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科幻灵异 > 罪恶无形 > 第九章 死者其人

第九章 死者其人

    

    【哄娃睡觉,一不小心自己也睡着了。。。更晚了。。。抱歉抱歉。。。】

    跑完步回去,其他人也都已经早就起来了,刑警队的人没有生活习惯太懒散的,毕竟太懒散了也没有办法适应这份工作,只不过每个人的运动习惯都不一样,所以不是谁都愿意像夏青那样去晨跑罢了。

    夏青晨跑结束回到招待所,才一进门就看到了眉飞色舞的罗飞。

    “小夏,我跟你说,”他看夏青回来了,冲她招招手,“你刚才出去跑步,有没有看到招待所侧边停着一辆特别帅的摩托车?也不知道是谁的,啧啧啧,看得我心痒痒!真想骑上去试试,感受感受!”

    我倒是能猜到摩托车的车主是谁,就怕真猜对了,你不敢找人家借。

    夏青悄悄的腹诽了两句,面上当然不打算说什么,毕竟那也只是她的直觉猜测罢了,所以她只是笑着随口回应说:“看着是挺好看的,不过也不至于让人看到就想坐上去体会体会吧?”

    “这你就不懂了吧!就那辆摩托,我跟你说什么牌子什么系列你也不一定明白,反正那辆车在重型摩托车界也是相当有名号的呢!就那一辆车,卖了就可以换汽车的话,价格也顶一辆中型车了!”罗飞两眼放光,语气里充满了向往的说,“给你打个比方吧,如果说骑普通的摩托车,那种感觉就像是骑小毛驴的话,那这辆摩托就是汗血宝马,而且还是性子比较烈的那种!绝对能激起男人的征服【HX】欲!唉,说了你也理解不了!”

    夏青确实理解不了,她别看其他事情上面还算是磨练出了一定的胆量,但是偏偏对于过快的速度有着恐惧感,摩托车这种肉包着铁的模式就更加剧了她的恐惧,所以别说骑了,就算是坐她都不敢。

    他们几个到餐厅简单的吃了点早餐,纪渊果然如夏青所料,前一天晚上没有回来,罗飞因为心里没底,特意向餐厅的服务员确认过。

    毕竟有一堆的事情要做,对纪渊的好奇心也只能压在底下暂时不去理会,一行人吃了早餐之后就驱车重返李永安生前居住的那个村子,展开调查工作。

    前一天晚上他们讨论过接下来的调查方向的问题。既然怀疑李永安的死,甚至半年前村长儿子李俊良的死,都和这个村子里所谓的“诅咒”有关,那自然都应该进行一番摸底,只不过李俊良的事情过去了半年多,而且人都火化处理了,没凭没据的,只是李永安家的一番说辞不足以大张旗鼓的去盘问,所以明面上肯定要从李永安的死入手,暗中再套一套关于李俊良的信息。

    在分组的时候,出了一点小问题,由于董伟峰的本意是让夏青去和纪渊搭档,纪渊实在是抵触她就返回,所以其他人都是分配好了的,偏偏到了这边之后夏青没有着急去找纪渊,纪渊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现在夏青没有了自己的搭档,就只能暂时和罗飞、齐天华他们两个人一组来行动。

    三个人一辆车,重新来到村子里,他们先来到了李永安的家里,毕竟这一回来了几台车,好多人,村子里很显然是没有停车场这种配套设施的,他们又不好随意的把车子停在乡道边上,李永安家的院子非常的宽敞,停进去几台车都不在话下,刚好李俊强把他店里面的伙计都打发回县里开张营业去了,院子里现在空空荡荡,他也乐得提供这样的便利,毕竟在他看来,这些警察的到来,是为了让他父亲的死能够真相大白,给他们家一个说法的。

    停好了车子,夏青就跟着罗飞和齐天华开始了走访,他们在村子里走访了一些村民,询问他们关于李永安的一些情况,主要是李永安的性格为人,以及在村子里面的人际交往情况。

    前一天夜里李俊强虽然也说了不少关于他父亲的事情,但是他和李永安作为血脉相连的父子,儿子对于父亲的评价再怎么貌似中肯,也必然有很多的主观倾向性,尤其是见识到了李俊强粉饰事实的能力之后,夏青他们都认为应该从多方面不同的角度再去对李永安的为人进行一番掌握比较好。

    经过了大半天的走访,夏青三人跑了十几户人家,但是愿意坐下来和他们聊一聊的满打满算也就只有那么四五户而已,其余的都找各种借口表示了拒绝,或者是用一些毫无价值的话来进行敷衍,白白浪费了许多时间。

