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荣耀:执迷为梦,以你为荣 > 40“吃个饭饭再回”

40“吃个饭饭再回”

    

    公交车坐回寝室所在小区的附近,魏琦瑾隐约觉得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太对了。

    刚下车,一阵暖流,魏琦瑾脸红了。

    训练太忙碌,练习又日复一日,对自己的某些女孩子私事的日子就显得有些大条。

    再者,她身体素质好,也不像其他女生的反应那么大,不太注意的话,经常性当天才会发觉。

    魏琦瑾心里也怪自己没太注意,其实昨天已经感觉有点点腰酸,还以为是公交地铁换乘太累,又或是青旅的床板略感不适。

    这下好了,回去还得换洗衣服。

    又一想…

    魏琦瑾:“谈丑丑,我想绕道去便利店买点东西…”

    谈楚姌:“嗯,走吧~”

    没多想,谈楚姌便应了下来,把方向直接调转拐弯。

    以为魏琦瑾只是要买什么日用品或是好吃的之类。

    毕竟寝室小区楼下的小卖部,虽然平时的吃吃喝喝是一应俱全的。

    但一些其他的日用品或者稍微牌子一点的东西就得要去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才行。

    比薄饼店的距离还要远一丢丢。

    谈楚姌:“你确定不是去薄饼店吃个饭饭再回?”

    咳咳,魏琦瑾有点被噎住,最近也就是去薄饼店吃的有点频繁吗!

    还不是训练压力大,得多吃一点解压!

    不过,今天确实不是要绕道去薄饼店吃饭。

    魏琦瑾:“不是啦…我姨妈来了…”

    谈楚姌:“额,要不你先回去,我去帮你买。”

    魏琦瑾:“没事啦,快走吧…”

    于是,加快步伐,朝便利店前进。

    便利店的后门,送货通道,一个有些薄弱的小身板正在一箱箱挪动着饮料。

    “胥年,赶紧搬!”

    严厉的呵斥,足足的领导架子。

    胥年已经累得没有多余的表情和情绪,只是淡淡回了一声:“好的。”

    便利店的苦力活再加收银员,是胥年的第二个周末班,也是她第三份兼职。

    每天早上六点不到就要在学校边上的早餐摊帮忙,早餐摊是移动的小推车,并不算是特别稳定的兼职,拿到的兼职费不算多却特别忙,琐事特多。

    早餐摊的客人是络绎不绝,一会儿来要个茶叶蛋,一会儿要碗豆腐脑,就烦遇上事儿精的,豆腐脑要求贼拉多,要多点这个料,坚决不要那个料。

    偶尔胥年都想一碗豆腐脑扣事儿精的客人脸上。

    心中的小恶魔一个劲挥起小叉子,让你矫情,让你矫情!

    而小天使则是起哄不嫌事大,反正最后胥年也只是想想,就是那么怂的尿性。

    忙完早上的兼职,上完自认枯燥乏味的外国语课程,中午则是在学校外的面馆兼职服务员,有兼职费拿,面馆老板还管着一顿午饭,给一份管饱吃的面。

    晚上学校有晚自习,也没有合适的兼职,再加上还有其他事情,索性也没有找个晚班。

    只是周末两天太空闲,一心想找个合适的兼职。

    现在这份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周末全天兼职,是学姐介绍的,离学校不算远,也不露天环境还好,连锁便利店的待遇始终比其他的好一些。

    除了店长总是过分,店里的仓库要她每周整一次,每次什么重活累活都在周末使唤胥年来干。

    上周晚上遇上喝醉酒的酒鬼,在店里又吐又发酒疯,弄倒了货架,打翻了关东煮的机子,幸好半夜的关东煮已经没有煮沸,温度不算高,只是洒在了胥年的衣服上,没有烫伤。

    便利店里一团混乱,结果店长当时见状就让胥年自己解决,自己躲在后面小仓库睡觉,第二天还狠批了胥年,觉得她办事不利,用她的兼职工资赔了昨晚打翻的关东煮。

    虽然委屈,胥年也没有哭,第二周接着按照排班表提前到店里。

    搬运完饮料,码好了货架上的商品,胥年才站回了收银台。

    收银台里,店长坐在一旁打着王者荣耀,声音很大,音效声对胥年来讲是一种吸引力。

    上班不能戴耳机,也肯定是不能说店长的,说了之后肯定要被穿小鞋,甚至可能丢了这份兼职的。

    所以只能站在收银机前,准备用马克笔写几张海报提示。

    最近总部下发了好几封邮件到各个分店,一个个的邮箱未读,简直是暴露了店长和其他店员的不上心。

    正准备找笔,便利店来客人。

    没有刻意的注意客人的动态,毕竟不礼貌,再者店里有监控,一般人也不会做什么过分的行为。

    等到第一个进来略微有点流里流气的小年轻,咳,其实说不好听点就是有点拽不兮兮杀马特造型的小年轻。

    收银台看看选选拿了一条口香糖。

    小年轻:“多钱?”

    胥年:“先生您好,两块。”

    从身上掏出钱包,指尖点了两下,抽出一张红色的毛爷爷。

    拿到大额的纸币,总是要验明真伪,但是验钞机下午一来,店长就说坏掉了。

    摸了又摸,看了又看,始终觉得很不对劲。

    想要叫店长看一下,刚喊一声店长,店长就瞪了过来。

    店长:“别烦,团战呢。”

    别噎回来的胥年其实心里很打鼓,总部的邮件有两封都是在说近期假币事件,更何况刚才自己余光瞄到,这个小年轻的钱包里明明有零钱的。

    胥年:“先生,您有零钱吗?”

    小年轻:“赶紧的找钱别浪费时间,哥哥我还忙着呢!”

    自顾自的直接拆开口香糖放进嘴里嚼了起来。

    胥年:“先生,是这样,这张钱可能有点问题...”

    胥年还没说完,口香糖的包装纸就砸了上来。

    无措感瞬时蔓延,收了钱找了零,如果真的是假币,自己要赔一百,如果只是一个口香糖只是两块钱。

    两块保一百,无论如何都是最好的处理方案。

    本来想着说,口香糖的钱算了,您拿着钱离开吧。

    小年轻的暴脾气,直嚷嚷着:“凭什么不给我找钱!老子有的是钱!”

    吵吵嚷嚷也没能吸引店长抬头。

    店长的小心思昭然若揭,我不管,爱咋咋地,反正就是一个口香糖的事,胥年能干就干,不能干走人。

    魏琦瑾和谈楚姌在便利店内,原本只是取了两包女生特殊时期用品,但是店里有了新上的零食,两个人便在货架前研究起来。

    (看俺未雨绸缪,俺都想好此处能穿插植入广告了!)

    挑选完刚准备去结账买单,就听到收银台传来一阵大吼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