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科幻灵异 > 罪恶无形 > 第三十八章 信息素

第三十八章 信息素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这么说一个被害人可能不太好……”罗威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但是这个申雯丽,实在是有点……可怕啊……这真的不是精神不正常么?”

    “不算,暂时还属于心理层面上的。”纪渊的语气里也带着淡淡的无奈。

    “不过,老纪呀,你也真的厉害,居然对心理问题也这么了解!看不出来,你这知识面拓展的还挺宽!”罗威满脑子都是申雯丽的表演型人格障碍,一时之间也没有再想太多,等到感慨的话都说了出来,才发现对面的夏青正在给自己递眼色,这才猛然意识到,纪渊也是看了很久心理医生的人,顿时恼火的差一点想把自己舌头要下来吞掉算了,赶忙一个急刹车,闭上嘴巴,紧张的看过去。

    纪渊倒是并没有理会,似乎他也看出了罗威是无心之失。

    夏青看罗威已经意识到了,也悄悄松口气,她其实并不担心纪渊会被罗威激怒,通过这一阵子的相处,她几乎可以确定纪渊和外界传闻当中的并不一样,他之前并不是真的浑身带刺,只是表现出了高度的疏离状态,对周围的人都很冷淡,不愿意多加理睬,只有真的被人冒犯到了,才会表现出怒意。

    她方才使眼色提醒罗威注意自己的言辞,主要是不想让罗威无意之中戳到了纪渊不那么令人愉快的回忆。

    “我也同意罗威的看法,申雯丽其实的确是一个有点可怕的人,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表演型人格障碍,而是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几乎把对方的性格和心理都给揣摩透了,说是‘对症下药’也不为过。”夏青开口接着罗威方才的话说,免得他会觉得尴尬,“先是把自己的姿态放低,然后给予对方充分的崇拜和欣赏,扮演好一个小迷妹的角色,满足男人的自尊心和虚荣心,可以说是快准狠了!”

    “可不是么!我摸着良心说啊,作为一个男人,如果有个女的,像申雯丽这样,卯足了劲儿的对我出大招儿,我可真的招架不住!保不齐一个不留神就要沦陷啊!”罗威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你想啊,一个姑娘,长得还挺好看,然后还总是用特别崇拜的目光看着你,觉得你就是她的偶像,她心中英雄似的!而且还不是头脑发热,很持之以恒!哎呀呀,我觉得是个男的就架不住这种!”

    纪渊哼了一声,很明显是不认同罗威的这种感慨。

    “老纪,你可别说不吃这一套啊!人都渴望被欣赏,只不过是意志力坚定程度不一样罢了,我倒是相信遇到这种情况,你肯定比我扛得久一些!”罗威说完之后又觉得这话有点丧气,赶忙改口,“呸呸呸,咱还是都别遇到这种人了吧!”

    “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没兴趣当谁心目中完美无瑕的偶像、英雄。”纪渊的语气略显冷淡,不知道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人看起来也格外僵硬不自然。

    罗威只当自己是说话不讨巧了,毕竟对方又不是沈文栋那种知心大哥型的人,所以他讪讪的笑了笑,识趣的没有去继续聊这些,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和纪渊、夏青打了个招呼,准备出发了,摸底赵达的事儿还一点收获都没有,现在既然崔立轩这边暂时可以放一放了,他就打算继续忙赵达那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赵达那边的底细不太好摸,”他叹了口气,“老沈这两天好像没跑出什么东西来,那你们继续忙着吧,我先走了,咱们有什么收获再碰头!”

