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荣耀:执迷为梦,以你为荣 > 34“就你需要蓝”

34“就你需要蓝”

    

    气氛有点低沉的选完队员。

    因为练习生数量缺失,如今的分配组合有点微妙。

    YAMI(中)自带杜金予(白)选择了汪菊(边),莫乾颖(野),书檬(辅)。

    罗智怡(边)带队了盛如繁(野),谈楚姌(下),魏琦瑾(辅),谭颜喆(白)。

    罗怡湉(野)的队伍选到了,董婷(辅),齐奈(边),岳敏(中)。

    余卓冉(中)则是带着Mapple(白),蒋馥蔚(野),肖雅涧(边)。

    下路射手位严重缺人,每个队伍都处于不全的状态。

    如此,最后剩下了麦芒(野)和清橙(中)二人,一个是因为四只队伍打野位已满没得去,一个是因为四只队伍谁都不想要没得选。

    值得一提的是,蒋馥蔚是自己举手要求加入余卓冉的队伍,毫不犹豫。

    K哥:“后天会有新的练习生报道,麦芒先跟YAMI队伍,清橙跟罗智怡的队伍。”

    一听分配,谈楚姌刚要说点什么。

    K哥:“反对无效,就这么定了,下午自由练习,谭颜喆,杜金予,还有Mapple去找王朝单独学习。”

    分开练习,众人只能是服从安排四散开来。

    今天对抗赛的地方是专门装修出来的比赛厅,两侧有隔音房、中间是灯光大屏、专业的直播配置,还有大飞老师提前布置好的摄像机位。

    另外,极闯引力的练习室备用了两间,如果有内部正式比赛录制的话,两间会被分配为休息间。

    来到其中一间,电竞椅,长条桌,电视机,白板与沙发可谓一应俱全,在硬件条件上,绝对是不会比现有的任意一家公司或是俱乐部差。

    白板上,有提前打印制作出的峡谷地图,还有相应英雄作出的小吸铁石。

    谈楚姌摘下虞姬放在手心里轻轻触摸着。

    光滑的画面,彩色喷印出是她最喜欢的样子。

    历史上的虞姬是楚汉之争时期西楚霸王项羽的美人,相传她容颜倾城,才艺并重,舞姿美艳,并有“虞美人”之称。

    后人曾根据《垓下歌》,以及相传是虞姬所作的《和垓下歌》,臆想她的结局是在楚营内自刎,由此流传了一段关于“霸王别姬”的传说。

    而王者荣耀里的虞姬,作为射手型人物,虞姬拥有高强的伤害以及爆发力,却传说间故事里又是别有一番滋味。

    谈楚姌喜欢王者荣耀不仅仅是它公平竞技的玩法,还有每一个英雄都有了自己另一个身份故事。

    “风会带走你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一句王者荣耀里虞姬经典的台词。

    所爱的人,才是立誓所要对抗的人。

    曾经坚信不移的正义和爱情,轰然崩塌。

    相遇,相知,以为的真实其实都是被命运操纵的虚幻。

    这些都是虞姬另一个身份故事里一生的真实写照。

    魏琦瑾:“又在想虞姬的故事?”

    对于谈楚姌来说,虞姬的故事,有着一层浓墨重彩的悲伤,每每想起故事站里的文字,她都会沉默些许,更何况今天敖米米配着白潇潇离开时的倔强,也让她很不舒服。

    不是想哭,而是很想发泄。

    从昨天见到两个小孩开始,玩游戏的时候给在座的人一一发了小小的见面礼,小盒子里面装着糖果和巧克力,还有一张小纸条写着“见到你很高兴”就让大家很是欣喜。

    两个用心带给大家温暖的孩子,年纪小小,却对王者荣耀那么热爱,操作打法也不输几人,

    魏琦瑾原本很看到这对下路组合,很有自己和谈楚姌最初组合的样子。

    明明那么坚持的事情,明明一起努力的成长,却被他人的欺负捉弄和眼中的一件小事而断送。

    敖米米本可以留下继续参与训练计划。

    她却冷眼看着JC楼体外的标志说到:“没想到打电竞,也会有人心这么脏,姐姐,你们一定加油站到最后。”

    其实事情并不怪极闯引力,练习生招募初期,谁能知道练习生有着怎样性格和素质,只有在相处中才能发现人心到底是什么颜色什么材质。

    沙莎的行为确实让人说句不好听的很贱,做的让人十分瞧不起。

    白潇潇的冲动和维护,是热血的是暖心的,却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们是两个孩子,原以为电竞的世界是简单无垢的,只有输赢,只有努力和放弃,没想到还有选手之间的勾心斗角。

    说不失望,是假的。

    魏琦瑾顺着小吸铁石的空位,手指轻点了几下,取下了作为强力坦克定位的项羽。

    项羽在游戏里的定位是团控先手,魏琦瑾从来都把项羽当做是一个辅助用在下路辅助谈楚姌的虞姬。

    执在手中,魏琦瑾在王者荣耀里已经把项羽的熟练度打满宗师。

    魏琦瑾:“故事站里,给项羽的最后一句话是,天不容我,我必逆天。”

    她看向她。

    魏琦瑾:“但我更喜欢他的另一句语音。”

    拿起她的另一只空着的手,把项羽的小吸铁石放到她的手中。

    “谁与争锋,大杀四方。”

    魏琦瑾的潜台词里不过是在告诉谈楚姌,命运在自己的手里,放下突然起来莫名的情绪,不要被任何人任何事打扰,练习生的日子要加倍努力,留在JC成军出征,站到KPL赛场上才是她们的最终目标。

    看着白板前站着的两个人,罗智怡只好轻声咳嗽了一下说到:“我们要不要先五排练习一下?”

    盛如繁听到罗智怡的提议,直接应道:“好啊”

    清橙既然被分到了这组,没有一个人是自己人的情况下,也是无所谓什么安排,点点头上了游戏。

    魏琦瑾:“不要逞一时英勇,来日方长总有机会帮小朋友们出气的。”

    给谈楚姌顺顺毛,五个人果断找了自己舒服的位置,开始进游戏。

    没想到,只不过一下午的五排排位赛差点掉回黄金段位。

    又一把失败Defeat。

    谈楚姌没有沉住气,直接起身暴怒:“清橙你到底能不能好好打?!”

    甩了甩手腕,松了松手指,清橙傲慢的回到:“我怎么不能好好打了?”

    谈楚姌:“开局抢自家打野的蓝Buff,打团从来不集合,中路送的一个接一个,你还有理了?”

    清橙:“我中单需要发育啊,没听到我发的语音信号吗?我拿Buff谢谢,没有蓝,中单怎么打?”

    谈楚姌:“就你需要蓝?”

    清橙:“她打野可以去反对面的啊!”

    盛如繁直接怼到:“你咋不去反?咱俩都C位,谁比谁高贵?”

    听到这话,清橙不由的楞了一下,平时直播间的粉丝带自己排位的时候,从来蓝Buff都是让自己先拿,他们则是去反野反对面。

    老实说,打野,中单,或者射手,确实谁发育好打得好谁就是C位,除非战队体系以谁为主才会有默认的C位。

    被宠习惯了之后,好像什么都是理所当然了。

    没有再多说什么,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餐休息时间,打太久游戏也很累,精力高度集中现在只想回寝室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