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修真仙侠 > 风俊才佳 > 第十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下)

第十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下)

    展拯嘴上说是出去为丁念娥买几身干净的衣服,实则是去替丁念娥找项福讨公道,讨回属于丁念娥的一切。展拯来到了项府门前,还没等展拯走进,项府门前护院打手变过来阻拦。展拯三两招的功夫便将大门前护院打手打发了。

    随后展拯二话不说直接往府里冲,当展拯冲到项府大厅外大院中时,项府内所有的打手差不多有二十余名将展拯团团围住,展拯纵声喝道:“我这次来是为了找项福的,想活命的全都给我滚开。”展拯这句话是鼓足了内力喊出来的。

    那些个打手们听完这句话之后无不感觉到震耳欲聋,如同在耳边打了声闷雷,只觉得展拯气势逼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就在此时,大厅内走出一人,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骂骂咧咧道:“他娘的,是谁找我,怀了我的好事。”

    展拯见眼前之人年龄约莫五十来岁,心中料想此人必是项福那厮。展拯便指着那人问道:“你就是项福?”那人道:“他娘的,你爷爷我就是项福……”还没等项福把话说完呢,只见展拯飞身跃到项福的身边,并运足了全身的内力,一掌将项福劈得尸身万段,血溅方圆十步内外。

    项福打手见此情形后慌忙跪地求饶道:“大侠爷爷饶命……”展拯对项福的打手喝道:“你们赶紧给我把项福的尸体处理干净,还有把项府大门前的匾额给我换成丁府的;再去把项福养的那些娇妻美妾全都给我哄走;以后,不准踏入丁府大门一步;另外,我限你们在一天之内统统给我滚出淮南城。他日要是让我知道你们再去作恶多端,你们就跟项福一样的下场,尔等可明白?”

    项福那些打手听后赶紧依言照办,收拾尸体的收拾尸体,哄赶妻妾的哄赶妻妾,换府匾的换府匾。全部做完了之后,项福的这些打手赶紧离开了淮南城。

    自从展拯离开风流洞下山寻找亲生父母,在江湖上行走了这么长的时间。在这一段时间中,展拯也行过不少侠义之事,故而,展拯也就形成了做事讲究干净利落的处事方法。就这么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展拯便替丁念娥讨回了公道,讨回了属于她的一切,更是替淮南城所有的百姓除掉了一霸。

    展拯办完所有的事情之后,去衣铺替丁念娥买了几身干净华丽的衣裳带回了客栈。展拯回到客栈之后将衣服递给了丁念娥,并柔声说道:“我给你买了几身好看的衣服,喜欢吗?”丁念娥笑道:“只要是你送给我的东西,我都喜欢。”展拯道:“你快把衣服换上,然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丁念娥问道:“什么地方?”展拯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丁念娥换好了衣服之后和展拯来到了客栈之外。展拯早就让店小二备好了马匹。展拯牵过白龙驹后对丁念娥说道:“你跟我一起上马吧。”丁念娥害羞的点了点头。接着,展拯将丁念娥抱上了马背,紧接着展拯也骑上了马后,将马肚一踢,纵马驰行。

    展拯和丁念娥合乘一骑,很快来到了丁府前。展拯将丁念娥抱下马背,牵着丁念娥的手说道:“念娥,我刚才出来替你买衣服的时候便顺道来到了项家,我找项福理论了理论。”丁念娥非常紧张的望着他。展拯是何等的机智力,早就想出了骗丁念娥的谎话,只听展拯镇定自若的说道:“你放心,我找项福只是纯粹的理论了理论,我绝对绝对绝对没有动项福一条头发,我只是跟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也感到十分的惭愧,便主动让出了府宅。”

    丁念娥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他这种人还会知道惭愧,他已经伤透了我的心。”展拯听丁念娥言语之间甚是有些激动。展拯柔声安慰道:“其实每个人分正邪两面,也许项福真的良心发现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确实过分了,便亲自换下了府匾将自己的妻妾打手全部遣回去,并留下府中所有的家产。”展拯又说道:“进去看看吧!”说着便牵着丁念娥的手走进府中。

