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游戏入侵异世界 > 正文 第五章 枝与芽

正文 第五章 枝与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来到这个世界短短不过两个月,秦臻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昏迷了,晕乎乎地醒来,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的床上。

    “水......”

    虚弱的开口,身边一个娇小的身影快速的将竹杯递到秦臻嘴边。

    猛喝了两大口温水,秦臻这才恢复了些精神,他疑惑的看向端着水杯的孩子。

    “枝?你怎么在这儿?”

    正紧张地低着头的枝怯声怯气的低声说道:“您救了芽,我...我只能通过服侍您来回报您......”

    秦臻豪不在意地摆摆手:“保护自己的族人不是应该的嘛,我的方法没问题吧?芽恢复了吗?”

    枝用力的点了点头:“芽今天早上就醒了过来,下午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就先回了我们的房间。您再休息会儿,先知大人有事去了外城,干脆面姐姐也跟着一起过去了。”

    “有事啊.....我睡了多久?”

    “您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了。”

    秦臻拍了拍胀痛的脑袋,“芽又回去一楼的小房间了?”

    “对...对啊,占用的您的房间已经是我们的逾越了,身体恢复了......”

    “胡闹!”秦臻板着脸打断枝的话:“只是暂时退烧而已,楼下环境差还温度低不通风,这还没完全恢复好就回去不是找死吗?”

    翻身下床,秦臻不由分说的就往楼下赶,枝虽然竭力阻拦,但是柔弱的身板根本拦不住秦臻。

    太阳刚落山,秦臻下楼时恰好遇到衣衫褴褛、晒完太阳回来的孩子们,他们看到秦臻先是一愣,然后齐刷刷的跪在地上,任凭秦臻怎么说都不起来。

    对于这群孩子来说,妖族高层都是根本见不到的大人物,即便是和他们住在同一座城堡的大先知,也只是偶尔可以看见的陌生人。

    而对能让出房间、不嫌弃他们、因为救芽而晕倒的王上,在他们眼中就是最值得尊敬、崇拜的存在。

    看着好像黏在地上的这些孩子,秦臻也是无奈,无论他怎么说这群孩子就是不从地上起来,他只能继续赶去芽的房间。

    前天来过一次芽的房间,这次没人带路他凭借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找到了芽。

    芽的房间里,那个年龄大些的女孩还在照顾着芽,房间里有几个脏兮兮的孩子正蜷缩在一起打着盹。

    看到秦臻进来,除去虚弱的芽,其他孩子同样慌忙起身。

    “行了行了,你们都给我老实坐回原位。”看着他们又要跪下,秦臻提前阻止道。

    穿过他们躺在干草垛上挣扎着起身的芽的身边,秦臻蹲下身子摸了摸芽的额头:“还好,烧已经退了。”

    把羞红了脸的芽横抱起来,秦臻仔细打量了下屋子。

    空荡荡的房间住着大约十个孩子,没有任何家具,一个个干草堆应该就是他们的“床”了。应该是御寒,墙壁上唯一的一扇窗户被封了起来,本来就拥挤的房间更显得狭小,一股霉味充斥在房间,偶尔从黑暗中传来几声咳嗽声。

    “这房间怎么调养身体?跟我走,那边那个小姑娘,也一起上来。”吸了吸鼻子,秦臻皱着眉毛,冲着一直照顾这芽的少女努了努嘴。

    至于其他孩子,秦臻暂时也没法安顿他们,他们中也肯定有人感染了病菌,这种房间是绝对不能住人的。

    不能改变妖族,改变身边人的命运就挺好。

    带着芽和大号少女回到房间,秦臻把一直跟在他后面的枝喊到身边,嘱托他去烧了点热水。

    然后回过头看向那个像是那群孩子头头的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尊敬的王上,您...您可以和其他人一样直接称呼我根。”少女局促的回答,与秦臻近距离接触的她显得很不适应。

    “根?”秦臻摸了摸下巴,这名字还不如干脆面好听,看看这些人的名字,怎么不是树枝就是树根?瞅了瞅和枝、芽同样的狼耳,问道:“你和芽是?”

    “我也是风狼一族的,当年我的父母和芽的家人在同一个狩猎队,而且我们两家也一直都是邻居,关系比较好,我一直把芽当妹妹看待,至于她霜狼分支这件事我也是刚知道......”

