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玄奇玄幻 > 风炎纪 > 第八十九章 混战

第八十九章 混战

    

    小为羽和格而信隐身在兽人要塞的不远处的一个山丘之上,等待的时间最是难熬是。远远望去,兽人要塞中的士兵似乎并无异动,可是自从刚才起她的心中就莫名的感到一阵不安。

    忽然格而信祭起了手中的黑色短刃,闪身就把小为羽护在身后,短刃发出破空之声,向身后袭去。

    “是我。”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诸葛不邪纤手一挥,很轻松的就将袭来的短刃制住。

    见到是诸葛不邪,小为羽先是一喜,旋即就是一惊,此刻的诸葛不邪虽然脸上已再无病色,整个人精神矍铄,大有小宗师的气派。可是身上的衣袍却被血池染红,不仅颜色狰狞,就连散发的气味也是腥臭难当。

    再加上此刻并未见到楚烨,小为羽原本的不安一下子就转变为了不祥之感。

    “楚烨哥哥呢?”

    “他在哪?怎么没有回来?”

    “不邪姐姐,出了什么事了?”

    任凭小为羽如何询问,诸葛不邪只是冷着脸不说话,眉头深深皱起,似乎是在纠结。

    格而信到底修为强上小为羽不少,感到诸葛不邪身上隐隐散发出的杀意,心头就是一惊,因为那股杀意的目标,正是小为羽。

    护花心切,格而信也不管自己伤势还没有痊愈,提起仅有的修为,就要对诸葛不邪出手。

    但此刻的诸葛不邪不仅摆脱了困扰其多年的‘九魂寂灭体 ’,更是吸收了楚烨身上的大半功力,正感到气血澎湃不吐不快。见格而信有所动作,她只是伸手一弹,一股炁劲射出,就将格而信震退数步。

    见诸葛不邪突然对格而信出手,小为羽就是一愣,抢身护住后者,大声问道:“不邪姐姐,你干什么?!”

    诸葛不邪眨了眨修长的眸子,终于开口说道:“楚烨死了,他让我护送你出去。出去之后,你愿意去哪,我就送你去哪。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声音低沉清冷,但在小为羽听来,却不亚于旱地惊雷。楚烨死了。她还有很多的话没来得及跟他说,还有很多地方想跟他一起去,还有很多事想跟他一起做。

    她想陪在他的身边,一生一世。甚至在她发现有其他女人将要进入楚烨的生命时,她也准备选择接受,只要对他好,有何不可?

    但楚烨死了,他死了。

    小为羽不相信,她想反驳,甚至想对着眼前这个告知她这一消息的人破口大骂。但她发不出声,因为面前的诸葛不邪此刻也已经泪如雨下了。

    诸葛不邪也哭了,她没想到,在她说出楚烨死去的消息时,心中也同时竟然感到如此巨大的悲伤。这是她一生中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似乎身体被掏空了一般,她只能任由泪水肆无忌惮的流下。

    感到自己失态,诸葛不邪愤然转过身去,对着天空,想要狂笑,她在心底不停的告诉自己,她本该开心的,今天她许久的以来最大的心病终于解开了。而付出的代价,不过是一个仅有几面之缘的外人,这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以后她将凭借自己过人的智慧和资质,带领‘天机阁’继续壮大,成为苍茫大陆上举足轻重的巨头人物。

    但是那个男人最后的眼神,竟然没有怨毒,没有仇恨。

    不敢让自己再继续想下去,诸葛不邪奋力的摇了摇头,低声狠狠的吐出了几个字。“一个傻瓜罢了。”

    正在这时,数道极为强大的炁息自西面天地异象的方向急速向这边掠来。

    感到其中杀机滚滚,诸葛不邪下意识的一把拉起小为羽,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以她的修为,竟然一拉之下,没能扯动小为羽。

    此时的小为羽面色苍白,痛苦难当,额头的符文中的七彩异光不断闪烁。整个人的炁息都诡异到了极点,背后隐约幻化出一个上古巨兽的虚影。

    诸葛不邪以为小为羽被这里的某个魔物附体了,浑身气势暴涨,大喝道:“何方妖孽,快给我离开这个女孩的身体,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可小为羽身后的巨兽虚影却不为诸葛不邪的话语所动,反而是张开了双臂,将小为羽抱在了怀中,看样子仿佛是母兽在心疼受伤的小兽一般。

