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历史军事 > 狮子的獠牙 > 第67章 傀儡 木偶

第67章 傀儡 木偶

    

    云龙听了奎狼这话,不由叹了一口气“哎!狼老大你的意思是,他现在已经成了一具行尸走肉!若真这般,我们该怎么办?”

    奎狼见云龙这般言语,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哎!其实龙老二,公主你们有所不知,辽邦最厉害的人物并不是耶律才楚,而是辽邦的太子,耶律才楚跟辽邦的太子想比,只是小鬼比阎王.......!”

    云龙听奎狼说到这里,不由开口问道“既然耶律老狗跟辽邦的狗太子相比是小鬼比阎王,那为何辽狗皇帝还要放纵耶律老狗屡败屡战,却不卸了耶律老狗的兵权,直接派那个辽狗太子前来?”

    “龙老二你先不要着急,且听闻慢慢道来!只因那辽邦的太子心术不正,一直想取辽主的王位而代之,因此辽主情愿放任耶律才楚屡败屡战,也不愿将兵权交付辽邦太子手中.......!”奎狼说到这里,绮梦公主不由插道“狼大爷你莫不是想让我接受酆风,才会故意编造出这事出来的吧!”

    奎狼听了这话,不由双手直摇“公主千万不可猜疑,我奎狼可以对天发誓,若是刚才所说的有半点虚假,便叫我奎狼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绮梦公主,云龙听了奎狼这话,这才知道奎狼说的是真的,皆是大吃一惊。

    片刻绮梦公主首先说道“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狼大爷的这条消息对我们真是太重要了!但不知狼大爷为何会知晓这些的?”

    奎狼见绮梦公主如此发问,急忙说道“实不敢瞒公主,其实我早就在辽邦埋下了眼线!非但是我,就连猿老五也在辽邦那边埋下了眼线!那耶律老狗屡败屡战,皆有辽主替他极力遮掩,可辽狗太子却不愿坐以待毙,这数十年之间一直再寻耶律才楚的不是和极力拉拢朝中文武,现在就连萧太后也站在了辽狗太子那边,据我推测辽狗前来犯境的主将不用多久便会换人!倘若引兵继续前来犯境的依然是耶律才楚,就算酆风还是这般消沉,我们尚且还能抵住!若是换成辽邦太子前来,就算酆风恢复成先前一样的神威,我们也会全部死无葬身之地!我想猿老三也是因为知晓这点,才会将祖传之宝交付酆风,希望酆风能够变成武神赵子龙一般,抵住辽邦太子,守住雁门关!”

    云龙闻言,不由抢着说道“这说来也是天意!自从猿老三将祖传之宝交付酆风后,酆风看了一遍,便说出一个月便就领悟其中所有!本来我们可以仰仗酆风习得猿老三祖传之宝的所有,替我们守住雁门关的,可谁想酆风突然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堆毫无斗志的烂泥!”

    “若想酆风变回先前一般的斗志昂扬,我倒是有一个办法!”绮梦公主,云龙听闻奎狼这话,急忙一起问道“到底是什么办法?”

    “那就是爱情!酆风是因对公主你的爱意得不到回应,才会变成这般模样的!我想若是公主肯接受酆风的爱意,酆风也许会变回原来的模样的!”奎狼说到这里,不由伸出左手往自己的左脸打去“你瞧我这张嘴!不管怎么说,赵将军生前也对我有恩,而公主又是赵将军的未亡人,我又怎么能够给公主出这种骚主意呢!”

    绮梦公主见状,不由说道“狼大爷你千万不要这样!为了能够保住雁门关,我愿意按照狼大爷刚才所说的一试,毕竟能保住雁门关乃是赵无敌毕生的心意,我想就算赵无敌九泉之下得知也会原谅我的!还请狼大爷将猿三爷的祖传之宝交付与我,我这就去寻酆风!”

    云龙见绮梦公主如此言语,不由大喜“难得公主如此深明大义,云龙佩服不已!既然公主愿意自告奋勇的去寻酆风,那狼老大你还不快快将猿老三的祖传之宝交付公主?”

    “龙老二你先不要着急!想必以酆风的个性,绝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公主会突然转变的!若想此事成功,还需你我相陪公主一同前往,在一旁见机行事,从中周旋才行!此番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请公主帮忙!”绮梦公主听闻奎狼这话,不由说道“狼大爷有什么事情只管说来,本公主若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奎狼闻言,急忙说道“想必公主你也知晓雁门关内的兵马本来就少,经过十余年的征战多多少少的也折损了一半,前日夜里折损更是严重!本来我们可以用山寨内的金钱招兵买马的,怎奈我们的山寨先后皆被秦虎和苏娘娘那两个杂碎给扫了,钱粮也被洗劫一空,此番我们就算有心也是无力!若想抵住辽狗大军的犯境,还得公主书信一封给圣上,让圣上发兵来援!”

    “这个好办!我现在就书信一封,快马送往京师让父皇发兵来援!”绮梦公主听了奎狼这话,便要去取笔墨书信一封。

    奎狼见状,急忙拦住绮梦公主“公主且慢!我们既然找来酆风扮演赵将军,那就应该将他当成赵将军看待,如此大事怎么也得跟他商量一番!还有酆风此番正在与我们赌气,我们正好拿这件事寻他交谈!”

    绮梦公主,云龙听闻奎狼这话,不由一起点了点头“狼大爷所言极是!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前往找寻酆风吧!”

    奎狼,云龙,绮梦公主三人在雁门关众找了半天也没发现酆风的踪影,后来通过向关中军士打听,才得知酆风在最左边的墙角之下。

    三人到后,只见酆风躺在墙角之下,傻傻的看着天空,周边的军士早已被他全部屏退。

    奎狼见状,不由大叫道“天作棉被地作床,对着天空晒太阳!赵大将军还真是好雅兴啊!”

    酆风闻声看去,只见奎狼,云龙,绮梦公主一起往自己走来,不由说道“狼大爷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一个充当别人的傀儡,就连行踪也被别人拽在手里的提线木偶,能会有什么好雅兴?”

    不等奎狼开口,绮梦公主便说道“赵将军你就不要再赌气了!本公主此番前来就是向你赔罪并找你商量大事的!”

    酆风听闻绮梦公主这话,猛的从地上一跃而起“什么!堂堂的金枝玉叶来找我赔罪,我没有听错吧!公主你什么也没有做错,为何却要向我赔罪,这分明是在拿我开涮,还请公主不要再闹了!还有我只是一个傀儡,木偶,就连行踪也早已被别人牢牢的拽在手里了,你们所说的大事,只管自行决断就行,找我商量更是谈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