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荣耀:执迷为梦,以你为荣 > 2“深大电竞队”

2“深大电竞队”

    

    一把游戏结束,魏琦瑾摘掉眼镜,闭眼揉了揉睛明穴,最近学校实习实在太过忙碌,好久都没有舒舒服服窝在宿舍好好打上几局王者荣耀了。

    不过也真是感慨,为了不让实习的领导和同事,发现自己休假期在线玩游戏不带他们,也不会在选择账号登陆后,随手选了一个没有符文没有皮肤的新区开始打,真是心疼自己各种限定史诗的皮肤和满150的铭文页不能上场。

    没有皮肤和符文页的属性加成,打的还真是艰难,尤其看着对面都带皮肤对局上场,做一个贫民玩家的心酸真是让人!啊!蓝瘦!香菇!

    不过还好,最后一局被人邀请5V5,同队竟然有个闲成鬼打对局的王者带的起飞。

    看了看时间,页面没有再开局,返回大厅准备去点下每日任务蹭点经验,突然一想起今天还没有吃感冒药,魏琦瑾便下床自立自强的顽强生活着。

    同寝室的舍友同学,今年开学后,也是纷纷各自开始了实习,且都交着宿舍费没有住校,让魏琦瑾一人独享了四人寝室。

    要说深大的寝室真不是说说的,魏琦瑾开学那年,就幸运的遇上深大宿舍整体翻修重装。

    花着深都所有大学里宿舍费用的均价,住着四人一间还带独立的卫生间的寝室,空调洗衣机一应俱全,除了不让养宠物和做饭,简直高配小公寓!

    这也让同年毕业的学长学姐们捶胸顿足,恨不得留级再读蹭个宿舍!

    一大杯热水冲开了感冒冲剂,魏琦瑾就是那种宁可灌很多水下肚也要把药味冲淡的人。

    还要美其名曰多喝热水对身体好,这样吃药喝水两不误!

    垫脚摸到床上的手机,又抱起手机戳戳点点领取经验奖励,虽说是同个账号下的新区新号也不回玩太多次,但秉持着自己一贯勤俭持家的生活原则,该领的是绝对要领。

    这就像是魏琦瑾在王者荣耀对局里,是自己的就一定照单全收绝不放过一分一毫,不是自己的绝对该闪就闪,绝不分队友一点一滴的经验和经济。

    对她来讲,什么样的位置做什么样的事,分寸是一定的,更是必要的。

    所以刚刚对局用的项羽,选的看似很随意,有人选虞姬,自己就相对拿个荣耀CP的项羽,咳咳,其实也就是刚好有送项羽体验卡。

    并且看了队友的英雄选择,自己的定位不难抉择,差一个辅助位,项羽本身被分配在坦克英雄页,上单守塔和下路辅助都可以优秀站稳,只不过搭配的铭文没有的话,辅助是最佳。

    王者荣耀的游戏规则里,英雄搭配是战术的第一步,这一步只要踩稳,接下来就是开局的先机。

    能否守住野区Buff不被入侵,能否C位相应Buff开局,简单来说,打野的选择是红开,蓝Buff可以留给中单带走,减少技能的冷却时间,让中单对线更加轻松。

    毕竟中单基本都是法师,攻击低技能伤害高,补刀主要靠技能,技能释放次数越多,伤害就越高,换而言之,中单技能冷却或者没有蓝的时候,真是等于一个远程兵。

    或是,如果打野蓝开,下路射手位就可以选择红开发育,辅助不分走经验的情况下可以直接等级到2,带着红Buff,增加20%伤害(法术和普攻)并附带减速效果,搭档辅助可以对下路产生压制,所以说,野区都是最初快速发育的机会,显得十分很重要。

    对局前三分钟如果是打前期的阵容,拿到一血奖励,很容易就把节奏带起,一旦对方进入小团灭,五人中推在有兵线的情况下也是非常速度的。

    再者,同局的队友也是老司机,即使兵线没有跟上,交替顶塔也都是一直在不停输出,快速推掉水晶还是稳稳的。

    喝完药,魏琦瑾正准备爬上床,突然宿舍门被敲得响亮。

    听着敲门节奏,计算着敲门频次,魏琦瑾不禁翻了翻白眼。

    也多亏大四这一层住的没多少人了,且自己院系住的都是夜猫子型,要是这砸门声放在其他院系,估计早就因为扰民被骂了。

    “来了来了,敲坏要赔偿的!”