    夏青对他点点头,叮嘱一句注意安全,罗威就又风风火火的走了。

    罗威走了之后,剩下夏青和纪渊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确切的说,是夏青盯着纪渊,纪渊闷头翻手上的资料,仿佛没察觉到夏青的视线一样。

    “纪渊,你……情绪不太好?”夏青觉得方才讨论申雯丽的种种举动之初纪渊还一切正常,方才好像忽然之间情绪就低沉起来,人看起来也有些郁郁。

    回想一下,他们似乎并没有牵扯到什么能让触及纪渊心结的事,这就让夏青觉得有些疑惑了。

    纪渊手上的动作一顿:“没有,你不用多想。”

    夏青无语,本来她倒是没有特别多想,现在纪渊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一出来,反倒让她忍不住有些多想了,只不过实在是抓不到什么能让他忽然情绪不高的由头,所以有些摸不到头脑罢了。

    可是这种时候又不好拉着人家打破砂锅问到底,毕竟那种喋喋不休询问式的关心,其实也是会给人很重的负担,反倒觉得烦闷了。

    “行,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好吧?”考虑到这个问题,夏青决定先不去理会纪渊的情绪波动到底是因为什么,把话题拉回到罗威回来之前的事情,“你之前避开罗威,不谈法医那边带回来的消息,不是因为他,是因为沈文栋吧?”

    纪渊对夏青想到了这一层一点都不觉得意外,毕竟她一直都是一个头脑聪明,思路也很清晰的人。

    他沉默几秒钟,忽然问:“你觉得沈文栋怎么样?”

    夏青想了想:“沈师兄么……平时在局里面人缘不错,温文尔雅,很有亲和力。工作方面我跟他之前共事不算多,从工作成绩来看,也挺好。”

    “就这些?”

    “对啊,不然呢?”夏青耸耸肩,眼睛看着纪渊有些紧绷的表情,“你和沈师兄关系不太融洽么?过去有过什么摩擦?”

    她到刑警队之后,郑义已经出了事,那时候纪渊正在停职接受心理疏导,之后更是独往独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夏青并没有怎么真正看到过纪渊和沈文栋两个人打交道的场面,只是从春天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逐渐发现这两个人好像关系有些微妙。

    沈文栋说起纪渊的时候,倒是一副心无芥蒂的样子,对纪渊的能力表现多有肯定,对他的现状也颇为惋惜,而纪渊对沈文栋就可以说是懒得理睬了,甚至显得很冷淡。沈文栋对他的这种冷淡也毫不介意,两个人就这么达成了一种消极的和谐相处模式。

    “呵呵……”纪渊轻笑出声,笑容里带着几分嘲讽,他并没有回答夏青的问题,很显然是并不想要去谈论他和沈文栋过去交集之类话题的,随后更是硬生生的把话题给岔开了,“现在没有旁人在,你到底要不要知道我从法医那边带回来了一些什么消息?”

    “想啊,当然想!是你之前送去化验的那些化妆品、护肤品里有什么发现么?”工作面前,夏青还是非常敬业的收起了八卦的心思。

    “对,申雯丽的护肤品当中发现了类似信息素的成分。”纪渊给出了一个比较陌生的名词,“或者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叫做昆虫行为调节剂。”

    作为一个日常就很怕虫子的人,夏青听到这个名词的时候有些茫然:“昆虫行为调节剂?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人工合成出来控制昆虫的?”

    她自己都觉得说起来没底气,毕竟“控制昆虫”听起来实在是太科幻了。

    “没有那么厉害,昆虫行为调节剂的目的可以分为很多种,比较常见的是被应用在农业治理病虫害这方面。”

    “农业治理病虫害?!”夏青吓了一跳,“那不就是杀虫剂么?难道有人想要通过给申雯丽的护肤品当中放入杀虫剂成分,让她中毒?可是不太可能啊,那些东西不是都要食用之后才有作用的么?能够透过皮肤被人体吸收么?”

