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41嘉月

    

    谢夫人拉住她们姊妹二人,笑道:“好好的家宴,快别说这些闲话,如今你们姐妹二人终身大事皆有了着落,母亲心中欢喜的紧。”

    接着将她们按在桌边坐下,又招手吩咐丫鬟们开席。

    轩厅中众女眷,纷纷含笑落座。

    李花生叹服,这些人方才还斗得乌眼鸡似的,眨眼间竟开始言笑晏晏举杯相祝了……

    谢夫人今日似乎格外高兴,举着白瓷盏,四下敬让了一番,言谈间爽朗精神,神色飞扬,全然不同往日。

    酒席上精致的菜品,杯盏中淳厚的酒香,勾得李花生垂涎不已。

    但是她不敢多用,只意意思思地尝了一点。

    谢夫人折返至姊妹二人身边时,看了一眼李花生面前几乎未动的酒菜。

    “笙儿,菜不合胃口吗?”

    谢夫人一副慈母形容,看得李花生险些忘记了眼前的人,便是皮市街企图杀她的蒙面人。

    “近日身子不适,帝医馆的荀大人说,需得少饮少食。母亲还是多看看妹妹吧,她比我吃的还少呢!”

    东方邀月突然起身,一言不发地就往轩厅外走去。

    看着她鲜红冷傲的背影,李花生莫名地觉得有些想笑,谢夫人的女儿比她可爱多了。

    谢夫人也望着东方邀月的背影,笑道:“你妹妹越发娇气了。”

    李花生侧目,发现谢夫人看过去的眼神,的确比看她时,多了温柔和真诚。

    李花生也正想离开,忽然轩厅门口急匆匆跑进来一个丫鬟,气喘吁吁地道:“夫人,嘉月公主来了,说是……说是来看望大小姐!”

    嘉月。

    这人她知道,不就是上次在宫里,唯一一个给了她好脸色的公主?

    三皇子萧明渊的妹妹,淑妃的小女儿。

    众人齐齐起身,肃穆以待。

    李花生不禁咂舌,这才是正经公主的排场。

    她的封号倒是盖过了嘉月,但是她初进来的时候,这些人依然是各自说笑,不予理会。哪里像对嘉月这样,人还没到门口,竟都开始迎起来了。

    正想着,软帘声动,门口丫鬟迎进来一个圆脸的女孩,她抱着团白毛小狗,站着门口左右张望。

    白色小狗,圆滚滚胖乎乎的样子可爱极了。

    “姐姐!原来你家这么难找,我们的马车兜了几个圈子才到!”

    圆脸女孩发现李花生后,抱着狗兴冲冲地跑了过去。

    一抵面便叽叽咕咕说个不停。

    什么马车好颠啊,柳絮讨厌啊,宫里出来一趟不容易啊……从头到尾都让人觉得,她当真是个娇气十足的公主。

    “嘉月妹妹,你特意来找我,所为何事啊?”

    毕竟见面不过三五天,还不熟。

    “诺,这个,送你!”

    嘉月忽地将毛茸茸的一团,塞到李花生手里。

    “这是?”

    李花生一脸懵。

    嘉月弯着眉眼,笑容甜美可爱:“姐姐上回在宫里,不是说我的雪羽乖巧吗?我见姐姐喜欢,第二日我就命人寻了一个和它长得一模一样的,特地送给姐姐!”

    李花生扶额,这丫头也忒实心眼了。

    她那只是随口一夸,实在是句再普通不过的话。

    况且,狗什么的,都很丑啊,哪里有她的小狸猫半分可爱……

    跟着嘉月来的宫女眼尖,见李花生怔愕着,似是不太欢喜那狗,遂笑道:“安宪公主不知,为了替您寻得这团小东西,我们公主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就在昨日,公主在御花园训化它,遇上了皇后娘娘,竟挨了好一顿训斥。”

    “这有什么值得说的,姐姐快给它取个名字吧!”

    嘉月不以为然地打断了随身宫女,催着李花生给白色小狗取名字。

    李花生笑着摸摸小白狗,顿时觉得它也没那么丑了。

    “那就叫它雪花吧。”

    嘉月闻言,喜得眉飞色舞。

    “雪羽雪花,听起来就像姐妹!”

    李花生嘴角抽搐了一下,望向神色复杂的众人。

    嘉月的封号虽不显赫,但是众人都知道,她实是灵帝最宠爱的女儿。

    灵帝对一众儿子,都是淡淡的。除了已经过继给他人的萧明遥,灵帝在儿子处从不会厚此薄彼,但是对女儿却是完全不一样,喜恶分明,公主们的待遇也是天差地别。

    嘉月身为最得宠的公主,看到灵帝给东方华笙的封号,她不是应当厌恶东方华笙才对?这出姐妹情深,肯定是宫斗戏码的铺垫吧!

    可这完全没有那熟悉的宫斗气息啊,诡异……

    众人猜度不准,不敢贸然出声。

    只有一个人,端着一杯酒,举止亲昵地靠了过来。

    “看着公主二人,倒让我想起我和姐姐小时候。”

    承恩伯爵夫人忽然感怀起往事,不觉湿了眼眶。

    “姐姐还记得吗?我八岁生辰时,跟着丫鬟偷偷跑出去买零嘴,被爹爹发现,是姐姐替我求情还挨了爹爹一巴掌,我才免遭家法处置……”

    谢夫人温柔一笑,道:“那回我也吃了,岂有叫你一人受罚的道理。说起来那东西的确是美味,自打那次后竟再也吃不着了……”

    承恩伯爵夫人听谢夫人如此说,忽地一拍手转悲为喜:“姐姐不用惦记,妹妹正好这回从江州带回来个厨子,他竟会做那东西。”

    说着一招手,便有丫鬟捧着食盒进来。

    “姐姐快尝尝,可还是幼时滋味?”

    承恩伯爵夫人一揭开食盒,一股奇异的味道散溢出来,众人迅速捂住了口鼻。

    只有谢夫人和李花生二人不避不让,反兴奋地望着食盒里端出的东西。

    热气蒸腾,色泽黑黝,外焦里嫩。

    李花生咽了咽口水,瞪直了双眼。

    “姨母,这东西你就只带了一份吗?”

    众人见她一脸陪笑地望着承恩伯爵夫人,疑惑不已。

    她该不会是想吃那东西吧?

    谢夫人幼时被庶妹带着尝了一点,现下承恩伯爵夫人寻了这东西来送给嫡姐回味,人家那是顾念姐妹情深的意思,她这一脸垂涎不是想吃又是何种意思?

    承恩伯爵夫人闻言似大是意外,她迟疑着问道:“笙儿也想尝尝?”

    李花生老实地点了点头,目光锁定那黑乎乎的东西,坚决不移开。

    “只要笙儿想吃,姨母便有,而且有的是!”

    承恩伯爵夫人喜不自禁,看来她这遭没白走,特意亲近碰一鼻子灰,竟然歪打正着地摸着她的喜好了!

    她在心里忍不住念佛感叹,儿子的这门好亲事,总算是有一点点眉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