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科幻灵异 > 三天三夜 > 第二章 夜袭歌厅

第二章 夜袭歌厅

    

    公安局指挥中心既是内派外联的警务枢纽,又是非现场电子化指挥平台。朱清与魏然刚走到门前,就听到房内一片嘈杂,通讯器材所发出地吱吱响声特别刺耳。还没等他伸手拉门,房门突然被推开,从里面猛地蹿出一个年轻的干警,差点与朱清撞个满怀。

    “朱局,对……对不起。我正要去会议室请您,杨政委率队已到达现场。”年轻的干警一脸歉意,慌里慌张地说道。

    朱清并没在意他刚才的冒失,听说杨光已到现场,便快步走到指挥台前,拿起桌子上的话筒,对着屏幕里的杨光沉稳地呼叫道:“02,02,现场什么情况?听到请回答!”

    只见硕大的屏幕上,闪烁的警灯已映红了夜色,全副武装的防爆队员与武警战士,已争先恐后地奔向歌厅门口。

    “报告01,一切顺利,正在执行一号方案。”杨光头盔压得很低,沉着冷静地回答道。

    “收到,注意安全,严防鱼儿漏网。”朱清简明扼要地命令道。

    “是,注意安全,严防鱼儿漏网。”杨光按规定重复一遍命令后,迅速地消失在前赴后继的警员队伍里。

    两鬓斑白的朱清,满怀深情地望着战友的背影,眉目之间露出一丝淡淡的忧虑。他深知屠龙做事向来残暴不仁,有恃无恐。俗话说“兔子急了乱咬人”,爱兵如子的朱清,内心难以平静,时刻为战友们的人身安全而殚精竭虑。

    利剑行动,共分三队人马,100多人参战。这是海风县有史以来,出动警力最多的一次。刑警队长刘涛为第一梯队,负责抓捕嫌疑人屠龙与歌厅经理乔珍妮;政委杨光为第二梯队,负责每个包房内的搜查取证;副局长梁军为第三梯队,负责控制坐台小姐与歌厅保安。

    一直站在旁边的魏然,惶恐不安地望着屏幕里正气凛然的场面,深知大势已去。他脸颊上的肌肉凝成一团,嘴巴里不停地吞咽着黏兮兮的唾液,忧心忡忡地沉思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看来屠龙已是在劫难逃,现在唯一能救他的人只有万金油,自己一定要想方设法尽快把消息传递给他。

    天上人间歌厅位于商业广场的东南角,一栋十层高楼,使用面积6000平方米。拥有120个包间,200多名小姐,10多个领班,20几个保安,10多名后勤管理人员。是海风县规模最大、装修最豪华、消费水平最高的大型娱乐场所。它的年营业额占全县城娱乐业的80%。

    这些年来,为了垄断行业竞争,歌厅总经理乔珍妮,没少给幕后投资人屠龙出馊主意。让他利用黑势力砸了三家场子,巧取豪夺地收购了两家歌厅,从而奠定了他在县城娱乐业的霸主地位。

    自从万金油升任市领导后,屠龙也随之转移了敛财阵地。他常年住在市里,偶尔也会回来视察一下在海风经营的几家企业运转情况。

    昨天晚上,城东区的地痞陈黑来歌厅酗酒闹事,损坏了包房内一些应用设施。屠龙接到乔珍妮的汇报后,当即吩咐保安把陈黑捆绑起来,扔进一间没有窗户的库房里,等候他回来处置。

    此时,歌厅十楼的一间库房里,灯光亮如白昼。脸颊狰狞的屠龙正抽着烟,单脚踩在陈黑的胸膛上,耀武扬威地臭骂着他。

    “大黑狗,你他娘地听好了,虽然我经常不在海风,可海风永远是老子的地盘!想跟我斗,活腻歪了是吧!”

    “龙哥,龙哥,您误会了!借我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跟您作对,都怪兄弟昨晚酒喝多了,才犯浑闹事。现在我知道错了,损坏的东西一定双倍赔偿。龙哥,请看在江湖道义的面子上,放兄弟一马吧?”面色苍白的陈黑躺在地板上,百般顺服地求饶。

    “呵呵,放你一马?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老子不缺钱!按江湖规矩今个要给你留点记号,让你长长记性。阿彪,拿铁锤来,老子要砸烂他那只不听话的右手!”屠龙冷笑着弯下腰,把手中的烟头狠狠地戳在陈黑的脸颊上,而后轻蔑地说道。

    阿彪是歌厅的保安队长,也是屠龙铁杆心腹之一。他人高马大,长相凶悍,做事心狠手辣,曾多次进过拘留所,每次都是屠龙通过关系把他保释出来。

    “大哥,您歇着,这点小事不劳您亲自动手。兄弟们把他按好了,我要替咱大哥出出气,废了他的右手。”一脸横肉的阿彪,嘴里嚼着口香糖,恶狠狠地吩咐道。

    “龙哥,龙哥,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陈黑滚动着身子,惊恐万分地睁大眼睛,冲着屠龙不断地哀嚎道。

