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修真仙侠 > 风俊才佳 > 第八章 初遇红颜(下)

第八章 初遇红颜(下)

    展拯在台上的所作所为,月兆在台下看的是一清二楚,月兆原本以为展拯是位富家子弟,平日里养尊处优,可是万万没想到展拯竟有这么好的武功,不禁对展拯心生仰慕。

    展拯走到台下来到月兆面前温言道:“月兆,我们走吧。”月兆说道:“好”展拯的谦彬有礼,展拯的武功,展拯身上的一切的一切汇成了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月兆吸引住了,月兆已经是深深的陷进去了。

    月兆从未遇见过令她如此动心的男子,更从来没有遇到过似展拯这般令她瑟瑟发抖的男子。月兆的芳心乱动,他情不自禁去牵着展拯的手。展拯顺势握紧月兆的手,还不住的拿捏拿捏,他生平第一次握着女人的手,他从来不知道女人的手是如此的温软滑嫩。

    月兆道:“想不到你也会武功。”展拯道:“见笑了。”展拯只听月兆说道:“我平日里乐坊中倒是经常碰见一些登徒浪子,我可是从心里痛恨的紧。”展拯道:“这样吧,从今天开始我教你一些武功,日后倘若遇到轻薄之徒,登徒浪子之辈,你大可自己出手教训他们。”

    就这么几句话便已说的月兆心花怒放。月兆道:“你真的愿意教我武功吗?我很笨的。”展拯说道:“无论如何,我的武功只会教授我最心爱的女子,这个人就是月兆,我向你保证你是第一个学到我武功的人,但你也是最后一个。这是我对你的承诺,这个承诺一生一世也不会改变。”

    月兆听后脸上一红冲着展拯微微一笑,随后便依偎在展拯怀里,而展拯张开双臂紧紧地搂住她。就这么这两人勾肩搭背着回到了乐坊。

    虽然这二人昨夜并未睡好,但这二人从今日早上便在外游逛到现在,丝毫没有疲倦之意。回到了乐坊之后,月兆便吩咐下去晚上的歌舞取消了,乐坊即日起便关门了。换句话说今日起,便只有展拯月兆二人独处于乐坊之中。

    月兆道:“展拯,快教我武功吧。”展拯道:“习武之人最主要的有毅力,基本功要稳,这样我先教你练扎马步。”随后,展拯便教月兆扎马步的姿势。展拯还时不时的鼓励称赞一下月兆道:“不错,你这个姿势摆的非常的好。”有时展拯称赞月兆道:“不错,你这个姿势就摆的恰到好处。”有时展拯还称赞她道:“你这个姿势摆得十分合乎我心意。”有时展拯道:“你这个姿势姿态阿娜,当真十分美妙的紧。”

    展拯除了称赞鼓励之外,还不忘言传手教。展拯道:“切记,扎马步一定是要靠腰部发力。”说着,展拯将双手放在月兆的腰上,触手之处只感觉柔软温润,心中早已是乐开了花。月兆却是双颊晕红。

    练武的基本功确实是要从咋马步开始,正所谓万丈平地起高楼,但是对于月兆这般柔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来讲,练扎马步的确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

    月兆练扎马步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便开始支撑不住了,于是月兆开始撒娇的说道:“展拯,我扎不了马步了。”展拯一听月兆那娇滴滴的声音,心中怜悯之意顿起,便想了一招“双手托花”。只听展拯说道:“说句肺腑之言,月兆,看着你扎马步,这么受累,我心痛的要命,我想了一个办法,只是这个办法实在让人难以启齿。”月兆说道:“你说吧,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介意的。”展拯道:“你继续扎着马步,但请让我从你的身后,用我的双手托起你的臀部。”

    这句话若出自他人之口,月兆只会当作那人是登徒浪子之辈,贪色轻薄之徒,但这句话此时是出自展拯之口,便让月兆无法心生抗拒。展拯见月兆脸上一红微微的点了头,立刻明会其意,接着便到月兆身后。然后展拯双腿弯曲,双手由下而上托在月兆的臀部。此时,月兆心中情欲顿生,他真想不到展拯是如此的关切深爱着自己。

    就这么展拯便留在乐坊中,整日教月兆如何扎马步,展拯也顾不上回客栈,以他现在所想,只感觉自己已经泡在温柔乡之中,他们二人饮食起居都在一起,但是他们二人再怎么亲热毕竟是男女有别。             晚上睡觉时,月兆仍是回卧房睡床上,而展拯则在月兆房中打地铺睡觉。

