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玄奇玄幻 > 风炎纪 > 正文 第九章 我叫雪为羽

正文 第九章 我叫雪为羽

    

    荒长老被这洪亮的声音吓得一个机灵,循声望去。只见一灰布麻衣的大和尚飞驰而至,荒长老贵为魔天宗长老之一,行走江湖多年,遇到寻常的正道高手,都是施展狠辣手段杀之而后快。但今天他一见来人,顿时就有逃走的冲动。

    卧禅寺四大高僧之一,普渡。一身正统佛门修为,炼就金刚不灭体,达到地阶巅峰多年,相传随时可能进入天阶。荒长老行走江湖多年,自然认得普渡禅师,心想遇到谁不好怎么遇到这个大和尚了。

    普渡禅师也不多废话,一掌就拍向荒长老,荒长老勉强打起精神应战。二十几个回合下来,荒长老有些心慌,自忖道:“此处是中州境内,圣宗势力薄弱,而且附近还有朝廷军队驻扎,一旦缠斗久了,恐怕对自己不利。”只见他双手一抖,连续轰出数枚火球,细看之下,比之前与对阵楚母时候火球更加巨大。

    普渡禅师也没用什么花俏,大手前探,直接就抓向火球。“嘭!嘭!嘭!”火球接连爆裂。荒长老见得手,刚要松口气。但见一只大手于火光中径直抓了过来,荒长老躲闪不及,堪堪轰出一掌,借力退出好远。

    荒长老站定,只觉得嗓子一热,就要吐血。心中惊讶:“这大和尚好生厉害,刚才这一掌含着金刚炁劲,自己实在难以消受,而且看样子这大和尚还没尽全力。再要是挨上俩三掌,这条老命恐怕真交代在这了。”想到这里老牙一咬,就要拿出最后保命的手段。只见身前站过来一个人影。仔细一看,正是楚母。

    楚母横在荒长老身前,轻声道:“荒大哥,我看这大和尚不是你我能敌的,我已命不久矣,不妨豁出性命为你挡上一挡,也算我死得其所。只望荒大哥能信守承诺。”

    荒长老神情闪烁,细细盘算,虽然怕冰女有诈,但眼前面对普渡禅师,自己一刻不想多留。想到这里,荒长老说了一句“谢谢妹子了,老夫不会失约,希望妹子真能死得其所!”反身就走。

    普渡看到楚母拦在跟前,也不着急,以他的修为对付这两人,还是绰绰有余的。见到荒长老要跑,普渡大步向前一踏,朗声道:“魔宗妖人,休走!”走字落处,一掌凌空辟出,但见一道金色炁芒射出,荒长老急忙运功抵挡,还是被打得一个趔趄,一口血雾喷出。这荒长老一咬牙,没摔倒,运起全身的炁劲,双脚一蹬,又飞出去好远。

    普渡禅师一皱眉,就要追赶。楚母大喝一声“将死之人在此,与我一斗!”伸手就与普渡斗在一起。

    起初普渡大师本要一掌崩开楚母,在他眼里,荒长老才是主要目标。但当他听到楚母那句“将死之人”后,就收回了掌风,犹疑了一下,只挡不攻,任凭荒长老逃跑。

    十几息之后,约莫荒长老已经逃远,楚母收手,仔细望向荒长老逃去的方向。

    普渡禅师也停了手,对着楚母沉声道:“他已经跑远了,看架势要跑出去几十里,他才安心。”

    楚母心中一松,回头看向普渡,赶忙跪了下去,说道:“感谢大师留手之恩!”

    普渡禅师双手合十,没有去搀扶,保持了一定距离,说道“贫僧困惑,施主为何要阻我除去那魔头,还请速速讲来。”

    楚母再拜,道:“大师今日可是因为收到了一封署名为‘将死之人’的信札,所以才会深夜来此?”