    “不是杀虫剂,说起来这件事还有点复杂。”纪渊摇头,“之所以化验一个成分也需要这么久,主要就是咱们局里的化验室拿到结果之后,也有些摸不到头脑,申雯丽的护肤品当中出现了很多种不应该出现在护肤产品当中的化合物成分,但是不能确定作用是什么,结合申雯丽遇害前曾被虎头蜂叮咬,所以就试着往与昆虫有关的方向上推测了一下,联系了本地农科院这方面的专家。”

    “那专家怎么说?”夏青几乎要屏住呼吸,她觉得这件事情肯定不简单。

    “专家说,那些不属于护肤品当中的化合物成分,的确像是昆虫信息素当中会含有的东西,所以怀疑是人工合成的昆虫行为调节剂,并且那些化合物成分与蜂群用来传递警报信息的信息素非常相似,蜂群本身会产生的信息素当中,负责传递警报信息的信息素可以激起其他工蜂的螫刺反应。”

    纪渊停顿了一下,着重强调了一句:“这种类型的信息素,是不存在日常人工合成量产,并且应用到农业产品当中去的。”

    纪渊的话让夏青有些吃惊:“所以说,这是有人专门人工合成了具有警报功能的蜂群信息素,放在申雯丽的护肤品当中,好激起马蜂对申雯丽的叮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被发现了有这种成分的那瓶护肤品,是一瓶晚霜?”

    纪渊点头,其他几瓶化妆品和护肤品都没有什么问题,发现可疑成分的那一瓶确实是晚霜,只可惜瓶身上提取到的只有申雯丽自己日常使用时留下的指纹,不管是谁把东西掺进去的,都做到了足够的小心,应该是有戴手套的。

    “农科院的专家说,虽然晚霜里面的成分很类似于对蜂群进行攻击预警的信息素,但是因为含量不高,并且掺在护肤品当中,也不好判断成分是不是足够精准,未必能够起到预期当中的效果,成功吸引虎头蜂的攻击。”纪渊补充道。

    “这种人工合成的信息素,应该是没有办法通过正规渠道购买和取得的吧?”夏青觉得或许用来做昆虫学方面的研究实验会需要用到这种诱使蜂群发起攻击的成分,但是日常生活当中,恐怕人们只需要与之作用相反的产品。

    “对,所以想要找到来源并不容易。”纪渊点头,“我们至少可以确定,虎头蜂和晚霜里面的成分,都是有人故意为之,并且这人要不然就是有这种技术,要不然就是有某种渠道,可以通过非市场途径取得这一类的信息素。”

    夏青沉默不语,申雯丽的案子,从出现场那天的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一点惊人之处,现场很普通,死者的死亡原因甚至可以被粗心的推断成不小心注射过量。然而真的细心追查起来,却发现这不但是一场精心的谋划,甚至还到处都显现出了狡诈和狠毒。

    蜇了普通人都容易造成中毒的虎头蜂,生怕虎头蜂不蜇人,还特意在死者的护肤品当中掺入了具有警告作用,可以引起蜂类发起蜇刺攻击的信息素,就连申雯丽赖以救命的急救包都被调包成了“送命包”。

    “这人是有多恨申雯丽啊……”夏青发出感慨。

    “如果信息素真的起作用,申雯丽就成了一个活靶子,必然受到虎头蜂的攻击,如果信息素不起作用,那只虎头蜂就在申雯丽家中活动,还是有一定的概率。策划这件事的人,的确算是谋划的很细致了。”纪渊点头,“申雯丽的护肤品来源,这个能够确定么?”

    “暂时还没有办法确定,之前申雯丽有自己购买过护肤品,文画有赠送过,还有她身边其他追求者也有送过这一类东西,上一次文画说他因为这个跟申雯丽抗议过,之后申雯丽有所收敛,但是也没有完全杜绝。那天你带回来化验的晚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没有使用多少,很显然是近期才开封的,所以不好说来源是哪里,是不是在送给她之前就已经被人做了手脚了。”

    “那也还是争取确认一下,赠送的人如果没有任何作案动机,那就从面霜到了申雯丽家中之后,有机会到她家去过的人着手。”纪渊没有放弃这条线的打算,“面霜里的东西不一定是和虎头蜂同步被放置的,虎头蜂距离申雯丽遇害之前的时间不会太长,毕竟昆虫的生命相对脆弱,但是在面霜里做手脚没有什么时间限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