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荣耀:执迷为梦,以你为荣 > 41“乖没事了”

    

    遇到事情,发生什么反应,除了取决于身体潜意识,最大的反应,应属反射弧。

    胥年就是这样的。

    受委屈,没关系,绝不会哭。

    会哭是因为事情发生时的被维护与事情结束后的被关心。

    杀马特的小年轻是被结账买单的魏琦瑾和谈楚姌三言两语和拨打110给吓走了。

    胥年:“谢谢你们啊...”

    谈楚姌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事,当时情势所迫,没砸到你吧?”

    回顾几分钟前。

    说时迟那时快,胥年被小年轻突如其来的抓住衣服,整个人被拽的前倾,对方手里钱包的没有轻重的拍在脸上。

    说害怕到时没太多,只是有些慌张。

    挣也挣不好开,躲也躲不掉,还手也不是,店长只顾着自己的王者荣耀。

    正当小年轻要破口大骂,谈楚姌手里的姨妈巾就砸了过来。

    一包姨妈巾确实没有太多的重量,但是后手又随手货架上取了一瓶老干妈,那个重量再加上动力加速度啊...

    不过,谈楚姌慌忙砸过去的老干妈失了准头,只是砸到了小年轻脚边。

    怒火一下子激化,松开手里篡着的衣服,转头瞪向身后多管闲事的人。

    谈楚姌丢过来的老干妈确实吓到了人。

    连着店长都被吓得跳脚,顾不上打游戏,直接冲着胥年就是一顿吼!:“干嘛呢干嘛呢!”

    胥年胸前被扯皱的布料,收银台上一百元的红色毛爷爷。

    看着小年轻的一脸不爽,店长还以为是胥年又做错了什么事,赔笑着冲小年轻一顿哈腰点头,充分展现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

    店长:“哎哟这位客人,您消消气,有什么不满意的您跟我说。”

    只见小年轻头也不回,鼻子呼着粗气:“店长是吧?你们的店员可真是能耐!不找零钱,还拿着钱甩我,说让我滚!”

    胥年连忙解释:“店长不是这样的,这张可能是假钞!”

    不分青红皂白的颠倒事实真相。

    谈楚姌:“哟,你说的可真是脸不红心不跳,不去做演员真是可惜了。”

    佯装镇定的走到收银台,谈楚姌其实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有点冲动下手狠了点。

    幸好老干妈砸偏了,不然砸到小年轻恐怕要被他讹住。

    小年轻:“你谁啊你!凭什么说我!”

    谈楚姌拿起收银台上的纸币,冲灯光出看着人像水印,又摸着安全线确认。

    “一看、二摸、三听、四测是人民银行教给普通消费者,帮助鉴别假钞简单有效办法”掸了掸手里的纸币,谈楚姌原本轻松的口气瞬间冰冷下来:“人家小姑娘那么亲和文气,明分明是你在欺负她。”

    看着小年轻咽口水的紧张反正,魏琦瑾心下了然。

    迅速分析出当前局势,凭借着手速,搜索关键词,找到满意的页面,魏琦瑾直接走到小年轻面前举起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上直白显示着人民日报教导如何分辨假钞的十种正确姿势。

    没有给小年轻细节阅读的机会,魏琦瑾收回手机,直接滑动着屏幕念到。

    魏琦瑾:“依据《刑法》第一百七十二条,明知是伪造的货币而持有使用,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

    谈楚姌:“听到没!再不滚!我要打110报警了!”

    装模作样的把脖子上挂着的手机点开解锁,刚按下110的数字。

    “真是倒霉,呸!”

    一听刑法和110都冒出来了,小年轻像个受惊的小动物,迅速抽回自己的毛爷爷,都没敢回头的在便利店门口呸了一声给跑了。

    其实,小年轻也是心虚,今天因为一些手痒的小毛病被老板发现直接辞退,财务给他结的那点工资里,偏偏有一张毛爷爷不太对劲。

    去自己哥们那,几个人研究半天发现是张高仿假钞。

    有人就想着之前看的,然后提议到,别人拿到假币果断买个东西花出去,落下东西还能有点零钱,不是个赔钱买卖。

    要是被人识破拿了钱就走,反正不是银行也不能轻易没收恕不归还。

    所以小年轻自己也是听信狐朋狗友的话。

    拿着钱,街上一顿溜,没想到自己溜达了半天都没找到什么路边摊,找到的几个还都说自己也没零钱,拿出二维码的牌子就说你可以微信或者支付宝支付。

    几经辗转才走到了便利店。

    看着店里没什么人,胥年一个人在收银台待着找东西才进门的。

    没想到自己刚进门,后面就跟来两小姑娘。

    想要速战速决,没想到胥年还挺严谨,一直在蹭着钱看来看去的还发生了后来的事。

    等到小年轻走远。

    谈楚姌:“哇,刑罚真的这么高吗?”

    魏琦瑾:“假的,我没读中间那一句!”

    拿过手机,只见,魏琦瑾刚念出的那一条中间还有四个字,数额较大。

    谈楚姌:“其实数额较大指的是假币总面额达四千元以上不满五万元啊。”

    “嗯。”摊了摊手,魏琦瑾说到:“你就当那个人眼里,数额较大是指一百吧!”

    面无表情的说完,然后歪头对视一下,终究是没忍住笑了起来。

    胥年:“谢谢你们啊...”

    谈楚姌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事,当时情势所迫,没砸到你吧?”

    胥年摇摇头,不再多说什么,在两个人对话嬉笑间,给魏琦瑾结了账,东西装好,默默的走出收银台。

    一地辣椒酱,四处辣椒油,在便利店的白色地板上尤为醒目。

    拿过抹布,找到旧报纸,胥年蹲在地上吸起四溅的辣椒油,然后用抹布擦着被溅上辣椒油的包装袋。

    魏琦瑾和谈楚姌看着胥年一个人孤零零的小背影,对视了一下,没闲着,不同于店长的坐视不理,从口袋拿出纸巾,也蹲在收银台前帮忙收拾起了残局。

    看着刚刚出口相助的两个女生给胥年在搭把手的收拾,自己好像是个透明人一样,店长有股莫名的火气冲了上来。

    店长:“哼!收拾好感觉给我滚!再也不用来了!扫把星一样!”

    连着来两周的周末,都能遇到这种好久都难得一遇的倒霉事,店长的眼里,胥年就是一个干活不够麻利,还总是惹事的扫把星。

    胥年听到,很紧张的想要起身道歉挽回得来不易的工作机会!

    还没站起来,手就被魏琦瑾握住,看着眼前漂亮姐姐轻微的摇头示意。

    胥年被魏琦瑾的大眼睛吸引住愣了神。

    莫名的不再起身,不再想着跟店长说些好话想要留下。

    正打算说些什么,就听到魏琦瑾小声说:“别急,等会跟我们走。”

    谈楚姌忿忿不平的跟着说到:“对,这种垃圾店,不待也罢!”

    不知道是辣椒酱太辣刺了眼还是好久不曾有过被关心的温暖,熏得胥年的泪腺一下子就受不住了。

    豆大的眼珠坠落在地板上,魏琦瑾抚着胥年的小脸替她抹去眼泪安抚着。

    魏琦瑾:“乖,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