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科幻灵异 > 三天三夜 > 第二十五章 惊弓之鸟

第二十五章 惊弓之鸟

    

    恒富花园是海风县品质最高的别墅小区,南邻响水河畔,东靠孔家庙商业圈,北依高新企业开发区,西踞风景秀丽的响水河公园,地理位置优越,入住群体非富即贵。

    此时,正值午夜,皎洁的月亮悄然躲进薄薄的云层,缓缓西下。花园A区8号别墅的地下室里,一群纸醉金迷的男女正在昏暗的射灯下狂欢。

    一曲慵懒散漫的靡靡之音结束后,大家陆陆续续离开舞池,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休息。一个金发碧眼、袒胸露背的女人,左手托着一只晶莹剔透的高脚红酒杯,右手夹着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神态妩媚地从吧台走到一个中年男子面前,妖里妖气地坐在他的大腿上搭讪道:“龙哥,吉人自有天相,以往多少沟沟坎坎您都跨过去了,这次自然也不例外。来,干一杯!小妹祝您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冯悦,这次治安整顿非同寻常,你们这也要多加注意,千万不可疏忽大意。”男子悻悻地瞥了她一眼,缓缓推开怀里那个大波波女孩,伸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随后捡起茶几上的烟盒,心不在焉地抽出一支叼在嘴上,坐在腿上的女人迅速从两乳之间摸出一个打火机,点着了火递到他的嘴边。橘红色的火苗瞬间映红了男人的脸庞,那副惊魂未定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畏罪潜逃的屠龙。

    冯悦是屠龙的姘头,也是瑞风物流公司总经理,屠龙则是瑞风公司的投资人。这些年来,随着海风港口吞吐量的急增,物流业发展迅猛,大大小小的公司有几十家。但百分之九十都被屠龙强行收购,特别在商业发达的南城,物流业务都被瑞风公司所垄断。

    恒富花园是万金油在任时审批的地产项目,屠龙作为中间人,除了索取巨额的好处费外,还无偿受赠了这处豪宅。屠龙随即投入巨资,把它改造成现实版的“阿房宫”,专供政界有头有脸的铁面人物来此享乐。

    屠龙何时躲进了恒富花园?原来,他在高干病房酒足饭饱后,随手拉上窗帘,一头扎到床上呼呼大睡,一直睡到傍晚时分,感觉有人在摇晃他的身子。迷迷糊糊中的屠龙顿时惊吓出一身冷汗,一个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定神看清来人,心有余悸地问道:“龚主任,你是怎么进来的?发生了什么事?”

    “长话短说,我有病房钥匙,这里有危险,朱清等人已住进医院。”龚主任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略显慌张地回答道。

    “朱清住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屠龙一脸茫然地追问道。

    “朱清下午去县委开会,路上被人蓄意制造了车祸,险些丧命。现在急诊室抢救,很多警察随之布控了医院,所以必须立刻更换隐藏地点,不过你放心,其它的事情都已安排妥当。”龚主任见搪塞不过,只好如实地解释道。

    朱清被蓄意谋杀?谁能做出这么鲁莽的行动?看来不像是干爹所为,哪又会是谁呢?难道是从歌厅逃出去的阿彪?阿彪对自己忠心耿耿,做事心狠手辣,一定是他,这小子焉知是帮了倒忙。这样一来社会关注度会越来越高,警察布控会越来越严,以后再想逃出海风谈何容易。

    屠龙听罢暗自叫苦连天,但事已至此,只能随着局势的发展而变动。想到这里他索性沉下心,悄然地站起身,尾随着龚主任走出了病房。

    出了住院部,屠龙依旧从平房的后门进了前院。龚主任停下脚步,附在他的耳旁悄悄嘀咕了几句,屠龙随即脱下病号服还给了他,而后忐忑不安地上了院子里的一辆出租车。

    “大哥,您挺好的吧?”屠龙刚刚关上车门,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说话声。

    “阿彪,真的是你?”屠龙瞧着前座上的警察,浑身抖如筛糠,半信半疑地问道。

    “大哥,您别慌,真的是我。自歌厅分手后,我和鬼三拼命逃了出来,后来联系上了咱老大。按照他的吩咐,下午我和鬼三开着大卡车,在路上警告了一下朱清,又到垃圾场拿回老大想要的东西,顺手干掉了警局的张峰。傍晚,我赶到您出现过的万达商厦,焚毁了监控录像带,这才过来接您。一会儿我俩去县委住宅楼门口,等待万福送咱出城。”阿彪得意地把经过诉说了一遍。

