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科幻灵异 > 罪恶无形 > 第五十五章 失败的自杀

第五十五章 失败的自杀

    

    “咱们过去看看吧,看看是怎么回事儿。”夏青觉得自己的眼皮一个劲儿的跳,那种不踏实的感觉随着救护车警笛声的靠近也越来越严重。

    纪渊点点头,两个人回头往村子里走,李家村能够走车的主路可以说就那么一条,所以就算救护车的速度比他们两个人步行的要快很多,他们也还是可以确定救护车最后停下来的方位——就在通向王平家的那条小路旁边。

    纪渊和夏青走到路边的时候,救护车停在那里,已经有医护人员推着担架车小心翼翼的朝这边走过来了,担架车上躺着一个人,看起来十分虚弱的样子,甚至好像神智也不是那么清醒的,担架车旁边还跟着齐天华。

    夏青赶忙迎上去,靠近担架车的时候,便看清楚了那上面躺着的果然就是她方才心里面暗暗猜测的人——郑玉泽。

    “这是怎么了?”她看了一眼明显有些神志不清,并且脸色也灰白的郑玉泽,小声的询问跟在一旁的齐天华。

    “试图自杀,”齐天华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郑玉泽的身份和经历他自然是已经很清楚的了,所以才会感到格外心情复杂,“没有成功,他估计之前就不知道怎么搞到了不少的安眠【HX】药,一口气都给吞了。

    幸亏他爸妈发现的及时,刚好我就在附近,所以打电话叫了救护车,顺便帮他催吐了一下,基本上当场吐出来一大半。

    刚才医生说应该问题不大,毕竟现在安眠【HX】药是没有致死量的,到医院里面去洗个胃,再输个液,应该就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怎么会突然之间就选择了要寻短见呢?夏青觉得郑玉泽虽然之前的精神状态就不太好,也在服用抗抑郁的药物来进行调节,但是从之前沟通的内容来看,他似乎也因为亲生父母某种程度上的身不由己而暂时放下了轻生的念头。

    就隔了这么短的时间,到底是什么让他改变了主意呢?

    “你有和王平夫妇沟通过么?”夏青估计齐天华方才处理郑玉泽自杀的事情,应该没有机会和时间去和王平夫妇询问详细的情况。

    齐天华摇摇头:“还没有腾出空来详细的跟他们询问别的,郑玉泽这么突然一吃了药,王平和他老婆刚才也是慌张得不行,等我先给郑玉泽催吐了之后,刚稳定下来一点点,救护车就到了。

    方才我也就是在问郑玉泽是什么时候吃了什么药的功夫,听王平说了几句,他能这么快就发现郑玉泽吃药自杀,就是因为早些时候郑玉泽的状态就有些不大对劲儿,说是郑玉泽觉得头疼的很厉害,情绪有些烦躁,就好像喘不过气来一样,我猜应该是村子啊呼吸急促的情况。”

    夏青听齐天华介绍着大概的情况,心里面仍旧感到有些犯嘀咕,她不是这方面的行家,只是出于一种直觉,或者说是一般逻辑,觉得郑玉泽先前的那些反应和表现,似乎并不符合一个悄悄寻短见的人该有的举动。

    “那是我跟着去医院,还是我去跟王平他们聊聊?”她问齐天华。

    齐天华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站在夏青身后的纪渊:“你去医院那边吧,这边交给我。郑玉泽这么一折腾,原本他没走,藏在这里的事儿就瞒不住了。”

    夏青明白齐天华的意思,当初做了一出戏,然后把郑玉泽藏在王平家里面的,是夏青他们,现在事情真相暴【HX】露出来,在这个李家村上下人心惶惶的节骨眼儿上,谁也不确定村民会不会有什么不理智的情绪,这种时候王平家这边需要留人,但是留下夏青和纪渊就未必是一个好主意了。

    “好,那你也注意安全,不要跟他们有什么冲突,实在不行就尽快把王平他们两口子给转移走,离开李家村。”夏青也不大放心这边的情况,“真要是闹起来,咱们的人数绝对不占优势,现在李永辉在村子里面的威信也是大打折扣,想要指望他帮忙稳住村里面的这些人恐怕也不大容易了。”

    齐天华点点头,对夏青笑笑:“放心吧,我比罗威有谱儿!”