    丁念娥被赶出府外两月有余,如今重回故居,触景伤情,隐隐约约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丁念娥此时当真可谓是百感交集,但当她看着眼前的展拯如此的为自己着想;如此站在自己的角度替自己思考。

    丁念娥不禁叹道:“展拯,真是难为你了,真想不到你会为了我费这么大的劲,讨回这所宅子。”展拯说道:“我只是替你讨回原本属于你的一切。”展拯又说道:“我向你保证,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哪怕是天上的月亮,我也想办法替你摘到。”

    丁念娥问道:“展拯,我身上到底是哪一点吸引了你,令你对我如此的着迷。”展拯说道:“你就好比是一个深潭,我陷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不过最吸引我的是你的脖子。”同时展拯心里有一个十分强烈的声音在呼喊道:“我真的好想用我的嘴唇接触你的脖子,我真的真的好想好想吻你的脖子。”

    丁念娥又说道:“展拯,你对我的心意我懂。但我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女人,所以,我还想要问你一句你真的不觉得我老,你不要忘了我大你三十岁,而且我还要告诉你,我不能为你们老展家留下任何子嗣,更不能为你们老展家传宗接代。也许今时今日你对我的感情可能是一时冲动,就好比蜻蜓点水,等几十年过去了,你可能就后悔你当初瞎了眼,认识了我。”

    展拯说道:“念娥你要听清楚,我不管你老不老,反正我心中汹涌澎湃的男女之情就是要找你作为宣泄的对象,我就是对你如此的狂热;我就是喜欢老的,而且我还是非常喜欢老的;总而言之,千言万语一句话,凡是我展拯看中的女人,不论老少,一个都跑不了。”

    丁念娥听后大为感动双眼留下热泪,她不顾一切的再一次扑到展拯怀中,而展拯也再一次张开双臂紧紧地搂着她。展拯俯头对丁念娥说道:“我好想好想和你‘唇舌相接’”丁念娥听后边轻轻地闭上双眼,展拯便紧紧地吻住了丁念娥的嘴唇,刹那间丁念娥完全融化在展拯的热情里。他们二人同时沉浸在儿女之情的温柔乡之中。所谓一吻定大局,一吻定乾坤;一吻定姻缘,一吻定终身。在这一刻他们二人同时向对方示爱,并同时接受对方痴情甜蜜的爱意。

    展拯此刻脑海中忽又想起风流子的那一句话,八个字“欲得其女,必得其心”展拯便对丁念娥说道:“念娥,我想问你一句悄悄话,可否?”丁念娥转过头来,侧耳倾听展拯要说的悄悄话,展拯凑近丁念娥耳边悄声问道:“我得到了你的心吗?”丁念娥说道:“那天,当我在客栈第一眼看见你时,你就让我有一种瑟瑟发抖的感觉,我甚至觉得,你将会是主宰我后半辈子的男子。所以,一切尽在不言中,我的人和心早就是你的了。”展拯听后心中大喜。

    丁念娥说道:“我好久没去祭拜我的父母了,你跟我一起去吧。”展拯道:“我奉陪。”接着展拯丁念娥走出丁府,并将大门锁好,到了府外,展拯和丁念娥二人还是合乘一骑,驾马驰出了淮南城前往丁员外墓地。

    很快展拯丁念娥二人便来到了丁员外墓前。展拯和丁念娥二人纷纷给丁员外上了香,丁念娥道:“爹,娘,女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爹,娘,你们泉下有知也可以安息了。”说完丁念娥微微一笑,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展拯。展拯便说道:“岳父,晚辈和令爱情投意合,两小无猜。晚辈在岳父灵前保证,虽然,晚辈和令爱的年纪相差三十岁,但我今生今世都会对念娥好,我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好念娥。”