    “好兄弟,您帮大哥这么多忙,只要能活着离开县城,我的财产分你一半,咱做一辈子的生死兄弟。”听完阿彪的一席话,屠龙的心里顿时敞亮了许多,指着自己的心窝信誓旦旦地说道。

    “大哥,看您说的,我上无老下无小,光棍一个,要不是您从警局里把我捞出来,现在恐怕早就没命了,我相信您不会有事的。”阿彪瞅了瞅窗外逐渐变浓的夜色,心怀感恩地回答道。

    “阿彪,这车安全吗?”屠龙指着透明的车窗玻璃,无比担忧地说道。

    “您放心,出租车更不容易引起警方的注意。我们走吧,约定的时间快到了。”阿彪启动着引擎,回头对着屠龙轻描淡写地说道。

    屠龙闻听,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心情立马变得紧张起来。一直站在车后的龚主任,见“警察”发动着汽车,意会地跑到院子门口,拉开浅灰色的铁门,目送着出租车缓缓地驶出院子,这才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

    出租车一出小院,快速驶进马路的快车道,眨转眼之间消失在黑压压的车流中。常言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们焉知侦查员李强,正躲在对面的大树后,窥视到了刚才的这一幕。虽然他没看清出租车后座上的人是谁,但是一个身穿警服的人开着出租车,本身就是一个不正常的行为。

    深秋的月光冰冷而清澈,昏黄的霓虹灯下,除了急匆匆的行人,还有随风飘荡着的几片枯黄落叶。此时,海风的大街小巷安静如初,胆大妄为的阿彪正娴熟地驾驶着出租车,直奔他心中的目的地。坐在后排座上的屠龙,却不时的左顾右盼着车窗外的环境,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想想刚才离开病房时又惊又怕,见到阿彪后变为又惊又喜,这起起落落的心情,忽然让他产生出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临近县委小区,阿彪缓缓地停下车,惊觉地查看了一下四周,确信没有异常后,这才走下车拉开后车门,待屠龙钻出车厢,扶着他的胳膊快步来到了约定地点。

    片刻,他俩准时上了万福的奥迪车,同时也感觉到后面有车跟踪,万福驾车一路狂奔,后面的警车穷追不舍,眼看着出逃计划破灭。屠龙提醒万福联系了瑞风公司的冯悦,找俩人在孔家庙加油站等候掉包。屠龙与阿彪则在中途上了魏然的送饭车,随后被送到了恒富花园别墅。

    “大哥,时间不早了,我和小妞上楼销魂去了。”满嘴酒气的阿彪,怀里搂着一个肥臀翘乳的风骚女人,跌跌撞撞地走到屠龙的跟前说道。

    “好兄弟,去吧,放开玩啊!”屠龙斜靠在沙发上,待吐出口中最后一个烟圈,扭头冲他淫笑着说道。

    阿彪走后,冯悦顺势倒在屠龙的怀里,卖萌地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撒娇地说道:“龙哥,我们也上楼放开玩好不好?”

    “冯悦,先别胡闹,最近我干爹来过没?”屠龙忽然收起脸颊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

    ”前几天还来过,而后我再打电话老说工作忙,脱不开身。”冯悦噘着红嘟嘟的嘴巴,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不好,我总觉得这里不安全,一会还是去你家住吧。马上通知别墅所有人员暂时放假一周,物流公司照常运营,但必须做好税务核查准备。另外,剔除公司日常运转费用,把剩余资金全部转移到我香港的账户上。”屠龙附在冯悦的耳旁,小声地叮嘱道。

    冯悦闻听,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马从屠龙身上下来,一脸茫然地冲他点了点头,急匆匆的去吧台安排放假事宜。

    十分钟后,焦虑不安的屠龙乘坐着冯悦的奥迪车,飞快地离开了恒富花园。此时的天空,正值黎明前的黑暗,马路上空空荡荡,车灯所射出的光芒,格外得耀眼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