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科幻灵异 > 阴灵札记 > 卷一:入行 第26章:老史出事

卷一:入行 第26章:老史出事

    

    骨灰盒我一直都没有送走,问了鬼叔,他都没办法替我解决这事儿,他说我这次遇上大麻烦了,这个阴灵已经缠上我了。

    晚上我还会做噩梦,梦里是一个老人用邪魅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都是我坏了他的好事。梦里的场景很真实,听鬼叔说那是一种梦魇,也就是意识很清晰的一种梦。

    梦中老人的脸模糊不清,唯一还有印象的,就只剩下那个破旧的骨灰盒,第二天早上还能在床头看到它。

    连续几天,我越来越恍惚,精神萎靡不振。爸妈看我脸色不对劲儿,还以为我得了什么大病,劝我去医院检查。我没跟他们说骨灰盒的事儿,怕他们担心。

    不过说来也奇怪,自从我将骨灰盒放在床底下之后,它就再也不出来作怪了,我就没再管过骨灰盒的事儿。

    这天我一如既往地准备清点货物,把那些货物送去邮寄快递。

    四婶就急匆匆地赶到我家,大声疾呼:“小默,你快救救我们家小川吧!呜呜呜……快救救他吧!”

    我心里一惊,连忙问道:“四婶,你别着急,慢慢说,老史他到底怎么了?”

    四婶疯狂地啜泣着,把这几天发生在老史身上的事儿全都说给我听。

    四婶说自从上次回去之后,她就觉得老史有些古怪,可她当时没多想,还以为老史得了自闭症。

    一天晚上,她半夜起身上厕所的时候,发现老史那屋的房间门开着,灯也亮着,她就好奇走过去想要看看老史的情况。

    可谁知道刚一进屋,就看到老史正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一把弹-簧-刀,在手腕上划来划去的。还好她发现的及时,只是划破了表面的一层皮,还没有割到经脉,她要是晚出现一会儿,后果不堪设想!

    她抢过老史手上的那把弹-簧-刀,问他怎么了?老史不说话,双眼空洞无神,就跟梦游一样。

    四婶发疯地摇晃老史的身体,过了一会儿,老史双眼中出现骇人的精光,用一个女人的声音对四婶说道:“我要他死!我要他死!你们谁都别想拦我!谁都别想!”

    老史一阵发狂,吓得四婶立刻就招呼四叔过来帮忙,夫妻二人好不容易才把老史给制住了,用绳子把他给绑了起来。

    老史发狂的样子把四婶儿给吓坏了。四叔说老史这是得了狂躁症,让四婶赶紧打120。可四婶说,老史刚刚发出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怀疑老史是被鬼附身了,想要请懂事儿的人过来看看。

    四叔见四婶这么迷信,直接骂她思想落后,根本不配当人民教师,上次因为老史的事情已经被坑了四万块,现在还要去相信那些封建迷信歪门邪道的东西。

    在四叔的坚持下,老史被送进了医院的精神科,医生给老史打完镇定剂之后,发现老史的精神状态变得有些不正常,疯疯癫癫的,一直都说胡话。

    最终确诊老史得了失心疯,希望四叔和四婶把老史送去疗养院治疗,不然很容易复发,还会伤及无辜。

    而疗养院因为是封闭式的管理,可以有效地控制老史的病情。四婶不肯,说老史一定是遇上脏东西了,一定要请个会看事儿的,再帮老史看看。

    四叔又把四婶骂了一顿,执意将老史送去了疗养院。疗养院的人来接老史的时候,老史十分安静,可四婶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心里慌慌的。

    等到老史上去疗养院的车时,四婶看到老史的嘴角竟然还有诡异的笑容,她当时吓得去追疗养院的车,被四叔给拦住了。

    这些天里,四婶以泪洗面,天天都担心老史的情况。她心里很不踏实,她说一定是上回那个女鬼还是不肯放过老史,她一定又回来找老史的麻烦了。

    四婶抽泣着说完了这些话,嘴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她希望我能救救老史,如果不救老史的话,他一定会死的。

    四婶说到最后,都要给我跪下了。我连忙将她扶了起来,这些天里身为母亲的她,一定忍受着很大的煎熬。

    四婶说这些天她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天天都和四叔吵架,吵得心力交瘁。四叔是个性子很倔强,又有些大男子主义的人,要是四婶不听他的话,他就会打四婶。我看到四婶的手臂上有些淤青,看着都令人心疼。

    我问四婶,这几天都是四叔去疗养院看老史的嘛?

    四婶摇着头说道:“那个老东西不管小川,也不让我去看他。我真是急得快要疯掉了,小默你一定要帮帮婶子好不好?”

    以前四叔跟四婶一样都是很疼爱老史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四叔就对老史不闻不问了。记得有一回在四婶家,我还听到四叔冲着四婶骂骂咧咧的说老史不是他儿子,他不会承认老史是自己的儿子,还说以后这个家他们母子俩自己过去。

    后来,四叔就很少回过家了,夫妻俩的关系也因为老史变得不合。从那以后,我就很少见到四叔回来了。

    我当时觉得是因为老史在外面瞎混,才导致夫妻二人引发了矛盾,但现在看来,事情好像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

    “四叔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吧?怎么突然回来了?”

    四婶说是因为李姨妈去世,四叔才回来的。我又问她,那四叔之前都去哪儿了?

    四婶支支吾吾地说:“他……他一直都住在教职工宿舍。”

    四婶的眼神躲躲闪闪,飘忽不定,连忙转移话题:“小默,你帮帮婶子,帮婶子去看看小川好不好?婶子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他了,真的很怕他会出事儿。我一直都是按照上回那师父的话做得,可是为什么那个女鬼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家小川,这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

    我说:“四婶,我会帮你问清楚的,你别着急。”

    四婶掩面抽泣,痛苦不堪,嘴里一直嘀咕着说她自己有罪,说她自己犯下的罪过,不想让孩子来替她承担。

    我见四婶这么伤心难过,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立刻打电话问鬼叔:“你是怎么搞的?你上回不是说,老史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吗?怎么老史还是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