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荣耀:执迷为梦,以你为荣 > 3“想要打职业”

3“想要打职业”

    

    谈楚姌近来很是苦恼,不仅是因为开学已经大三,离毕业又更近了一步,更是因为最近自己的金牌辅助上班实习,结果队里的新搭档新队友一起王者荣耀打的特别不顺,双排的星级真是一个劲的再掉。

    要问自己的金牌辅助老搭档哪里去了,哎,别提了!

    一整个暑假跑去代课赚兼职费了,白天上课晚上看书,根本没什么时间打游戏,好不容易等到开学了,结果好像本人是失忆了一样,明明是个比自己大一届的学姐,现在准大四的人,学校安排单位实习去了!

    呵,上六休一,QQ抖动都没人理了…

    哭唧唧,如今没有了金牌辅助,下路压力简直与日俱增,结果社团的队长还硬塞小学弟说要组队练习,让自己多带带他!

    就那臭小子,一股子暴脾气还打辅助位?认真的吗?

    玩个奶妈蔡文姬出的全是AD装!

    说好牛魔搭配孙尚香,下路无敌保平安,从来勇往直前吃不到距离内的被动防御加成!

    好不容易被队长修理一顿,说亚瑟这局一定老实辅助,可是不出肉全是战士装几个意思?

    杀红眼了抢的就是你人头!

    三局下来连掉三颗星!气的谈楚姌直接退出游戏踹了凳子走人。

    这还怎么打!排位好不容易一点点打到了最强王者!星级都是一颗一颗积攒而来!

    说打5V5对局练习一下再说!非要直接双排实战!

    还美其名曰,今年大一不好招人,电竞手游太难有要求高段位,好不容易来个赛季已经钻石一的,对待排位更认真!

    可是队长!这是能打辅助的人吗!抢人头分经济抛弃队友还空放大!王者局当人机打呢!

    暴躁的一路走到了小广场,谈楚姌才堪堪停住脚步,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

    打开王者荣耀。

    队长怎么就是不懂,她要的,并不是一个辅助,在乎的,也从不是星级。

    她想要努力,在努力一点的去找到适合自己的打法,她想要寻找,再寻找一个契合自己打法的搭档一起并肩站上王者荣耀的赛场。

    而不是在高校赛上坐替补席,更不想在校队里只是在做同队男生的陪练对象。

    一想到替补席,谈楚姌的眼睛酸了酸。

    她也想上场,也想真正打出一局精彩的对局,让大众抛开对女生选手质疑的眼光与非议。

    她更想去往更高的赛场,去证明职业联赛也可以有很优秀的女生选手。

    选区进入游戏,53区,灼热之月。

    当初选区建号的时候,谈楚姌一眼就看到了灼热之月,她喜欢这个名字。

    原本月球不发光,长年冰冷寒凉,表面的温度全年平均23℃。

    在绘画中多是冷光或是浅黄,但谈楚姌的习惯总是将月亮外发光的部分调成橙色炙热的冲击视觉,她想,如果月球自发光,那一定是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光芒,热烈地绽放。

    关了日常进了游戏的公告,点开好友,魏琦瑾并没有在线,也是,这个点还在实习上班怎么可能会上游戏,明明去实习的单位严格到为了不影响实验机器精准性,连手机都是不允许随身携带的。

    于是,谈楚姌第一次在游戏里给魏琦瑾的游戏角色号留言。

    哎那个射爷TO喂那个辅助:

    Vare,我想打职业。

    悻悻的关了游戏。

    其实,明知道,就算是打上了王者,也很少有王者荣耀的青训营或是战队愿意接纳女生。

    毕竟大多数人对女生打职业联赛就不看好,觉得女生只适合玩玩角色扮演之类的网游,益智休闲之类的手游,或是4399网页上的美眉小游戏。

    坐在长椅上,谈楚姌看着天空,阳光不刺眼,晴朗无云,是清爽的蓝色。

    看了会,觉得自己心中的烦闷散去了些,才起身回寝室准备取了画具去画室泡一会。

    不打游戏的时候,谈楚姌更喜欢泡在画室,听着歌,想到什么就画些什么。

    铅笔的线条,色彩的融合,纸面上的随心而欲与灵感碰撞。

    等等画点什么好呢。自言自语自顾自的想着。

    不由的又想到了最近排位常见的英雄花木兰。

    花木兰,从小便是谈楚姌最爱的古代传奇人物之一了,加上一直喜爱迪士尼,小学时候就喜欢一遍遍的反复看花木兰的动画,后来上初中时学的那一篇文言文《木兰诗》,谈楚姌还是全班第一个背过全文的人。

    巾帼英雄,女扮男装,代父从军,疆场多载,屡建功勋。

    每一个词都听起来如此热血!