    这下子诸葛不邪反倒不知如何是好了,她对御灵一道涉猎不深,根本没有把握将这个不知底细的魔兽与小为羽分开,若是强行硬来,一个不小心,甚至会伤及小为羽的生命。

    就在诸葛不邪迟疑的这一会,那几道极其强大的炁息已经冲到了跟前。

    率先一人,是一个人类老者,此时这个老者手握一柄巨大的黑色战刃,浑身衣袍早已破败不堪,嘴角渗出淡淡的血迹。正是此次进入‘神坛’的熊族第一高手,金吼。

    金吼手握黑色战刃,须发皆张,地阶巅峰修为激发到极致,犹如一只受伤的雄狮般,随时准备扑向敌人。

    后面紧随而至的,是一个高大强壮的兽人,兽人浑身罩在一幅黑甲之下,举手投足间都迸发出摧山裂金之力,对上金吼这个地阶巅峰宗师也丝毫不惧,看样子若不是因为对金吼手中黑色战刃有所忌惮,这个兽人甚至可以在数十招之内击退金吼。

    在后面的是一直负责监视金吼的合撒儿,合撒儿刚一落地,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杀向金吼。其出手之狠辣,与最初冷静悠然的气质截然不同,神色也不想以往那么淡然,反倒是显露出愤恨之色。看他在这种时刻竟然与那兽人联手,想必是金吼做了什么触犯他底线的事情。

    最后面是一众兽人高手在围攻三个人类,三个人类两老一少,正是来自魔天宗的七杀,和两个不知名的老者。七杀此时手持两把镰刀,状若疯魔,浴血搏杀,那股凶狠之气震慑得兽人们都有些心悸,不敢强逼,采用游斗,慢慢消耗他的气力。

    金吼虽然修为精深,但以一敌二难免有失,再加上他似乎无法完全驾驭手中的黑色战刃。几个回合下来,一个不留神,就被兽人一拳击在背门,伤疲交加下,金吼怒喝道:“合撒儿!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为何与异兽联手非要与我做对!”

    合撒儿此时怒目圆睁,丝毫无愧,喝到:“金吼,你以同族人为祭品,甚是可恶。可恨我奉命监视你,竟然还是让你干出这等事情来!我愧对大君信任!今日非要你伏法不可!”

    金吼闻言,不屑道:“呸,那几个贱命能换来这个神品宝器,对他们来说是莫大的荣幸!眼前你若与我联手收拾掉这个兽人,我未来的江山分你一半。日后我们凭借这柄神兵可以纵横天下,成为一方霸主,比起你做什么铁牙卫,岂不是强很多!”

    不等合撒儿回话,一旁的兽人倒是先开口道:“我倒是好奇,你这个人类怎么能找到魔焰的封印地,要知道,我兽人之王,乌什,占据这里这么多年,也没能找到他。而且,从你对此处的了解程度来看,你难道来过这里?”

    金吼神色傲然道:“我确实来过,当年我修为初成时,就来过这里,发现了这神兵的封印之地。但那时候我修为太浅,无法解封。于是回到族内,我就废功重修,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再来此处,给此神兵解封!”

    “有此神兵在手,我这么多年的苦修终究没有白费,什么大君铁穆干,今后我才是蛮族的主人,我才是大雪山的王!哈哈哈哈哈。”说道这里,金吼状若疯癫,放声狂笑。

    合撒儿哪里听得下去这种话,“狼子野心,我岂能容你!”言罢,他大喝一声,再次强攻而上。手臂挥动间闪出道道寒光,以手为刃,恨不得将金吼当场斩杀。

    在不邪秘法的笼罩下,偌大的兽人要塞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梦中世界。无数的兽人七倒八歪的躺了各处,不断传出呼噜噜的喘息声。

    楚烨背着不邪毫无阻碍进入了要塞,小为羽和格而信则留在了外面,作为接应,以防万一。

    二人很快来到了一座黑色高塔面前,黑塔位于整个要塞的最中心处,全部由一种黑色金属构成,奇怪的是整个结构浑然一体,没有一丝缝隙,显得与周围的建筑物格格不入。

    “就在这里,送我进去...”不邪此刻已经虚弱至极,勉强说完了话,就又闭目不语。

    要塞门外倒着两个格外高大的异兽,即使此刻陷入昏睡,仍然散发着让人心悸的恐怖能量。

    “呼,幸亏这里的强者都去争夺那新出世的宝物去了。留下的最强东西就是这两只睡着的异兽了。”楚烨暗喜庆幸了一番,急忙背起不邪,冲入了黑色高塔内部。

    高塔内部的材质与外表一样,只是布满了奇异的符文。而且一路走进去,除了门外的两只异兽外,里面并没有其他的守卫,看来这里的主人对这个黑色高塔内部的东西,也是格外在意,不允许其他兽人有机会染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