    普渡禅师眼神微眯,缓缓点头。并未答话。

    楚母继续道:“那信上说,有您要寻之人的消息相告,请您务必前来。”

    普渡禅师再次点头。

    楚母深拜:“我就是那‘将死之人’,此次设计约大师至此,实是有事相求,请听贱妾陈情。”

    普渡深深点头,伸手扶起楚母,示意楚母说下去。

    于是楚母便陆陆续续的,将自己与夫君本是魔天宗冰火双煞的是,而后反出摩天宗的事,以及躲避了近二十年,如今与荒长老约定并服下三绝丹等事,一件一件的说了仔细。

    听完,普渡禅师也有些惊讶,颇为感慨,那冰火双煞在二十年前也是很有名气,尤其是火煞,堪称那一代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之一。

    只不过后来渐渐销声匿迹,还以为是在某场争斗中死了。没想到居然是与自己宗门翻了脸,隐遁了起来,这种事在江湖上,倒也屡见不鲜。

    楚母看了眼普渡大师的神色,见普渡并无异样,继续说道:“大师,今日我约您来的目的和约荒长老一样,我早年身受重伤,如今渐渐压制不住,已经命不久矣;今日更是服下了三绝丹;我所做一切,为的就是能够保我儿万全。那荒长老的为人,我是清楚的,即使现在守信,日后难免会戕害我儿。与其相信荒长老,我更愿意相信卧佛寺的高僧。至于今日利用您惊走荒长老,实在迫不得已,也请您见谅。”

    普渡禅师眉毛微皱,终于开口道:“阿弥陀佛,我观施主如今已经戾气全无,心心念念的都在你的孩儿身上。今日之事你大可直接找贫僧,不必这么麻烦,我定会护那小施主周全。”

    楚母一头磕在地上:“大师,是贱妾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后面的声音很低,说罢楚母将一封信交给了普渡。

    普渡听完后面的话,面露惊异之色,接过信札,捏在手中,思量许久方才收起。

    楚母见普渡终于收起信札,赶忙说道:“大师,那些人应该就在此处,您依信上所说,就能找到。”

    普渡并未对楚母所说的线索提出疑义,而是长叹一声,说道:“施主,你身中奇毒,贫僧也无力为你解毒,你所托之事贫僧会做到,如今既然贫僧已经知道了要寻的人在何处,贫僧也要着手处理了。”

    楚母微微颔首,道:“贱妾还有三日可活,但我还有未完之事,我先去处理完这些事,我就去寻大师,虽然大师修为深厚,但您要救人的地方也太过凶险,希望凭我残躯,能够略尽绵薄之力;也算是为我儿多少积些阴德。”

    普渡微微动容,双手合十,长诵道“南无阿弥陀佛....”

    .....

    第二天天已经微微发亮,只见楚烨还在院子里打坐,在‘乾坤诀’的帮助下,玺印上的‘御血诀’‘巨阙指’在短短一夜之间,楚烨就已经算是入门了。

    虽然远远谈不上精深,但涉及的内息运转已经掌握了七八分。

    楚烨站起身来,仔细收起了两枚玺印,简单活动了下有些酸麻的身体。

    这一整夜,楚烨的意识都在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里修炼,现在才感到着实有些疲倦了。

    “已经修炼了一夜,现在倒很想看看成果。”楚烨自言自语道。

    只见楚烨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伸出右手,聚精会神,调动起了体内全部的炁。

    突然,右手的食指中指瞬间并拢,双指成剑,大喝一声,一下就戳向身旁的一个大石墩。一道若有若无的剑形虚影在指尖闪现,就听‘咔吧’一声,大石墩被楚烨硬生生的戳出了一个两寸来深的豁口。

    楚烨仔仔细细的观察了几遍大石墩的豁口,大喜过望,心想,日后若是修为更精深了,这一指射出,还不得百十步开外就能把敌人戳出个透明窟窿。

    测试完巨阙指,楚烨又想测试下‘御血诀’。

    只见楚烨拿了盆水,放在眼前,屏息凝神,用‘御血诀’的功法,来调动这水中的炁。

    一息,两息,三息....结果尝试了半天,水也没有一丝波澜。

    楚烨也只能作罢。想来这‘御血诀’只能对血才有作用,不然就叫‘御水诀’了。

    楚烨总体对自己的修炼成果还算满意,想起还得去罗阳公主那报道,而且还能见到月儿。简单收拾了下,就兴冲冲的出门了。

    行至一个深巷附近,楚烨就看到有几个人拉着一个尼姑模样的人往深巷里的荒院落走。

    楚烨认得那几个人,是这一带出了名的混混,虽然没有混江龙那么大的势力和产业,但仗着与某位官员的一些关系,也没少干欺男霸女的事。

    看这样子恐怕又是再搞什么坏事,楚烨心下不爽,就跟了过去。

    刚到荒院门外,就听里面有个女子说“各位壮士,你们说我师姐妹们都在此处,可是这明明是处没有人的荒院啊。”