    这话倒是不假,齐天华和罗威比起来,那绝对属于周全的稳定派了。

    这么一想,夏青也就没有再多啰嗦什么,和齐天华打了个招呼,转身示意了一下纪渊,两个人就重新返回去,夏青同救护车上面来的医护人员沟通了一下,得知他们是被就近调配过来的县医院急救中心的人,这才跑去开车,直奔县里面的急救中心,顺便给张法医打了一通电话,咨询了一些事情,她觉得既然自己不是专业人士,那么咨询专业人士是最妥当的做法。

    张法医听了她的怀疑和担心之后,告诉夏青在郑玉泽情况稳定下来之后,尽快采集血液样本,送到法医实验室那边去进行化验,看看郑玉泽的血液当中都有哪些药物的残留,这其中是不是能够找到什么端倪。

    齐天华的催吐还是非常及时的,到了医院里面,在进行了一番洗胃之后,郑玉泽的情况就基本稳定下来了,只是人昏昏沉沉的,不怎么清醒。

    和他本人沟通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意义,于是夏青在和医生进行了说明之后,趁着还没有对郑玉泽进行输液之前,请护士帮忙对郑玉泽的血液进行采样,并以最快的速度送回了法医实验室。

    折腾了许久之后,县医院里面的郑玉泽输液之后就昏昏沉沉的睡去了,生命体征稳定,与此同时,夏青也等来了郑玉泽血液药物成分的检验结果。

    “郑玉泽血液样本当中,我们发现有残留的利【HX】他林成分。”张法医在检验报告出来后,把结果和夏青进行了沟通,“除此之外,还有百【HX】忧解。”

    “百【HX】忧解”这个名字夏青听着并不觉得陌生,这种用于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名称可以说是所有人都相当熟悉的,即便根本不知道它具体的成分,光是听这个名字也能够让人立刻知道其用途是什么。

    夏青听到郑玉泽的血液成分当中存在残留的百【HX】忧解并没有什么感到惊讶的,在此之前她和郑玉泽沟通过他的精神状态和用药情况。

    “张法医,利【HX】他林是一种什么类型的药呢?”她问道。

    “用来治疗儿童多动症,”张法医回答说,“只不过这个东西比较特别,对于有多动症的儿童来说,可以让他们更容易集中注意力,用在普通的成年人身上,反而会让人感到兴奋。

    当然了,这都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郑玉泽之前还有服用过其他抗抑郁的药物,两种不同的抗抑郁药剂组合在一起,可能造成的效果是‘负负得正’。”
“你的意思是……同时服用两种抗抑郁药剂,不但不会增强抗抑郁的效果,反而还会让人的抑郁加重?”对于夏青来说这倒是个全新的认知,让她有些惊讶。

    “对,只不过造成的影响具体体现在什么方面,这个因为个人体质不同,可能产生的反应也是不同的,有的人可能会反而变得多动,有的人会出现被害妄想的征兆,还有的可能变得对周围的人具有很强烈的攻击性。”

    “自杀倾向呢?会有么?”夏青立刻就联想到了这件事。

    张法医点头,并且笑了笑:“对,我想说的也就是这一点,我们不能确定郑玉泽突然之间选择自杀到底是自己主观上的意愿,还是药物影响下的决定。结合之前李家村的那几桩命案,我们建议你们那边也再对郑玉泽服用的这两种药物的来源做一下调查,看看那一种可能性占得比例比较大。”

    夏青也是这样打算的,带着检查结果返回县里面之前,她和齐天华通了一个电话,得知李家村那边并没有什么特别异常的反应,其他村民也没有人去找王平夫妇的麻烦,那些人似乎都在烦恼自己的事情,对于郑玉泽因为自杀而被从王平家中带走送医救治这件事,惊讶归惊讶,却没有人打算闹出什么事来。

    等夏青重新返回到县医院,郑玉泽还在昏睡当中,医生说这里面有一部分因素是他服下的药物被吸收了一点,还有另外一部分原因估计也是因为郑玉泽长时间处于高度紧张和焦虑的状态下,身体极度疲惫,所以在药力的作用下,就陷入了昏睡当中。

    如果他能够在这样的昏睡当中得到休整,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可以有比较好的精神面貌接受调查询问,那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虽然不确定事情会不会这样乐观的去发展,夏青也没有打算在这件事情上做过太多无谓的担忧,毕竟郑玉泽现在生命体征非常稳定,醒过来之后其他方面会是什么样子,现在谁也说不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夏青在医院里面只遇到了在那边守着郑玉泽的其他同事,没有看到纪渊,询问一下,留下来的同事也不知道纪渊去了哪里,毕竟在和其他人打交道的时候,纪渊仍旧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气场,大家都知道他是个独行侠,董伟峰向来对他的工作态度比较宽容,所以也没有人愿意冒着触霉头的风险去打听。

    本来夏青打算打电话问一问纪渊在哪里,转念一想,他也不是那种乱跑或者会开小差的人,两个人可以回头再交流各自的收获,眼下各忙各的也不错。

    于是她就去找了县医院的领导,想要询问一下利【HX】他林的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