    开了门,也没有看来人是谁就转身准备爬床。

    找了舒服的姿势又拿到手了手机,刚才那个闲成鬼的王者竟然又邀请进房间,本想着再来一局感受带飞的魏琦瑾刚点进去,一声闷响从床下传来,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声脆响。

    闭眼扶额。

    “谈丑丑!你要打碎我多少个水杯才满意!”

    自知做错事的小家伙也不敢回应,赶紧跑去拿了扫把清理了起来。

    没有再管,魏琦瑾又抬手看了看游戏,尚未开局,对话框里倒是打起了字。

    YYYAMI酱—“项羽挺6,再来一局?”

    不等魏琦瑾应了再来一局,就听到下面一声小惊呼。

    赶忙从床边探身看去,地上的小家伙一脸可怜兮兮的含着自己的右手食指望着自己,表情都在呐喊自己有多疼。

    哎,笨蛋,又把手划破了。

    剧情总是惊人的相似,这个磨人的小学妹谈楚姌,小名谈丑丑,大学跟魏琦瑾是同一社团的,深大电竞校队王者荣耀分组的。

    明明和自己不是一个院系的,一个艺术愿意学动漫设计的,每次作业做不完就要在熄灯前跑到自己的寝室补文化课的作业,偶尔大考前还要求考前辅导,没办法拒绝,毕竟自己学院的寝室楼因为几个特殊的学科实验特批不断电,加上这个小家伙是自己的下路固定搭档。

    每次来都丁玲哐啷的一顿操作,自己的玻璃杯已经被小学妹无意摔碎好几个了,摔碎还要强硬要求自己收拾残局,一收拾准划破手,感情跟玻璃有深仇大恨一样。

    游戏里快速打字回到。

    48岁女玩家—“不了,寝室熄灯了。”

    一键退了游戏,赶紧爬下床从抽屉里拿出了酒精棉签创可贴。

    魏琦瑾:“你啊,下次小心点好不好?”

    谈楚姌:“那你下次能不能买保温杯?”

    嘿,合着每次打破玻璃杯的理由就是为了让人换成保温杯啊,该不是进了哪个保温杯的传销组织被洗脑卖保温杯了吧?

    哎,不对,是不是为了卖枸杞红枣养生品啊,现在不都流行养生保温杯里泡枸杞?

    棉签沾满了酒精,小心翼翼地边吹边擦着伤口边缘,消毒之后,又轻轻包上了创可贴。

    魏琦瑾:“好了,最近小心点别溅水。幸好不是划到了大拇指,不然过几天的大学友谊赛你要是不能出场,队长又要黑脸了。”

    谈楚姌老老实实的点点头,魏琦瑾也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想了想自家队长的那张国字脸,就有点哭笑不得。

    不知道为什么,都已经大四的人了,还不肯交接电竞校队,非要等着过几天的大学友谊赛打完才肯宣布离开,自己不肯离开吧,也要扣着已经实习了的副队长魏琦瑾。

    搞的两个人好像真的多爱这个队长副队位置一样,位置之上,不只有荣耀,还背负着使命呀。

    要带着队伍拿到更高荣誉更多胜利的使命。

    感冒还没有好利索,打了半天游戏确实有点累了,收拾好酒精棉签,又接手了玻璃残局,三两下弄好,看着谈楚姌也开始坐在桌前老老实实看书复习,自己也就准备躺着休息了。

    谈楚姌:“要睡了吗?”

    魏琦瑾:“嗯,有点累,乖乖复习,我先休息了。”

    谈楚姌:“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