    几个混混对了对眼,看着已经远离街市,各个露出了猥琐的嘴脸。说道“小姑娘,那可能是他们走了呗。”

    这光头女子便是当日与普渡一起出发的小为羽。

    此时纵然小为羽再纯真善良,不谙世事,也发觉事情不对了。赶忙说“那谢谢几位壮士,我继续去找就是了。”说完低着头就想往外走。

    混混们哪里会放过她,一把拦住,面露淫笑的说“小姑娘别着急啊,你看我们给你领了这么远的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是不是得报答报答我们呀?”说着就对小为羽动手动脚。

    小为羽见状一边躲闪一边大声呼救。

    众混混也怕小为羽喊来人,上来人就把小为羽嘴巴捂住,下面的就开始撕扯小为羽的衣衫。

    小为羽情急拼命蹬踹,但那里有这几个混混有力气,瞬间裤裙就被扯坏,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几个混混更是兴奋,齐齐动手,眼看小为羽就要出事。

    “混蛋玩意!”一声轻喝,楚烨闪身进了院子,也不等几个混混回话,抡起巴掌就是一顿耳光。

    楚烨也不想弄出人命,出手留了五分力,但奈何他现在这一身黄阶上品的修为,力气大过常人太多,几个耳光下去就揍得几个混混鼻口窜血,口歪眼斜。

    这些混混最是欺软怕硬,看来了硬手,也不敢逞凶,屁滚尿流的就跑出了院子,连一句狠话都没留下。

    楚烨看了看小为羽,纤细瘦小,虽然是个小光头,但长得甚是清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分外好看。

    小为羽有些惊慌,长吁了几口气,努力的平复了下心绪。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但被扯坏的衣裙难以处理。

    楚烨看着那双时隐时现的秀腿,也是轻轻的咽了下口水。赶忙偷偷看了眼小为羽,看小为羽并未发现自己的失态,松了一口气,尴尬的笑了笑。正色问“敢问小师太怎么称呼,可有伤到?”

    小为羽胡乱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小光头对着楚烨行了一礼,说道“我没事,那个...我还没受戒,不能叫师太,我叫雪为羽,大哥哥叫我为羽就好了。”

    小为羽偷偷打量了打量楚烨,只见此人双目有神,甚是俊秀,可能是因为刚刚救了自己,又与自己年龄相仿,小为羽从心底对眼前这个人有了几分亲近之感。

    小为羽无意中看到了自己露出的大腿,俏脸一红,赶紧用手拉住,低着头对楚烨说“敢问恩公高姓大名,何处高就,小女子日后一定报答。”

    楚烨看着小为羽的窘态,有些想笑,强行忍者,说“叫我楚烨就行,我就是这个城里的人,以前是做小生意的,现在算是给一个任性的公主打打零工。”

    楚烨说完,没想到小为羽一下瞪大了眼睛,有些激动的抓住自己,说道“您认识公主殿下,那您能否带我去见她,我有事要求她。”

    说着说着,刚才险些被侮辱时都没哭泣的小为羽,现在竟然是急的满眼含泪,似乎风一吹就会落下泪来。

    楚烨长这么大都见过几次女人的眼泪。看到小为羽要哭,一下就慌了手脚。心想着“老人说的果然没错,女人最大的武器,就是眼泪。”

    楚烨急忙答道“别哭别哭,我带你去,我这就带你去。保证你能见到公主。”

    听完楚烨的承诺,小为羽才使劲抹了抹眼泪,小光头如小鸡吃米似得点了一通。然后破涕为笑。又对楚烨道了谢。

    楚烨无奈的摊摊手,就带上小为羽,奔沈府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