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玄奇玄幻 > 风炎纪 > 正文 第八章 三绝丹

正文 第八章 三绝丹

    

    黑衣中年人将众人送到沈家门口后,对着众人一拱手,就要告别。

    罗阳一把拉住了中年人的袖子。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又没找到由头,吱吱呜呜半天。月儿看着好笑,也没给打什么圆场,只是静静的等着。

    最后还是中年人苦笑一声,说道“在下名叫吕烈,今日能结实诸位也十分荣幸,但奈何我还有琐事缠身,需要亲自处理。就不继续叨扰了。”

    罗阳一听,来了精神,拍着胸脯说道“大侠,你要处理什么事?我也不瞒你,我可是公主。你对我可是有救命之恩,我得报答你,你说吧,我能帮上什么忙?”

    吕烈饶有兴致的看了看罗阳,说道 “原来你就是公主殿下,不过不劳公主费心,我要是真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再来求公主帮忙。”

    罗阳一听吕烈拒绝,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作罢。与吕烈告辞。

    回到了沈家大宅,沈兴山吹胡子瞪眼的训斥了月儿一番,怪她没能早早劝阻罗阳,让罗阳身陷险境。月儿委屈哭泣,最后还是罗阳耍泼,为月儿解了围。

    等全部安顿完了,罗阳想起了楚烨。带着月儿围着楚烨盘问了起来。

    楚烨无奈,把自己从小到大十八年的事交代了个干干净净,只是涉及修为那块,之说了句是家传武功,没有什么名气,随便混了过去。

    罗阳显然也没想深究,戏谑的说道:“好好,楚烨,楚烨...初夜!?怪不得在赌坊你那一双贼眼都快长月儿身上了,现在你还敢调戏我们,好你个登徒子!”

    楚烨被说的大窘,满脸尴尬。说道“我真叫楚烨,很多人能给我作证的。”

    罗阳眼睛一转继续说:“我没记错的话,好像你还碰了我家月儿不该碰的地方哦,你忘啦?”说完罗阳还特意举起了手掌比划比划。

    月儿脸一红,狠狠的白了罗阳一眼。偷眼看向楚烨,只见楚烨满脸通红,一句话憋不出来。

    罗阳眼皮一翻,说道:“我刚才已经探过你的炁脉了,确实有一股炁的存在,而且还比较精纯。不过也就勉强达到黄阶上品的水平。”

    看着楚烨微微惊讶的脸,罗阳得意的道“不过这么年轻就有黄阶上品的修为也确实难得,比那些所谓先天炁脉的都差不了多少了。虽然比我还是差一点点。”

    月儿语塞,她是知道那些所谓的先天炁脉的,拥有那种炁脉的人,修行起来照比常人快的不是一星半点,而且还会因为炁脉的不同,具备不同的异能。这样的人显然不会比罗阳差。

    “算了!”罗阳又说道:“说到底我还是挺欣赏你的,有点侠义心肠。就是人呢,笨了点,以后慢慢调教就是了,留在我身边做个小弟吧。以后行走江湖有人欺负你,大可以报我的名字。这些天在城里光是我和月儿也诸多不便,你留下给我们做个向导。”

    还不等楚烨回话,罗阳自顾自的继续说:“你就不用叩头谢恩了,没外人的时候,不用搞那一套,我不喜欢。今天你多少也算有功,我收你这小弟也得给个见面礼,你想要什么?”说完罗阳故意看向了月儿。

    这一下,月儿,和楚烨二人脸都刷了个通红,楚烨眼睛都亮了。罗阳看到后大笑:“哈哈,想的美,你个臭小子,我早就看出来你对我家月儿图谋不轨。不过月儿可给不了你。接着!“两枚玺印抛给了楚烨。

    “这金色的原本就是你的,我不稀罕。这红色的也赐给你了,我告诉你这可是个宝器,你回去可以尝试着运用你那股炁去温养他,但切记不可以急躁。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有这等宝物。等你立了功,我再寻一个适合这东西的功法传给你。”

    连月儿都惊讶于罗阳的大方,这宝器的威力,她可是见识过的,居然能就这么赏赐给楚烨,这到底是皇室公主。财大气粗。

    其实月儿想错了。罗阳也对这玺印十分在意,只不过回来后她仔细观察过这宝器。发现此物戾气甚重,自己刚拿一小会,此物就通体血红,连带着自己心中气血都跟着震荡起来。怪不得那个吴大师兄性格怪异,一受刺激就发疯发狂,恐怕就是常年受到此物影响的缘故,自己可不想有朝一日也走火入魔。

