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历史军事 > 狮子的獠牙 > 第73章 一条绳上的蚂蚱

第73章 一条绳上的蚂蚱

    

    箫钧如见耶律才楚挥剑砍来,急忙侧身闪躲开来。

    “小杂种你还躲!”耶律才楚见砍了个空,急忙挥剑再次砍去。

    就在耶律才楚第二剑砍出之际,萧风逸早已掣出腰间佩剑抢上前来拦下耶律才楚。

    “萧风逸你干什么,难不成你也要学箫钧如兄弟一样背叛本将军!”就在耶律才楚大喝之际,箫如钧已经往帐外跑去。

    箫如钧刚刚到得帐帘之下,萧风逸早已抢了上来,用手中的剑往箫如钧指去“站住!”

    箫如钧见状,不由大喝道“好啊!萧风逸原来你不是我的,而是来杀我的!”

    “箫如钧我若不是帮你的话,就不会抢上前来拦下耶律将军砍往你的那一剑了!可此番你却是不能走,若是你走了,我们皆将死无葬身之地.......!”萧风逸话还没有说完,耶律才楚便从后面挥剑抢了上来“萧风逸你还跟这个叛徒说个屁!你只管让开,有什么话,待本将军先宰了这个叛徒再说!”

    萧风逸见耶律才楚剑来,急忙挥剑挡开“耶律将军杀不得!若是你杀了箫如钧我们也将全部死无葬身之地!”

    耶律才楚听了萧风逸这话,不由大怒“萧风逸你在那里胡言乱语什么!杀了这个叛徒只会百利而无一弊,为何却杀不得!还有你到底是在帮谁?”

    “耶律才楚你想杀我哪有这么容易,我又不是个白痴只会站在这里让你杀!”箫钧如言语之间,不由掀开帐帘准备往外而去。

    萧风逸见状,急忙抢上前来用手中的佩剑抵住箫钧如的咽喉“箫钧如刚才我已经说的清清楚楚的了,若是让你离开这草料场,我们皆将死无葬身之地!还有耶律将军你刚问我到底是在帮谁,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是在帮耶律将军你也不是在帮箫钧如兄弟,而是在帮我们!这我们是指便是耶律将军,箫钧如兄弟,耶律灵城,以及我萧风逸和这草料场的十万大军!”

    耶律才楚和箫钧如听了萧风逸这话,皆是一愣“萧风逸你这话到底是何意,还请你说清楚些!”

    “此事便如秃子头上的虱子,再清楚不过了!若是你们还是不能明白,那就去里面坐下听我慢慢给你们说清楚!”萧风逸言语之间,不由收起抵在箫钧如咽喉之上的佩剑,当先往前走去。

    耶律才楚,箫钧如见状,相互对视了一眼,一起跟随萧风逸往内面而去。

    萧风逸见耶律才楚和箫钧如一起跟了过来,不由将手中的佩剑还与鞘中“耶律将军,萧先锋还是先请坐下吧!”

    耶律才楚和箫钧如却是谁也不肯坐“萧风逸你有什么话就快快讲来!”

    萧风逸见状,不由指着箫钧如说道“萧先锋我且问你,你们兄弟两人跟随耶律将军多长时间了?”

    箫如钧闻言,却是不耐烦的说道“萧风逸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自耶律才楚领平南大将军之职那时我们兄弟和你还有耶律灵城便开始跟随耶律才楚了,这算起来也有十年了!”

    萧风逸听闻箫如钧这话,不由哈哈大笑“萧先锋果然是好记性!”

    萧风逸说到这里,突然脸色大变“既然萧先锋你也知道自己已经跟随耶律将军十个年头了!那萧先锋你可还曾记得这十年之间你跟随耶律将军一起跟太子他们作了多少次对?”

    箫钧如听了萧风逸这话,不由吞吞吐吐,不能言语“这.......这.......!”

    萧风逸见箫钧如不能言语,不由大喝道“既然萧先锋你说不出来,那就由我来替萧先锋你说吧!这十年来,我们跟随耶律将军一共在赵无敌手下吃了四十七次败仗!每次耶律将军返回之后,太子一党竭力找寻耶律将军的不是,萧先锋兄弟皆是对耶律将军极力维护,那就一共得罪过太子四十七次!此番太子早已将萧先锋兄弟和耶律将军一样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萧先锋兄弟还妄想去往燕京投入太子麾下,且不说太子肯不肯接纳萧先锋兄弟,就单说萧先锋兄弟能不能保住性命还是个问题!”

    耶律才楚听了萧风逸这话,不由大叫道“萧风逸你说的一点也不错!既然如此,那箫如钧本将军就放你们兄弟离去,你们只管去投靠太子,只怕你们非但不能如愿,而且还会落个死于非命!这样一来本将军连亲手处置你们这两个叛徒的时间多省下了!”

    萧风逸闻言,又是一阵大喝“耶律将军你也够了!这十年来你用二十万大军前来攻打雁门关,一共连吃四十七次败仗,此时二十万大军也被你打的只剩十万大军了!若是此番你再逼走箫钧如兄弟和那五万先锋兵马,试问你只用五万兵马又如何能够攻下雁门关,又如何将功赎罪?我之所以会阻止耶律将军你格杀箫钧如和箫钧如兄弟离去,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既然你们不能明白,那我就给你们说明白吧!这十年来,我们一直跟随在耶律将军身边与太子一党为敌,太子一党早已将我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若是耶律将军返回燕京,遭了太子的毒手,那太子下一个要对付的便是我们,箫钧如你还傻乎乎的想要投入太子的麾下,你这愚蠢的想法正是自投罗网!若是耶律将军逼走箫钧如兄弟和其部兵马,那正是中了太子的下怀,只要太子收拾了箫钧如兄弟,再将他们的兵马收编,那时再来攻打要耶律将军你的话,更是轻松自如了!此番我们一行人的处境便如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谁少了谁也不行!若想要活命的话,大家只有摒弃所有间隙,同心协力,一起死命攻破雁门关,将功赎罪以求自保!”

    箫钧如听后,当先说道“萧风逸虽然你说的不错!但耶律才楚这人反复无常,若是我们兄弟舍命替他攻下雁门关,为他将功赎罪后,难免不保他会旧事重提,找我们兄弟算账!”

    萧风逸听闻箫如钧这话,不由将脸转向耶律才楚“箫钧如的担心也不无道理!耶律将军此番该说的小将也与你说明了,到底该何去何从,还请耶律将军自行表个态吧!”

    耶律才楚闻言,不由对箫钧如说道“箫钧如只要你们兄弟愿意竭尽全力相助本将军攻破雁门关,那本将军保证绝不追究今日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