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荣耀:执迷为梦,以你为荣 > 35“这样就足够了”

35“这样就足够了”

    

    清橙离开后,谈楚姌有点生气的站在窗边一动也不动,魏琦瑾有点累了,靠在沙发上按着太阳穴。

    平时在深大电竞队的训练也只是一两个小时,今天不算早上的一局,已经连续四个多小时王者荣耀了,眼睛的负荷确实有点高。

    罗智怡:“要不先到这,明天在继续五排?”

    “我举双手赞成。”盛如繁退了游戏,从包里取出了JC手册,毕竟她也累了,打野要随时关注暴君和主宰,还要盯着自家Buff不被反野,整体来讲压力很大,而且摊上个那样的中单真是要气绝了。

    翻了翻手册说到“今天的迎新取消了,现在是五点半,晚上七点半集合要观看KPL,先去吃饭吧?”

    罗智怡点头应道,自己确实也有点饿了,极闯引力不负责练习生的晚餐,毕竟已经下班,有员工要回家吃饭,有的练习生也为了保持身材晚饭不吃。

    那罗智怡就属于一定三餐准时的人,不然罗妈妈知道她不好好吃饭肯定又要特别唠叨。

    还专门叮嘱自家闺女,吃饭拍个图发微信看看,一来看看极闯引力的伙食,二来也能让罗智怡保持好好吃饭的习惯,不然现在的年轻人特别容易胃疼,尤其是女孩子为了自己的身材,不管不顾身体的刚需。

    “我去喊小罗。”穿上外套,包也没拿的跑去隔壁比赛厅。

    等到盛如繁拿着东西追出去后,房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谈楚姌接触王者荣耀,是很巧合的一件事。

    从小到大,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做什么父母都会依着她,弹古筝,学画画,偶然和同学朋友一起拍个微电影小视频。

    就连最初的她报考深都大学,选择了艺术系的动漫设计专业继续绘画的爱好,父母都没有干涉她选择专业,而是根据她选择的专业给出了很多建议。

    学动漫,可以是做动漫动画,也可以是游戏影视。

    那时与她而言,世界是彩色的也是单调的,置身于画室,眼里只有物体的空间关系,明暗关系,还有如何画好每一幅想要表达的画面。

    大二一次CG原画课上,原本授课的老师邀请到了自己的学长,天寐工作室的主美,课上展示了很多王者荣耀中的原画与海报,是她喜欢的画风,带着点古风,又带着点神秘,有着浓重,却又让人觉得带着有趣。

    正是从那天的那堂课起,谈楚姌对王者荣耀的世界产生了兴趣。

    她下载了王者荣耀,在故事站里看这款游戏宏大的世界观,读着每个英雄背后不同于历史的故事。

    有相交点,也有平行感。

    开始接触游戏的世界,再到有自己的想法画起了同人画。

    同人画得到了好评,很多人拿去做了手机屏保,电脑桌面,用作了头像,换起了封面,这些都是让谈楚姌觉得自豪的事情,感觉自己的画有了意义。

    再到后来,一步步了解王者荣耀,加入电竞社团,认识了魏琦瑾这些一起征战峡谷的好友。

    不过,改变也是在加入电竞社团后开始又一次发生的。

    那时候,深大的两支队伍,一支英雄联盟,一支王者荣耀。

    英雄联盟参与的人数最多,还有两个学长被职业俱乐部选中。

    而王者荣耀因为刚成立不久,人员又少,能力也是参差不齐。

    每次社团聚会都会被人酸上几句。

    终于一次,谈楚姌被酸的火大,直直怼了回去:“有职业选手了不起吗!以后我也会打职业的!”

    没想到,这一语豪情壮志被当做了讽刺根本,接踵而来的是更多的嘲笑。

    “女生打什么职业,毕业赶紧结婚回家奶孩子吧!”

    “奥哟,小学妹口气很大的嘛!”

    “女生菜一批,王者荣耀不是你们的家家酒,赶紧让洪峰把人领走!”

    电竞圈像是自带了性别歧视一般,那些嘲笑的目光让谈楚姌心中打电竞职业的种子生根发芽直到倔强生长。

    看不起女生打电竞,她就一定要证明自己。

    排位打上尊贵铂金,永恒钻石,最强王者。

    她始终认为,自己的段位多上一层,瞎逼逼的人,吐槽女生打电竞的人就能少一些。

    也是,后来慢慢酸的人少了,他们只是放私下里去暗讽,谈楚姌不在直白的知晓而已。

    打上最强王者,打王者荣耀的人越来越多,学校报名了高校赛,谈楚姌却很难走上首发。

    洪峰总是劝她看开点,毕竟对面也都是男生,先让女生队员上,质疑的声音很大,而且面子上不太好看,更何况替补是队伍强大的后备力量。

    他劝,她听,他劝,她忍。

    直到有俱乐部在高校赛中对自己熟悉的队员发出了试训的邀请。

    洪峰只是摇了摇头,表示对方俱乐部只选择男生进行试训。

    那一刻,谈楚姌心里很难受,甚至有点点怨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个男生。

    这种丧乱的情绪持续了很久,说不出来的纠结缠绕着。

    直到魏琦瑾告诉她,极闯引力的训练计划。

    毫不犹豫的报名。

    当有一天可以改变命运,坚持证明自我的机会到来时。

    一定要把握。

    填报报名,上传资料,飞到燕京。

    这才是第二天,琐事一件接连一件。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会想,是不是自己在大学的象牙塔里待得太久,没办法适应这种勾心斗角。

    各种方式引起的负面情绪,一点点禅食理智,直到自我犯规淘汰。

    但她始终也还是会自我安慰,都是考验,挺过去就好了。

    虽然今天,什么都做不了,但是,来日方长,一定能做到自己想努力成为的样子。

    坚持就好了,身边还有人和自己一起,陪伴就是最好的一份鼓励。

    后来有人问过谈楚姌,如果你当初不选择当练习生,你会做什么样的工作。

    谈楚姌只是笑着说,估计会在画室继续画画和教小朋友吧。

    直到窗外灯火渐起,点缀了暗夜,谈楚姌才回过神的去看沙发上的那个人。

    魏琦瑾睡着了。

    睡了很不安稳,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有紧紧抱着的靠枕。

    不安的梦境,那就唤醒吧。

    谈楚姌走到沙发边上轻轻唤醒:“Vare,起来了。”

    魏琦瑾揉着眼睛,接着谈楚姌向上的力道做起来:“今天一天发生太多事了,有点累。”

    谈楚姌:“嗯,今晚我帮你教谭颜喆,你早点休息。”

    魏琦瑾:“没事,很晚啦,我们去吃饭吧!”

    眼神清明过后,一个安抚的笑容。

    其实,互相扶持,彼此承担,共同进退这样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