    展拯说完后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丁念娥说道:“念娥,你好想有话要说。”丁念娥说道:“山无棱,江水止,才敢与君绝。”展拯听后紧握住丁念娥双手说道:“执子之手,与子同老,但愿我们之间的爱能够天长地久,与天同寿,与地同老。日月逍遥,其乐何哉?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展拯又说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念娥说道:“我的心都是你的了,当然是你去哪,我去哪?”展拯说道:“我爷爷在陵阳山有一座屋舍,我想带你去,至于你们家的宅院就空置在淮南城内,日后如果你想娘家了,我再陪你回来就是了,可否?”丁念娥听后微微一笑点头答应,然后,展拯将丁念娥抱上马背,二人合乘一骑,驾马奔往陵阳山。

    没过多少日子,展拯便带着丁念娥来到了陵阳山。其实,展拯重来没有来过陵阳山,只好按照风流子临走前留书中所记之处,寻路前往。他们二人驾着马沿着山道登上陵阳山,走了大半天穿过一片竹林后,见前边有一屋院,待来到近前一看,院门上有一块屋匾,上面写着“风流居”三个字。

    展拯大喜道:“念娥,我们到了。”便将丁念娥抱下马背,丁念娥下了马之后,环顾四周只觉得此处实在是清幽宁静,若能永远和展拯在此处安家住下,过上平静的日子,那可是再好不过了。展拯将马牵进马厩之后,便和丁念娥走进院中,这“风流居”院内一共有五间木屋,最外边有一条走廊将这无间木屋全部连贯在一起。

    展拯和丁念娥都是初次来到陵阳山“风流居”他们便挨屋进去参观。第一间木屋是间客厅,里面有竹椅,竹桌,可容下六七人。余下的四间木屋都是卧房都特别的宽敞,每间卧房都有一大一小两张竹床。小的竹床可睡下三人,大的竹床可同时睡下二十人左右。

    就这么展拯和丁念娥便在这里住下了,从这一日开始,他们便开始过上属于他们二人的生活。闲来无事的时候,展拯便教念娥武功,传授念娥一些掌法,拳法,一些擒拿手法。

    除此之外,展拯还特地下山到附近镇上为丁念娥打了一把刀,并教给了丁念娥一套刀法。展拯所授的刀法对于丁念娥而言非常易学实用,用于防身绰绰有余。

    一晃眼,展拯和丁念娥在陵阳山“风流居”中住了数月有余,但是在丁念娥心中,一直有一个心结,便是以她现在所想的年纪无法提展拯生下一儿半女。

    其实这一点,展拯丝毫不介意,但是丁念娥却一直打不开心中的这个结,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难不成非得让展拯为了自己断了他们展家的香火,让他背上不孝之名不成,尽管,他想让展拯属于自己一人,但如果那样的话,她对展拯的爱就太自私了。她在心中经过一番挣扎后打定主意,日后若是娶妻纳妾,他绝对欣然接受,她只要永远能够待在展拯的身边,这便是莫大的幸福了。

    这一夜,展拯和丁念娥在厅中闲谈,展拯说道:“念娥,我父母多年来音讯全无,而我风流爷爷也不知人在何处,我心中十分挂念他们……”还没等展拯说完,丁念娥说道:“展拯,若是你实在放心不下他们,你大可下山去探听他们的下落。”展拯道:“我只是放心不下你,如果你跟我一起下山难免奔波劳累,但若将你一人留在风流居中,我又放心不下。”

    丁念娥道:“没事的,你放心去吧,你不是交给了我武功,还教给了我一套刀法,我练的还算纯熟。临危时用来防身逃命一点问题都没有。我可不想让你为我做一个不孝之子,无情无义之徒。”丁念娥这句话真是处处为展拯着想。展拯听后心中十分开心。因为他可喜找到如此贤惠之妻,他是找对了人,更是爱对了人。

    当夜,丁念娥便帮着展拯准备行李和盘缠。次日,展拯带上七辕剑骑上白龙驹,临别之际,丁念娥再三叮嘱道:“展拯,你一路上可多加小心,万事不要逞强。”展拯道:“放心吧,念娥,我知道了,我不在时,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告别完了之后,展拯便驾马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