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修真仙侠 > 风俊才佳 > 第二章 恃强凌弱,父母何在(下)

第二章 恃强凌弱,父母何在(下)

    那老者此时满脸怒容疾言厉色对马帮众弟子骂道:“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夫乃风流子是也!这个孩子,老夫今日非要带走不可,你们这群马帮的走狗,滚回去告诉你们帮主,如果他不服气大可派人到益州城外数十里外塔坪山上的风流洞中来找我。我可不管你们马帮是否高手如云,也不惧你们马帮在益州境内的势力”然后大吼一声:“还不快滚!” 那些马帮弟子没有一个敢吭声,起身便逃走。

    风流子见马帮弟子散去,回身走到展拯面前,弯下身子轻轻抚摸着展拯头,柔声说道:“孩子,刚才爷爷有没有吓着你?”在展拯影响中就只有在马帮中受气吃亏。此刻风流子对展拯亲切的关怀,让他从心中感到无比的温暖。想到此处,展拯激动地流下眼泪,扑倒风流子怀里,他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只是不住抽泣的说道:“爷爷……爷爷……”

    风流子料想这孩子必是心中有太多的委屈,便不住的柔声安慰道:“好孩子,以后你就叫我风流爷爷,你就跟爷爷的亲孙子没有何异,只要有风流爷爷在,就没人敢欺负你。”展拯檫干眼泪双目注视着风流子道:“风流爷爷,我叫展拯,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风流子见这孩子长瓜脸,星目剑眉,鼻直口方。风流子是打心里喜欢。风流子见展拯这孩子被打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甚是怜惜忙取出怀中金创药给展拯敷上。风流子说道:“真乖,来风流爷爷带你回家,走”说完风流子便牵着展拯的手出了益州城。

    风流子携着展拯出了益州城一路向北而来,这二人在年纪上相差五十岁。但风流子却和展拯十分投缘,一路上不停地和展拯东谈西扯。风流子说道:“展拯,你在马帮受欺负,你爹娘知道吗?”展拯说道:“我只隐隐约约记得,在我七岁那年,我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我爹就失踪了,后来我娘也失踪了。然后长孙威那混账把我带进马帮后,不知道为什么师兄弟们就天天欺负我。这几年来,我不知我爹娘身在何方?”风流子道:“孩子,你放心,将来有一天如果有机会的话爷爷一定会设法替你打听你爹娘的下落。”

    走不多时,风流子带着展拯来到了一个幽静的山谷,这里群山环绕。一条清澈的小溪蜿蜒而过,溪上有一座很窄的木桥连接两岸。过了小溪便是一座林木幽深,秀丽的高山,那便是塔坪山了。

    风流子带着展拯缓步登山而行。出深林后,又过一山坡,约莫七八里远处,便有一座洞府。但见那两扇洞门紧闭,洞外风光秀丽。正是那山以石为骨,石作土之精。烟霞含宿润,苔藓有新青。几树乔松栖野鹤,数株衰柳语山莺。诚然是千年古迹,万载仙踪。洞门一块石碑上写着三个大字“风流洞”。

    风流子上前叫道:“翠花,我回来了,快开门”话音刚落。呀的一声,洞门开了,里边走出一女子。但见这女子头裹锦帕,身穿纳锦云袍。虽已年近四十,但却别有一翻风味,这女子便是翠花了。

    只听翠花说道:“老爷可回来了”说着说着便扑在风流子怀中,风流子双臂紧紧搂着翠花,贴近翠花耳边轻声说道:“想我了吗?”

    展拯在旁怔怔的看着,不解的问道:“风流爷爷,这位翠花婶婶是谁?”风流子哈哈大笑道:“孩子,你不知道你这位婶婶可是真的好,每晚夜静更深时和风流爷爷双唇相接。”展拯问道:“风流爷爷,什么是双唇相接?”风流子说道:“长大你就懂了。”翠花听后轻轻捶打风流子胸口说道:“讨厌,全天下的男人就你最不正经了。”翠花又说道:“老爷,这孩子是谁。”风流子说道:“这孩子是我刚认得孙子”翠花并没有太在意,接着又说道:“老爷,我已经备好了酒菜,快进洞府去吧”说着风流子左手搂着翠花,右手牵着展拯进了洞府。

    这洞府十分宽敞,洞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洞内石灶,石碗,石盆,石床,石凳样样俱全。石桌上摆着一桌鸡鸭鱼肉,风流子,展拯,翠花三人纷纷入座。风流子柔声道:“孩子,饿坏了吧,你快先吃。”风流子,翠花坐在石桌旁,看着展拯狼吞虎咽。展拯贪婪的吃着,好像饿了几百年似的。

    风流子闯荡江湖多年,阅历丰富,早已料想到展拯必定是在马帮中受了诸多委屈,但他不想再提起这件事,更不想让展拯再想起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风流子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展拯从内心深处感受到,自己对他亲切般的关怀,然后将自己毕生武功悉数传授于他。让他以后能在武林中抬头挺胸做人。

    过了一会,展拯吃完了石桌上丰富食物。展拯从七岁被带入马帮后,就没有在马帮中吃过一顿饱饭。更没有人像风流子这样把自己当做家人来看。此刻,他已经觉得很知足了。

    展拯对风流子说道:“风流爷爷,我好想睡觉”风流子说道:“好,风流爷爷这就去给你收拾”说完,风流子将床单铺在石床上,又给他抱来干净的被褥。展拯躺在石床上,风流子亲手为他盖好被子。没过多久,展拯便已经睡着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次日清晨,展拯忽觉有人轻轻拍他肩头。展拯睁眼一看正是风流子,风流子柔声说道:“孩子,起来吃早饭了”展拯才知道自己睡了好久。他在马帮中从没睡过好觉,每日在马帮有干不完的脏活,苦活,累活。展拯起床后洗漱了一下见石桌上摆着馒头,粥类的早饭,还有各种野果。

    风流子对翠花说道:“翠花,等下你就自己下山回到你家去,过几天我在去看你”翠花摇头道:“不嘛,老爷”风流子道:“老爷要照顾这小兄弟嘛,没工夫管你,听话”说完风流子过去轻轻吻了吻宝儿的脸颊。翠花脸上一红说道:“老爷,你胡子真够扎人的。”风流子笑道:“你要是不听话,我可要掐你的细腰喽。”翠花说道:“好了我听你的,过几天,你可一定要来看我哦!”风流子搂着翠花说道:“放心吧!”翠花便独自一人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