    虽然王者荣耀里的花木兰并不是这样的人物故事背景,却也盔甲覆身,重剑挥起,可谓是在上路一人当关万夫莫开。

    花木兰本身技能自带控制,又能根据武器形态技能切换,短剑控制重剑输出,对线遇上花木兰,被压线还是很难发育。

    偶尔小地图上看不到花木兰的头像或是感受不到她的动态,谈楚姌便会小心翼翼不轻易出塔下,一旦被蹲,对方玩的6的可以直接一套技能打完带走。

    想想,能打上王者的,还是排位对局的,有玩的不6的嘛?

    敢在排位赛练英雄,那真的就是找喷欠举报,当然绝不排除膨胀装X带妹上分的二货。

    花木兰的上路出场率还是略高的,偶尔还会有花木兰的打野位,神出鬼没,一蹲一个小脆皮。

    嘿嘿,不过谈楚姌自己嘛,本身就是喜欢做远程输出的下路射手位,所以摸花木兰的次数少之又少,英雄熟练度到现在都不足一百。

    所以想好了要画花木兰,从宿舍取了画具的谈楚姌加快步伐向画室前进着。

    很难想象,一米六的小小谈楚姌,腿长走路带风,很快便坐在画室铅笔起了初稿。

    全开的水彩纸,顺畅的弧线一跃纸上,这一笔就划分了茫茫草原与广袤苍穹,手腕灵动,一匹骏马便是初具轮廓,又是寥寥几笔勾出了人体动态。

    “看着动态线,准备画骑马前绑头发的动作?”

    身后的男声,在耳机中旋律的间歇停顿时恰巧响起。

    摘了一只耳机,侧头眯眼看了看。

    午后的暖阳最是舒适,也为了日常光下的水彩调色,谈楚姌的画板总是在窗前放着。

    于是,人站在窗前,总会带着逆光而来的光晕与剪影。

    这个轮廓与声音的本尊,谈楚姌并不陌生,自己同专业大四的学长苏畏,已经被天袂工作室,也就是王者荣耀的游戏工作室录取,CG原画,是每个真心学动漫设计毕业学生最向往的职位。

    “学长。”

    打了招呼,又重新看回画板,她并不想再过多的留恋,她怕多看一眼,就又会想要占有。他不过,是她想放在心里的秘密,一份大学时期里的青春悸动。

    “嗯,打扰到你了,抱歉。”略带歉意的语气,苏畏其实已经看了她好久了,从自己大一接新生,再到现在,每一次想要靠近都会害怕走的更远。

    今天本来是要去工作室报道的,但他还是想再来看看,能否在画室遇见她,他最喜欢看她在窗边认真画画时的安静,整个人都散发着一层柔柔的光,仿佛岁月静好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词汇。

    苏畏喜欢谈楚姌,是秘密,也不是秘密。

    遇见前,苏畏想过,如果今天能看到她,一定鼓起勇气告诉她,他心中所想。

    所以,哪怕会打扰她作画,也忍不住出声想要获取她的目光。

    可是一个对视,她逆光没有看清他的表情,他却清晰的看到她眼里的万事平常与内心平静。

    退堂鼓,还是打响了。

    谈楚姌:“没关系,才刚开始画。”

    苏畏:“那你画吧,我有东西落在画室了来取一下,明天要去公司报道了。”

    谈楚姌:“对了,学长去的是天袂吗?”

    苏畏只是轻声嗯了一下代表回答,心里默默的答了一句:“你最喜欢的王者荣耀,天袂出品。”

    铅笔的草稿淡淡停在纸上,画笔在水桶里浸湿润软,从颜料盒里勾了一笔蓝在调色板上研开。

    谈楚姌:“真好,学长要加油啊。”

    苏畏:“一定会,那我先走了。”

    苏畏走了,谈楚姌没有看到他低头叹气的落寞。

    自始至终,谁也没有表明谁的心意,仿佛从不存在一般,只是点头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