    一连几天过去了,这一日,展拯对月兆说道:“你的马步已经扎的很牢了,故而你下面的功夫已经练成了。”展拯又说道:“月兆,从今天开始,我想教你十八式擒拿手,我先教你第一式‘怀中抱月’来你先打我一掌。”月兆依言一掌打向展拯天灵盖,展拯身子微侧,伸手抓住月兆手腕,然后顺势往怀中一搂,那月兆便倒在了展拯怀中,还没等月兆缓过神来,右臂从下抄去,便将月兆横抱而起。

    就在此时,展拯鼻中所闻尽是月兆女儿家身上的香气。没办法他此时很想找一个对象发泄他心中汹涌澎湃的男女之情,俯头对月兆说道:“月兆,让我嘴唇触碰你的脸颊,可否?”月兆脸上一红并不答话只是侧过脸来,展拯便一口吻在月兆的脸颊上,随后便将月兆放落在地。

    展拯又把余下的擒拿手法一一教给了月兆。半月过去了,月兆已学全展拯所授擒拿手法,并常与展拯比试拆招。展拯武功当然远胜于月兆,可是每次比武时,展拯总是故意让着她,以博得月兆嫣然一笑,也是为了捉弄于月兆。

    他们二人每次在乐坊比完武之后常常面红耳赤,欢笑之声连绵不绝,这也使得他们之间感情更亲密了。展拯除了教月兆武功之外,他们二人还喜欢出去登山玩水。

    这一日,他们来到益州城郊外,玩了一整天,此刻天近黄昏,忽听雷声大作,大雨倾盆而下。他们二人都未曾准备雨伞,一下子就成了两只“落汤鸡”展拯见前面不远处有座荒废道观,他们便奔道观而去。

    进了道观中后,展拯找了一些火柴取出怀中火折将火柴点燃,然后,展拯月兆纷纷解下湿答答的外衣,欲将被雨淋湿的外衣烤干。月兆道:“真没想到今夜会下这么大的雨,我们今晚是回不了益州城了。”展拯道:“这也难怪,常言道天有不测之风云。”

    此时观中,只有展拯和月兆两人,不知为何,月兆脸上一红,并对展拯说道:“我好想,我好想……”展拯奇道:“好想什么。”月兆道:“好想和你唇舌相接。”

    这半个多月以来,展拯拼命的压制住自己心中汹涌澎湃的感情,但此刻听见月兆所说的“唇舌相接”他心中汹涌澎湃的男女之情再也忍耐不住了,便将月兆当作发泄男女之情的对象了。他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死死的将月兆搂进怀里,紧紧地吻住了他。就这样,他们二人不知不觉便便做了男女之间不能说出的私事,也就是行了“周公之礼”。

    转眼这一夜很快过去了,天亮了,雨也停了。展拯和月兆二人双双躺在地上。月兆道:“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展拯道:“我不是喜欢你,而是爱你,最爱你的脖子,昨夜,你我二人行周公之礼时,当我的脸挨着你的脖子,我感到非常的舒服。”月兆听后脸上一红捶打展拯胸口道:“真讨厌。”

    展拯此时忽又想起风流子所教授对付女人的心法口诀“欲得其女,必得其心”便问了一句:“月兆,我得到了你的心吗?”月兆答道:“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感到瑟瑟发抖的男人。你我二人之心早已融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展拯听后心中暗喜。

    过不多时,展拯月兆二人整理好衣装后,他们二人并肩回往益州城,路上展拯心中想起风流子那句“风尘女子万万不可娶进门,风尘女子就是随时会燃烧的火种,她们只配做玩物。”可是展拯早已对月兆动了真情,但同时他又十分信任风流子,他只好想了万全之策,将月兆送回乐坊后便对月兆说道:“我好久没回家了,我先回去一趟,过几天,我再来看你。”在此临别之际月兆只对展拯说道:“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展拯回到了客栈,刚一进客房,便见到风流子正在和一女子温存亲热,那女子见展拯回来后慌忙离去。风流子笑道:“月兆这个女人怎么样啊?”展拯道:“风流爷爷,我心中压抑多年的汹涌澎湃的男女之情,终于全部发泄出来了。”

    随后展拯便将自己与那月兆之间的风流韵事全都说了一遍。风流子听后哈哈大笑重重的拍着展拯肩头说道:“好小子,有你风流爷爷年轻时候的风范。”风流子又说道:“好,对付完女人,我们也该会我们的‘风流洞’了。”

    这爷俩儿用过午饭之后退了客房,骑上风流子早已置办好的马匹,出了益州城返回风流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