在泉水都会有经济增长,就是比较慢,而且只要在兵线周边便可直接获得相应的经济和经验。

    补刀,无疑在王者荣耀中,是操作细节的一种打法,普通玩家不会刻意去等待时机的进行补刀,大多数人也只是清理兵线而已。

    殊不知,王者荣耀中的补刀,是一种加成式的经济获得。

    每补刀一次,会增加20%的金币加成和额外一点经验。

    这也是为什么,最强王者以上的排位赛节奏相对更快,这一季的KPL联赛单局对决时长基本保持在十分钟左右的原因。

    职业选手的数据里,一定会有补刀数的测评。

    一技能的输出下,谭颜喆看准时机进行平A补刀。

    迅速清完第一波兵线,借着中路草丛的隐藏,下一件事,谭颜喆早已计划好了。

    偷个猪。

    这是大多数中单法师最喜欢做的事情,因为所有的峡谷野怪里,红霸霸身边的野猪血量最低最好拿下。

    中单的经济差距,前期往往除了依靠兵线补刀,便是偷猪的数量。

    但,对方的打野赵云可不是吃素的。

    本身红开,谭颜喆清完兵线的时候,猪早就被敌方赵云一穿带走,都想借着草丛隐藏悄悄接近,直接来了个狭路相逢。

    即刻,中野联动,妲己直接控住,再加上赵云有红Buff在手,不等谭颜喆开二技能反应闪现,一血直接交出。

    “我以为他蓝开。”

    委屈巴巴的说到,谭颜喆还是有点大意了。

    魏琦瑾:“下次要记得算打野时间,王者荣耀本身设计就是环环相扣的。”

    魏琦瑾腾出手摸摸谭颜喆的小脑袋适当安慰了一番。

    谈楚然没有多余安慰,直接说到:“没带净化也没有庄周解控,自己多小心妲己。”

    看到敌方选妲己,说实话听头大的,毕竟是王者峡谷里令人闻风丧胆的草丛三婊之一。

    草丛蹲一蹲,直接送你回老家。

    可是召唤师技能的净化,不是谭颜喆不想带,只不过苦兮兮还没有等级解锁啊。

    重新复活回到中路一塔清兵,到四的己方韩信直接单挑暴君。

    疑似亚瑟闪过,想要给韩信发信号的谭颜喆还没来得及退回一塔的保护圈,直接被敌方赵云从草丛跳起,妲己的控制的大爱心接连从草丛飞出,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谭颜喆又被带走了。

    没来得及二次委屈。

    敌方亚瑟一直来回的游走,直接抢了韩信手下丝血的暴君。

    虽说第一条暴君的奖励并不多,但却是前期想要暴富拉开差距的的一大途经。

    这下倒好,让人抢了先。

    不过劣势仍未停止,击杀谭颜喆的嬴政后,敌方赵云飞速感到了上路,来了一次上野联动,让吕布也吃了次憋。

    前期的吕布,装备尚未成型,不肉厚也不能打,被刘备撞上墙,死的心都有了,也确实在赵云助攻下了黑白了画面。

    逆风的信号有些逐渐显露。

    但是谈楚姌和魏琦瑾并没有因此慌乱。

    压着下路的孙尚香,趁着孙尚香残血回城,又依仗刘禅被动对防御塔的些许影响,下路组合成功拿下了一座防御塔,顺便趁敌方打野不在,替他清了一下野区。

    两次被带走,让谭颜喆打的更加小心翼翼,基本在线上不出防御塔保护范围,还疯狂点着二技能增加着护盾。

    五分钟后暴君再次刷新,双方的一波试探后直接在暴君面前正面开打,谭颜喆躲在后排直接在河道释放了大招——至尊王权。

    霸气的名字配绝对的输出。

    加上输出位置的优势,还刮到了暴君,让暴君也小范围产生了输出。

    最后,魏琦瑾的刘禅技能刮到最终一换四,打的对面几乎团灭。

    但是这波团战的时机并不是很好,在节奏里多了些尴尬。

    原本小团灭是好的,这样可以按照兵线的优势破塔或者打龙。

    第二条暴君是自然收入囊中的,可主宰的刷新时间,让谭颜喆等人,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

    魏琦瑾皱眉算了下时间,分析到:“刷新时间加上打的时间,足够对面复活和赶过来。”

    谭颜喆有点焦急,如今人头数上是拉回了差距,暴君也是一半一半,但对面射手的输出实在是讨厌,拆塔一个比一个起劲,跟在比赛谁拆得多似的。

    “不打的话,优势就没了。”

    没等三人有所决定,韩信直接给信号集合,攻打主宰。

    “中路先清兵。”

    这话是谈楚姌说给谭颜喆的,毕竟魏琦瑾还在等复活,谭颜喆可以从兵线里补回点经济。

    清完兵,谭颜喆奔向主宰的龙坑。

    异常紧张。

    一边是队友正在紧锣密鼓的释放技能打主宰,一边是复活后从泉水一路狂奔而来的敌方英雄。

    眼看着逼近,谭颜喆一个紧张,手一哆嗦。

    心想着走位输出,却走位走位走劈了!

    在河道如此笔直平坦,没有阻挡物的位置走劈了!

    只见峡谷里,嬴政边走动边背向大龙和敌方放了个大招。

    万箭齐发,全部放空,一点输出伤害都没有中。

    要说到嬴政的大招被谭颜喆这么一放,队友和谈楚姌各是相互一愣两眼一直,忘记走位被主宰拍的起飞。

    最有趣的是,嬴政大招不能被打断,只能眼巴巴看着大招释放完毕。

    不可结束的大招,只能控制方向轮盘稍加走位,可谭颜喆懵了,直接给到了对面先一步奔袭龙坑的赵云一个绝佳的攻击战机,大招跳飞嬴政,接一技能前突,接连平A打出赵云战士的伤害值。

    出了暗影战斧和破军的战士,伤害想低都难。

    更何况嬴政还是主出法穿的脆皮法师。

    主宰还剩最后五分之一的血条。

    谭颜喆看着黑白屏幕里,敌方英雄接踵而至,手里握的更紧了。

    谈楚姌的李元芳是出了末世带小幅吸血,但也还是脆皮一个。

    韩信更是在打主宰时拼命输入交了全部技能。

    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操纵着刘禅技能赶来的魏琦瑾始终是晚了一步,看着主宰被对方收入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