    夏青总结了一下,那些敷衍他们的人其实也可以分成两种。

    一种是站在村长李永辉那一边,敷衍夏青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让李永安的案子尽快被压下去,不要掀起太大的水花,最好赶快因为没有什么收获就鸣金收兵。

    还有一种是两边谁也不支持,村子里面为数不多的那些不姓李的村民,他们往往是最近这二三十年逐渐迁居过来的,祖上并不属于这里,所以跟李家这个本地的大家族也没有那么多的血缘牵扯,他们不信什么“大仙”,在村子里一直也都属于比较边缘的地位,听话里话外的意思,过去的十几二十年里,他们也没少被李永安欺负,所以现在李永安的死也好,村长一家的阻挠也罢,都和他们没有关系,他们两不相帮,谁家的事情也不想管。

    剩下好不容易遇到的那几家肯开口的,说出来的对李永安的评价也是大相径庭,各有不同,唯一的好处就是,很显然他们是没有事先串通过的。

    其中一家人把李永安描述成了一个绿林好汉一样的形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平日里也是仗义疏财,非常的有情有义,只要有什么事情需要他的帮忙,只要跟他说一声,不管怎么困难,他都一定会帮忙办到,所以大家都喜欢他。

    而另一户人家口中的李永安,就完全变成了另外的一副样子。

    “李永安那个人……算了,死都死了,我也不想去乱评价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还是留点口德比较好,不过就是不知道他媳妇儿回头打算怎么办。”村子里一户也姓李的人家,女主人是个六十多岁的大婶,她不太愿意提起李永安,说起李永安的老婆来倒似乎是了解了许多的内幕。

    “李永安出事这么突然,他老婆肯定也打击特别大。”齐天华在一旁点点头。

    那位大婶听了这话,却是撇了撇嘴:“虽然都说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但我是觉得啊,那大妹子要是还因为李永安觉得难过伤心,觉得痛苦,那她可就真的是太没有骨气了!李永安也就这五六年才开始过上了好日子,之前有过那么几年,那跟吃了上顿没下顿都快差不多了,他老婆当时还带着他们家儿子,他们家儿子那时候才那么大一丁点儿,都还没断奶呢!”

    “夫妻本是同林鸟,有同甘的时候就肯定也有共苦的日子嘛。”夏青接口说。

    那位大婶非常不认同的摆了摆手:“小姑娘,这里头的事儿你可什么都不清楚,别早早就表态!当初要不是李永安那么霸道,他老婆不用跟他吃那么多苦的!”

    “大婶,这话怎么讲?”夏青听得出来,这老太太是有倾诉欲的,所以立刻顺水推舟的向她打听起来。

    她的追问果然让老太太觉得特别舒坦,先是一番摇头叹息,把气氛烘托得差不多了,这才开口说:“李永安的老婆啊,当年其实也算是被他给抢到手的。本来人家是邻村的人,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小伙子跟她好着呢,就等着年纪到了好结婚,结果李永安跑去邻村办事儿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看上了,有事儿没事儿的往那边跑,软磨硬泡的要跟人家好。

    他老婆开始的时候是真的没有看上他,你们别看他老婆现在人老珠黄了,当年那也是水灵灵的一个大姑娘,怎么可能看得上李永安那种一脸横肉的人呢,她那个青梅竹马的小伙子长得也是浓眉大眼,反正比李永安精神一百倍。

    李永安缠了人家好久,看人家那边就是不动摇,眼看着那边俩人年纪就要到了,很快就可以领证结婚了,他就红了眼,也不缠着女方这边了,就盯着那个青梅竹马的小伙子,看到人家一次就打人家一次,把好好的一个小伙子打得鼻青脸肿,肋巴骨听说还断了两根。

    后来他老婆实在是受不了,跑去问李永安到底想怎么样,要怎么样才能放过他们。李永安说别的没有用,他老婆只要肯点头嫁给他,他就可以再也不打扰那个小伙子,否则的话,他肯定能想到各种让人家生不如死的办法。”

    夏青和罗飞他们三个人听得有点目瞪口呆。这种情节如果是出现在小说或者影视剧作品当中,倒也不怎么稀奇,只是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在生活当中真的这么去做了。

    “那后来李永安的老婆嫁给他之后。李永安做到自己的承诺了么?”罗飞问。

    “做到了,那倒是真的做到了,但是那个小伙子被打得那么惨,还被抢了女朋友,受打击太大,就生了一场大病,好久才好利索。好利索之后他就搬走了,再也没敢回过他们那个村子里,李永安的老婆也受了点打击。”

    “大婶,这些事……你怎么知道的那么详细啊?”夏青试探着问。

    “哦,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嫁过来之前,娘家那边跟李永安的老婆是一个村的,这些事都是我娘家亲戚亲眼见到的呢!”大婶回答得十分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