    “对不起,根姐姐,我没想瞒着您的......”躺在壁炉前临时搭建的小床上的芽虚弱的说道。

    “没事,毕竟叔叔阿姨不让你们说出来这件事也是保护你们。”

    “保护?”秦臻好奇的问道。

    根思考了下,还是回答了秦臻:“外面的人类喜欢未成年的霜狼分支的孩子,因为他们不仅体质特殊,而且还有与风狼族嗜血性格相反的温顺,所以人族往往会用大量的食物来换取他们,这让风狼族没法拒绝。”

    秦臻也是默然,当生存都无法保障的时候,霜狼分支的孩子能换取食物的事情就成了一种上位者无法拒绝的交易。

    不过......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某些变态不分时空啊。

    但是秦臻既然已经认可自己是妖族这一身份,他还是不能认可这些人的做法。

    “我会和芺说的,你们既然在我这儿,就不会被卖去人族。”

    安顿好芽后,秦臻突然想起来本来今天中午说好了让楼下那群孩子集合等他,看了看黑下来的天色和还虚弱着的芽,他只能把这件事再推迟一天了。

    因为小侍女还没回来,难以忍受又冷又硬的地板的秦臻悄悄溜进了她的房间,分了一张毯子给枝和根,又叮嘱了两人有情况一定要去喊醒他,才安稳睡下。

    第二天一大早,小侍女带着肉回到了城堡,秦臻也了解到原来昨天是每月狩猎队回来的日子,她跟着芺是去领他们被分配到的食物。

    由于多了枝他们三人,秦臻特意吩咐干脆面多做点,换来的是小侍女快翻到脑门去的白眼。

    “这些食物是王您和先知的,省着吃都不够!”

    “没事,我已经找到新的食物来源,艾恩正在森林中寻找,到时候不仅是我们,其他族人都能吃饱。”

    “真的?”干脆面一脸不相信。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放心好了,这件事芺也比较清楚。”

    “您下棋的时候,一直在骗我!......只许切一小块肉啊。”

    “好啦好啦。”秦臻汗颜地推着干脆面往厨房走。

    门外的声音逐渐远去,秦臻房间内三双紧张的眼睛终于轻松了下来。

    芽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本惨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她到现在还有些晕乎乎的。温柔的新王、暖和的房间、舒适的大床,这些她在梦里都不曾敢想过,如今真真切切的发生,让她每天都在祈祷这并不是一个梦。

    朝着枝看了过去,发现枝正发着呆。

    霜狼分支的性别其实并不是像外界所说的那样不明确,虽然在成年前他们没有明显的性别区分,但是从记事开始,他们就已经在认知和习惯朝着男女两方面发展。

    “哥哥,我们要不就先走吧?族里的食物本来就缺,不能再麻烦王上了。”

    听到芽虚弱的建议,枝的脸上有些挣扎不定。

    从小时候知道自己是霜狼分支开始,柔弱胆小的芽就被父母和自己认定是妹妹,大大咧咧的他则准备好了做一个能为妹妹遮风挡雨的好哥哥。

    可是从去年那个噩耗开始,他们小而幸福的家就破碎了,原本以为自己能承担起长兄如父职责的他,在这一年的困难中,慢慢被磨平棱角,“他”开始朝着“她”变化。

    以前一直认为不需要依靠的他,在前天晚上被王抱在怀里时,突然就觉得被这么保护着真的很好。

    当心态发生变化时,有一些东西也悄悄被改变。

    就比如现在,如果是以前的那个他,现在应该回应芽的建议,抱着芽离开不去麻烦王上。但是在某些小心思的驱使下,他或者说她,突然在想,如果留在城堡里,是不是就可以和王上有更多的接触?

    “不行,你的身体还没好,现在离开的话,可能会辜负了王上大人一直以来的治疗。”艰难的从嘴里挤出来拒绝的话,枝低垂着头。

    枝的回答不仅出乎了芽的意料,一旁的根被枝的回答弄得一愣,在她的印象中,枝从小到大都是有担当够理智的哥哥,这次居然会选择去麻烦别人。

    不过芽是她一直看着长大的小妹妹,她也不愿看到好不容易好起来的芽又病下去,但是去分王本来就不躲的食物的确是不能做的事情。

    “要不我和枝就先离开,留下芽你一个人,枝你觉得怎么样?”

    “不行!”

    “不行!”

    异口同声的拒绝从枝和芽的口中发出。

    “你们走我也和你们一起走!”芽攥着拳头说道。

    枝仍然垂着头不敢看芽和根,声音有些颤抖:“我......我想留下来......”

    芽一脸愕然的望着枝,比她年龄大的根则是看出来一些特别的东西,看向枝的眼神变得更加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