    “哈哈哈……狗日的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动手!”站在一旁的屠龙,鄙视地瞧着地板上杀猪般尖叫的陈黑,厉声命令道。

    这时,几个爪牙早已把陈黑按得结结实实。只见膀大腰圆的阿彪,拎着铁锤围着他转了一圈后,猛地把它举过头顶,猝不及防地朝着陈黑的右手砸了下去。

    “啊!”随着一声撕心裂肺地惨叫,陈黑眼前一黑,随即昏死过去。

    屠龙瞧着地上那只血肉模糊的残手,满意地冲阿彪点了点头,随后穷凶极恶地吩咐道:“你们都给老子记住,以后谁再来闹事,皆是同样下场!”

    “是,大哥。”目光凶狠的阿彪手里拎着血迹斑斑的铁锤,站在他的身旁随声附和道。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大家齐刷刷地扭头望去,只见一个保安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张口结舌地说道:“大……大事不妙!公安局的人冲进了歌厅,门口的几个兄弟,还……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拿下了。”

    “啊,这怎么办?”站在阿彪身后的一个年轻保安,吓得脱口而出。

    “慌什么?一切有我呢!你们几个前去抵挡一阵,待我打个电话,问问是啥情况?”屠龙转过头瞪了他一眼之后,沉着地回应道。

    “是,大哥,我这就带兄弟们瞧瞧去!”一贯有恃无恐的阿彪,扔下手中的铁锤,咧着大嘴,满不在乎地向门口走去。

    众人走后,屠龙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落在八层办公室。狡猾的他心里知道,这次夜查来者不善,因为以往警察的每次行动,都会有内线事先来电通知。这次毫无动静肯定事出有因。他迅速关上灯带上房门,匆忙地躲进走廊西头的公用卫生间。

    刘涛率领一梯队干警冲进歌厅前,事先部署监视屠龙的侦查员郑勇,早就制服门口的保安,见到他后没顾上汇报,便引领队员们顺着楼梯冲上了楼。杨光率领二梯队鱼贯而入,留下一拨干警迅速控制了大厅服务台,其他人分别乘坐两部电梯上楼。三梯队梁军命令几名干警守在停车场,其他警员蜂拥而至地涌进了歌厅。

    “队长,歌厅的九层十层是贵宾区,一般情况下,屠龙与乔珍妮都在这两层。”侦查员郑勇沿着楼梯边跑边向刘涛汇报道。

    “好,一队跟我到十层,二队随丁伟副队长去九楼,抓捕对象不变。”刘涛在奔跑中果断地下达着抓捕命令。

    “是,二队跟我来。”丁伟的话音刚落,人已到达九层,他用力地拉开防火门,一马当先地冲了进去。

    “警察!所有人都不许动,双手抱头蹲在原地。”丁伟等人闯进九层后,刚好迎面走来几个服务生。她们被突如其来的警察吓得目瞪口呆,刚要转身离去,丁伟立即大声地命令道。

    “我的妈呀!不动不动。”离他最近一个身穿淡粉色旗袍的女服务生,哆里哆嗦地蹲下身子回答道。

    “看到屠龙与乔珍妮没?他们具体在那个房间?”丁伟急促地问道。

    “没,没看到屠董事长,乔总在808包房。”服务生昂头望着全副武装的干警们,怯生生地指着斜对面的房间说。

    此刻,第二梯队的大批警员已乘电梯涌上九楼,正分头对包房例行检查。

    “快,快!跟上。”丁伟边说边带领两名队员快速扑向808号包房。

    “砰!”房门猛地被丁伟推开。豪华奢侈的包房内,乔珍妮与一个中年男人躺在宽大的沙发上,昏昏入睡。电视屏幕里正在播放着一部国外色情片,宽大的茶几上摆放着几碟小菜与一个硕大的果盘,旁边凌乱地堆放着几个空酒瓶和一些银光闪闪的铂金纸片……

    “孙富路?”丁伟望着躺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惊讶地说道。

    孙富路是辖区内派出所所长,四十左右岁,个子不高,浓眉大眼,左脸颊上刻着一道很长的刀疤。那是当年他在一次抓捕行动中留下的荣耀。

    “喂,你叫乔珍妮吗?”丁伟走到沙发前,推了推仍然神志不清的乔珍妮。

    “嗯……孙哥你好坏呀,连我都不认识了?”高度幻觉中的乔珍妮,依然闭着眼睛在撒娇。

    丁伟闻听后,眉头紧锁,深嗅了一下空气中弥漫的烧纸味,知道他俩刚才一定吸食了毒品,便不再追问。迅速打开肩头上的对讲机,把乔珍妮落网的事,简单地向杨光政委做了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