    而此物之前在楚烨手中的时候,血红色就会渐渐退去,变得橙黄如脂,温润如玉,楚烨好像也没受什么影响。

    所以罗阳就将此物给了楚烨,反正楚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等研究明白有了驾驭之法了,再要回来也不迟。

    在沈家让罗阳折腾了一顿,楚烨直到傍晚才回到了家,这还是答应了罗阳明天上午要按时去报道,才勉强放回来的。

    回到家中,楚母还没有回来。

    当晚楚烨按罗阳公主所说的,尝试着引导体内那股能量去温养那个玺印。发现这玺印竟然能能够在某种程度与自己发生共鸣。

    楚烨一喜,将蓝色的玺印也一起拿出。尝试同时温养这两颗玺印。

    当楚烨运起‘乾坤诀’的时候。两块玺印上各自传来一红一金两股极为精纯的炁,随着‘乾坤诀’的运转,不断冲刷着楚烨的奇经八脉。

    随着两股炁的运转,楚烨意识似乎进入了一片特殊的天地,只听耳边响起

    “‘乾坤诀’—‘血咒篇’—‘御血诀’,修行条件黄阶中品。可修炼,集血成炁,以敌千军...”

    声音过后,楚烨眼前出现一片战场,两军将士在疯狂的搏杀,而有一个人凌空站在两军上方,地面上的鲜血不停汇聚在这个人的周围,随着鲜血的汇聚,一颗红色的血球被提炼出来。

    虽然是意识中的幻境,楚烨仍然能清晰的感到那红色血球体中散发出的恐怖威能。只见空中人影猛然一挥手,将血球吞了进去,短暂的安静后,一股冲天能量爆发而起,整个战场都被这股能量冲刷干净。

    楚烨还没回过神来,眼前场景又变。

    “‘乾坤诀’—‘金鸣篇’—‘巨阙指’,修行条件黄阶上品。可修炼,聚炁于指,以指成见...”

    只见一个人影站在地面,面对一座巍峨大山,只见此人伸出双指,豁然发力,一柄长约百丈的巨剑虚影直射入巍峨大山之上。

    随后巨剑散去,大山轰然而开,一分两半。

    楚烨看完两个场景后,不再有新的场景出现,而是两段功法口诀深深的烙印在心中。楚烨大喜,想来这就是‘乾坤诀’的玄妙之处,随着自身品阶的提高,会自动传授自己功法。

    而母亲给自己的这枚玺印,就是类似功法库的东西,只要‘乾坤诀’与其联动,就会从中挑选适合自己目前的功法。而这意外获得的赤色玺印,也明显是类似的东西。

    看来等母亲回来后,一定要好好问问母亲。楚烨想到这里,闭目凝是,潜心修行刚刚所学的两招功法。

    .....

    当夜,城郊乱坟岗处阴风瑟瑟,漆黑深处是不是得闪出阵阵幽绿鬼火,这鬼地方白天都鲜有人来,现在却有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追赶而至。

    后面的是一位白袍老者,白发白眉,身形高大,手中一根枯木杖,飘飘犹如仙人;前面一青衣女子,面色苍白,嘴角微抿,略显痛苦,正是楚烨之母。

    白袍老者手持枯木杖,凌空虚点三下,只见三颗火球凭空出现,急射而出。楚母双手一挽,数个手印解出,面前形成一面青色光盾,火球硬生生的撞在光盾上,一声炸裂,光盾粉碎,楚母向后退了数步,堪堪稳住身形。

    白袍老者也不追击,浅尝辄止。沙哑着说道:“冰火双煞当年纵横江湖,何其的威风,可惜如今只剩下一个病入膏肓的女人,连对付我这老头子都如此吃力。”

    楚母微咳几声,道:“荒大哥的野火诀已经大成,我夫君就算在世,也不过如此。贱妾能以此残躯接上一招半式,理应褒扬,你又何必挖苦。”

