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荣耀:执迷为梦,以你为荣 > 33“原则性的问题”

33“原则性的问题”

    

    把白潇潇和敖米米送到楼下,魏琦瑾和谈楚姌不得不说,也是有点生气的。

    白潇潇的右手受伤,目测短期内是不能再打王者荣耀要好好休息了。

    两个人约定好的同进同退,看来敖米米暂时也会退出训练计划了。

    本来好好的午餐时间,结果变成这样。

    谈楚姌:“气死我了,我要去找那几个人solo!”

    余卓冉:“别冲动,电竞选手的素质本来就是各不相同的。”

    余卓冉制止了谈楚姌的动作,她知道谈楚姌如此举动也是为了两个小孩的出头,但是如此做了却少了些意义。

    最重要的是JC手册上写到的,除非课程安排,否则不会让练习生们私下SOLO,一旦被发现,将会被剔除资格。

    对这些小手段,余卓冉仿佛已经司空见惯了。

    激怒对方,网上卖惨,不过就是想把一些合不来的选手通过一些手段逼出战队,自己留下为虎作伥。

    她知道,今天沙莎敢这么做,背后一定有人撑腰,清橙不过就是一个网红女主播,她余卓冉就不信了,这种人还能一直硬气?

    魏琦瑾:“别乱来,人在做天在看。”

    劝了几句,没有心情回去继续吃饭,几个人直接去到了会议室。

    微信群里奶奶刚通知了一点半会议室集合。

    坐在一边,魏琦瑾给谈楚姌顺了顺毛。

    魏琦瑾:“别那么大的火气,还有点时间,我们上分?”

    谈楚姌:“行...吧...”

    极闯引力练习生规定,集训内,使用公司提供账号完成最强王者段位,星级暂无限制。

    嗯,索性公司还是人,给到的账号段位都在铂金三左右。

    魏琦瑾看了看一边坐着的余卓冉,YAMI没在,中单的位置刚好她可以一起。

    晃了晃手机王者荣耀的页面,魏琦瑾问到:“一起吗?”

    新的账号,好友都是提前添加完整的。

    三排开始,铂金段位没有BP,直接选择英雄,可是一楼秒选了射手的马可波罗,还打字要求单下。

    余卓冉:“怎么选?”

    谈楚姌看向余卓冉一个Wink,说到:“没事,选刘备,刘三炮。”

    魏琦瑾:“打野皇帝刘备,那我得选块牛肉肉来上供交税了~”

    选定阵容,进入游戏。

    余卓冉:“不如我们来点彩头吧?”

    谈楚姌:“好啊,怎么来?”

    余卓冉:“人头数,我大你。”

    魏琦瑾:“我辅助,不抢人头,我猜结束时间?”

    余卓冉点头应道:“可以啊,你觉得多久结束。”

    魏琦瑾:“十五分钟以内。”

    余卓冉:“好,十分钟内结束,下个新皮肤可就靠你了~”

    敲定彩头,游戏里的三人已经愉快的开始发育了。

    余卓冉:“Vare你竟然带的是惩戒。”

    魏琦瑾:“嗯,以前也有过射手位被抢,我辅助总是被卖的很彻底,索性我俩一起带惩戒跟着谈丑丑打野,牛魔被动可以加抗性,刘备本身就比其他打野肉一些,四级前反野很舒服,这样打野的节奏能带起来,暴君和大龙都可以握在手里。”

    说着,游戏里第一条暴君被刘备直接拿下。

    余卓冉:“怎么有点感觉这局的彩头我要输啊?”

    谈楚姌:“俞老师你可得加油呀。”

    笑了笑,控制比赛节奏她余卓冉可从没输过谁。

    小乔中路打出控制人头单吃,清完兵线立马转上路抓对面下路组合。

    自家的野辅直接下路打的通关,捎带清完了对面野区。

    原本三人商量中路一波,结果射手位的马可波罗突然不动了。

    谈楚姌:“一动不动能长寿?”

    余卓冉:“嗯?什么意思?”

    魏琦瑾:“小乌龟老王八...”

    紧接着系统提示,马可波罗退出游戏。

    魏琦瑾:“怪不得都说铂金段位真难打...”

    不过4V5的局,对于这三排的三个人来说并不难,一波团战,游戏在十分钟零五秒结束,余卓冉的人头数多了谈楚姌一个,但是时长上,输了五秒。

    余卓冉:“可以可以,原本轮换顶塔就能拆水晶,为了五秒野辅愣是等兵线上高地,服了服了!”

    笑着摇了摇头,这局彩头输的有点亏啊,下次还是看数据比好了,魏琦瑾和谈楚然这对组合,配合实属默契。

    余卓冉放下手机,其他的练习生和教练组陆续进到会议室。

    等到准点,刚哥和带着泪花的梁花花一同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表情纠结,略显失落的Mapple。

    刚哥冲着最后进门的K哥闭眼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K哥走到正中的位置,毫无情绪的说到:“在各位队长选人之前,我很抱歉,有两位练习生即将离开我们的训练计划。”

    不带惋惜的情绪,魏琦瑾莫名觉得,跟后面一起进门的梁花花与Mapple有关,但又说不上为什么K哥会这么的毫无情绪。

    K哥:“梁花花与沙莎,因违反JC守则被取消资格,Mapple将被划分为白纸练习生,由余卓冉单带,与谭颜喆、杜金予一同接受额外的新手训练。”

    原本一旁窃喜的沙莎,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简直惊呆了,毫无预兆的被取消资格,中午的事情自己根本没有觉得是什么大事!

    沙莎:“明明是白潇潇先动手的!为什么取消我的资格!”

    K哥深呼吸一下,仿佛要释放自己的气场一般,咬了咬牙,怒吼了出来:“她因为你的挑衅,被动失去资格你好意思说吗!”

    沙莎:“那是她自己冲动的!”

    K哥“她和敖米米都是你今后训练的队友!一个连队友都不关爱都要陷害的人有什么资格留下!”

    原则性的问题,真是不能因为对象是女生而降低或是丧失,该吼还是得吼,不然永远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K哥完全没有忍住的一声保吼:滚!

    让沙莎吓得魂的都快没了。

    奶奶总是那个适时出现的人,领着梁花花和沙莎赶紧消失在K哥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