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玄奇玄幻 > 风炎纪 > 正文 第七章 大闹进宝坊(下)

正文 第七章 大闹进宝坊(下)

    

    ‘进宝坊’院内,混江龙看到吴大师兄近乎疯魔,此时心里也有些没底,他可不想在这出什么人命,

    壮着胆子,混江龙往前凑了凑,想劝一劝吴大师兄,但就在混江龙刚刚靠近吴大师兄三尺的时候,状若疯魔的吴大师兄一声怪叫,一掌就结结实实的拍在混江龙头上,瞬间脑浆迸裂。

    没了脑袋的混江龙摇晃了几下,倒了下去。

    原本还有些叫好的人群,渐渐没了声音。月儿捂着嘴,有些害怕,有些不忍。楚烨瞪大了眼睛,他直觉感到不安,缓缓的站到了月儿身前。

    罗阳在这激烈的对战中,渐渐也有些回不过气。这吴大师兄似乎不知道疼痛,招式全无,像野兽一样。而且样子也愈发恐怖,双眼血红,头发披散。

    吴大师兄看都不看死去的混江龙,又奔罗阳直扑过来,这次罗阳动作有些迟缓,被一掌打在肩头,罗阳吃痛,一股狠劲激出,一脚踢在吴大师兄心窝处,俩人都倒飞出去。

    罗阳飞出去的方向正好是楚烨所站的位置,楚烨下意识的就伸手扶住了罗阳。

    月儿也扑了过来,扶住了罗阳。一对酥胸却是不小心碰到了楚烨扶着罗阳肩膀的手背上。

    “你!”月儿杏目圆睁,也不知道该怎么骂楚烨。“啪!”只能一抬左手扇了楚烨一记耳光。

    楚烨脸上热辣辣的出现了一个五指印,满脑一片空白。

    罗阳微讶,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月儿失态,从昨晚到现在,这月儿一直表现的恬静优雅,就是被逼着穿上那白纱裙的时候,也只是微微蹙眉。

    罗阳看了楚烨,认出了这个最开始仗义出手的‘少侠’,看着二人的窘态,不由得想要调侃二人一番。

    但随着对面散发出来了一股恐怖的炁,罗阳就收回了心思,强行压制住体内的伤势,推开楚烨和月儿,摆好架势,注意力放回了吴大师兄那边。

    吴大师兄刚才虽然疯狂,但那么多招结结实实的挨了,早就伤痕累累。尤其是最后一脚,整个心窝从外面看过去,都塌陷了一大块。此刻不知道这人是靠着什么还站在那,只见吴大师兄把手中那红色东西举起。体内炁疯狂运转,肉眼可见的皮肤寸寸龟裂。

    罗阳这才看清楚,那红色物体是一颗玺印,似玉非玉,通体血红,具体雕刻无法看清,只能感受到一股股恐怖的炁借由着吴大师兄的牵引在缓缓波动。

    “给我死!!”伴随着歇斯底里的一声吼叫,吴大师兄七孔出血,手中血色玺印红芒大盛,一股恐怖的能量就要爆发而出。

    罗阳大惊,以她的修为她能明确感到这玺印是一件宝器,而且品阶恐怕不低,她不知道这吴大师兄是怎么激发出来这样威能的,她能确定的是,如果任凭这玺印把这股能量炸开,别说这院内的人们,就是这半条街的百姓都得遭殃。

    这时候容不得罗阳再去考量,只见她纵身一跃,腰间七星银蛇鞭首次出手,这七星银蛇鞭也是一件宝器,是皇室赐予罗阳的。体内炁集中在这鞭上,重重的抽向吴大师兄高举的玺印。

    吴大师兄早已油尽灯枯,但这玺印已经引导完毕,通体出刺眼的红光,七星银蛇鞭在玺印周围三寸便被一股炁墙挡住。罗阳手持七星银蛇鞭与这玺印相持住了。

    周围的老百姓起初是惊,但随着那红芒大盛,又看到吴大师兄如枯槁般的死在那里。

    傻子都知道不对,不知谁喊了声“快跑”。众人就一哄而散,院里的挣命的往外跑,扒墙头的几个连掉带摔的滚了下去。

    但任凭这些人跑的再快,也比不过这玺印的能量暴涨,罗阳玄阶下品的修为根本压制不住,才过了三五息,被崩在地上,脸色惨白。

    楚烨望着那红光的源头,不知为何自从这玺印开始运作,他体内就隐约有种共鸣的能量在逐渐沸腾。而且楚烨仔细看去,这玺印竟然与母亲留给的那枚,除了颜色之外,几乎一模一样。

    看着罗阳倒地,楚烨只能挺身而出,一步一步的向红芒中心走去,同时拿出自己金色的玺印,狠狠的拍向那即将爆裂的红色玺印。

    那七星银蛇鞭都没能穿透的炁墙,竟然为楚烨开了一道口子。

    两枚玺印就这样在空中相互印刻在了一起。

    霎时间赤红光芒崩现!照得这小小的院落几乎无法视物。

    不仅红色玺印暴躁之炁没有降低,金色的玺印也随着剧烈颤抖起来。

    玺印的光芒愈发的强烈。楚烨所处在两枚玺印跟前,被暴躁的炁疯狂冲击着。皮肤都被灼出道道伤痕。

    就在这股能量即将爆发的时候,一个大手从楚烨身后探出,轻轻的就穿过了那股炁墙,按住两枚玺印上,就像大人安抚顽童的小脑袋一样。

    光芒瞬间回敛,楚烨向前一下没了阻力,一头扎在了墙上,生生把墙撞了大洞,自己也撞了个七荤八素。

    罗阳和月儿回过神来,只见一个如山岳般挺拔的中年男子站在身前,一头长发随风飘摆,黑色的眸子如同最深的夜,隐藏着星的光芒,一件细绵长袄,腰间绑着一根栗色蛛纹带。

    压制下玺印之后,看了一眼撞出去的楚烨,似乎确认了对方没有撞死。就没再理会。

    转身对着罗阳伸出宽大的手掌,还没等说话,罗阳就下意识的将手放了上去。宽大厚重,并且传来了阵阵暖意。刚才的疲惫惊恐都转瞬即逝。

    罗阳感到阵阵心跳,仿佛看到了一位盖世大侠与自己笑傲江湖的模样.....

    “哎呦,疼死我了”打破罗阳臆想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叫疼声。楚烨踉跄的爬了起来。

    罗阳迅速收回了手,尽量冷静了下来。或多或少都为自己刚才的飘飘然的想法感到羞臊。

    “三位没事吧?”中年男子首次发声询问,声音温和厚重带有磁性。

    “小女子没事,感谢大人救命之恩。”月儿收回了刚才的失态,也认出了此人正是刚进赌场时,冲撞的那位,赶忙正色还礼,显得落落大方。

    可是罗阳明显没这么好的城府了,“你,你,你原来是个高手。哎呦...疼疼疼,那个..谢谢啊,真...哎呦...疼疼疼...”罗阳也不管自己受的伤,叽叽喳喳的围着中年人说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