    被称为荒的白袍老者,叹息一声:“你既然还叫我一声大哥,那我也不妨再劝妹子你一次,跟我回去,圣主宽宏,你若能诚心悔过,再加上我们几个老哥哥为你求情,未必不能争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楚母摇头苦笑,说道:“悔过?老圣主仙逝之后,天地二老独揽大权,想方设法打压老圣主旧部,甚至故意泄露情报给仇敌,致使三大护教法王一个被玄云山镇压,一个走火入魔不知所踪,赤焰法王更是中伏被围攻而死。我们二人早就被他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如果当年不离开圣宗,恐怕早已遭了毒手。”

    荒长老眉头紧锁,怒道:“你二人若有异议,大可以在长老院直接说明,天地二位尊老有没有过错,自有公论!但万万不该袭杀圣主!你可知道,当年你二人若是得手,圣宗千年传承都会毁于一旦。”

    楚母这位当年的冰煞女,也被激起了常年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呵斥道:“公论?长老院中大多数人畏与天地二老的权势,不是明哲保身,就是趋炎附势,哪里还有当年老圣主在时的光景!而且圣宗自有传承,圣主仙逝后,需要布下星罗摘天大阵,以寻得圣主转世,迎回教中,倾全教之力守护,待长大成人后,于不灭池洗礼,是为圣主。”

    楚母说到这里怒视了一眼荒长老,荒长老竟然不自觉的闪躲了一下眼神,楚母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我们袭杀圣主?那天地二贼每天把那所谓圣主看在身边,旁人跟他说句话都十分困难。所谓的罪名只是随便编一个诛杀异己的理由罢了!当年我二人被逼走投无路的时候,可有人说句公道话?”

    荒长老恼羞成怒道:“还是如此一派胡言,你说的桩桩件件我等长老都进行过核查,与天地二位尊老毫无关系!难道我等长老全是趋炎附势之辈了?”楚母轻蔑一笑,报以一哼。

    荒长老更是大怒,说道:“罢了,你这叛逆毫无悔过之心,十八年前你中了离心锥之伤,能压制这么久已经是奇迹,既然没有悔过之意,这次引我前来此处,又是为何,难道你还想与我争斗不成?”

    楚母凄然一笑,答道:“荒大哥别误会,我自知所剩时日无多,约荒大哥前来,一是将我性命交付大哥,想来我夫妻如今是天地二贼的心头之刺,诛杀我二人是一大功,这功劳就送给荒大哥了。”

    “二来,夫君十年前被正一盟所杀,我已经报仇无望,希望荒大哥日后能念在曾经的情谊,查出杀我夫君之人,为我们报仇。”

    “三来,我与夫君育有一子,希望荒大哥能够庇护一二,不要让他涉足江湖。更不要让他被我二人所累。”

    “以上三点,只要荒大哥能够答应,我立刻死在此处,并且将夫君留下的‘野火经下卷’双手奉上。”

    荒长老眯着眼睛,审视思考了一番,豁然道:“好,妹子坦诚,那我也不必做些无聊的勾当。但我也不忍妹子去的痛苦,这有一粒三绝丹,你只要服下,再把冰火双戟和‘野火经’给我带回去,我自然就能够回去交代。正一盟素来与圣宗为敌,迟早我们会与他们分个胜负。至于大侄子,不瞒妹子,我已经打听过了,是个寻常百姓,既然你不想让他涉足江湖,我保证,你死后,我们不会去骚扰他。”

    楚母眼神决绝,一把接过三绝丹,说道:“我信荒大哥的。”说罢,一口吞下三绝丹。此丹名为三绝,排天下奇毒之五,色暗红,且腥气明显,染毒之初也没有任何阻碍痛苦,只会在眉心处显现出一缕红丝;比起排名在后面的软筋散,惑心丹无论在隐蔽和功效方面都十分不足;但只要服下,便无药可解,眉心红丝三日后绽放为一朵红色菊花,到时无论是妙手医圣还是大罗金仙都无法阻止中毒者毒发身亡。

    服完丹药,楚母递给了荒长老一纸信札,说道:“你要的东西都在此处,望荒大哥不负前言。”

    荒长老确认楚母当真服下三绝丹后,松了一口气,接过信札,刚要说话。只听空旷的坟地中响起一声佛诵:“阿弥陀佛,这夜色深沉之地,居然能与摩天宗荒长老在这乱坟处相遇,就让老衲在此处为荒长老超度了如何?”声如洪钟,四野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