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36撞破

    

    宫里的午膳,摆在御花园后面的钟谷湖。

    这是灵帝闲时最常来的地方,他似有些激动,一面和东方荣钦在前头忆苦思甜地谈着军国大事,一面不忘偶尔回过头来给李花生讲解建湖时的趣闻。

    与李花生并肩而行的萧明遥,只是微低着头,脸上透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游湖的画舫,造得极大,走在上面如履平地。

    但李花生是个旱鸭子,对水有一种天生的畏惧,上船来不久,便感觉眩晕欲呕。

    宫女送来的醒神汤,勉强让她撑到了午膳结束。

    她伏在船舷上,看远处的绿柳石堤。

    宫廷御膳,那满满一桌子珍馐美味,她就动了几筷子,此时肚子唱起了空城计。

    一个宫女经过她身侧,恰好听到了她腹中的声音。

    “公主若实在不舒服,可以在前面停船靠岸,去旁边的蒹荚亭休息片刻。那儿离淑妃娘娘的寝宫不远,奴婢去讨些点心来,就悄悄地找奴婢相熟的宫人,既便宜又不劳师动众。”

    宫女看着面善,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

    李花生环顾四周,灵帝已不知何时下了船,被灵帝喊来作陪的左丞相吴道同,正拉着东方荣钦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萧明遥和萧明梁兄弟二人,陪在皇后下手处,对坐饮茶,俱都沉默不语,只有被皇后传唤来的几个公主叽叽咕咕地说笑个不停。

    乍一看,也是天家和睦温馨的情形。

    李花生撇了撇嘴,让宫女安排靠岸,缓步走到了前面的蒹荚亭。亭子临湖而建,飞檐凌空,视野开阔。

    倚着美人靠,正低头看湖边的金鱼,刚缓解了行船的焦虑难受,忽一眼瞄到远处的宫门口走出来一队人。

    都是些穿红着绿宫人,领头的那个隐约是那个请命去淑妃宫里讨点心的宫女,她正站在一个服饰华美的妇人身侧,点头哈腰地说着什么。

    李花生眉头一皱,心里颇有些不爽。

    她对环立四周的宫女们招了招手:“我突然想起有个急事,你们几个速速跑过去,通知我爹爹来这里。”

    几个宫女微微一愣,面露难色。

    “留下一个跟着我就行,速去速回。”

    李花生嘱咐完,便回身坐了下来。

    宫女们迅速向画舫方向疾行而去,只有一个年纪大的,留在了李花生身侧。

    李花生余光一瞥,看到淑妃宫里走出来的那队人,越来越近,心中有些烦躁。

    淑妃,生皇三子萧明渊,其父乃是左丞相吴道同,也就是那个正在画舫上和东方荣钦拉关系的絮叨老头。

    她指了指不远处那队人,对身旁的宫女笑道:“你去和他们说一声,我想吃鲜荔枝,问问有没有!”

    宫女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一路小跑了过去。

    待她领着众人回到蒹荚亭时,却发现亭子里空无一人,哪里还有李花生的影子。

    ..……

    话说李花生心烦,把身边的宫女都打发走后,一转身就钻进了亭子旁边的芦苇丛中。

    芦苇遮天蔽日地长在已经干涸的湖边,中间唯一的一块空地上,有一个搁浅的小舟。经年累月的风吹日晒,使得舟身有了细密的裂纹。

    她脱下晋封公主时宫女替她换的锦绣外衣,觉得累赘,铺在小舟上,仰面躺了上去。

    心中翻来覆去地搅动,好累,却睡不着。

    天空湛蓝如洗,芦花深处,草木清香,混在沼泽的泥土味道里,有一股淡淡的忧伤。

    回想起穿越后的这一连串事件,她突然像是醒悟了,又像是陷入了更深的梦境。

    虚虚实实,究竟哪里才是出口?

    如果那绿毛龟说的是真的,那她必须要在三年内拿到龙蛋……至少也要拿到龙泪!

    如果绿毛龟所说的话是虚妄之言,那她就必须要在这个世界继续生活下去,顶着东方华笙这个看似风光,实际敌坑重重的身份,活下去!

    她捋了捋思路,第一要务就是,接近萧明遥,极尽全力帮助他,获得他的信任,拿到龙泪!

    如今萧明遥的处境,比她还一言难尽,首先要搞清楚他最想要什么,是失去的父爱,还是公平对待,亦或者是皇位继承权?欲取先予,投其所好,交易总会更容易。

    不知过了多久,她正盘算着如何应付东方家那些魑魅魍魉,突然听到一阵动人心魄的抽泣声。

    能将哭演绎的如此娇媚,也实在是太厉害了!

    李花生心中疑惑,轻轻拨开芦苇丛,眯着眼朝声音传来的蒹荚亭方向望去。

    果不其然,她看到了慧太妃那张不甚美丽,却能媚惑众生的脸。

    她虚掩着面,低低地抽泣,身后站着的人早已忍受不住,一把搂紧了她的身子,口中动情地念叨着:

    “好茹儿,朕的心肝儿肉,快别哭了,朕的心都被你哭的疼死了……”

    李花生瞪大眼睛,连忙捂住张大的嘴。

    下一秒她就看到了,灵帝一面将手伸到慧太妃胸前的金丝绣牡丹里不住地揉捏,一面又黏在慧太妃脖颈间又啃又咬,仿佛走火入魔了一般。

    “陛下,今日殿上那么些人,您就直接驳回了我,倘若锦儿不能娶了东方荣钦那丫头,您叫我还有什么脸面活着见人呀!”

    慧太妃说着,又哭了起来,软软地靠在灵帝身上,像是条没有骨头的蛇。

    灵帝似乎很是享受她的声音,用力撕扯开慧太妃的外袍,粗鲁地将她下身的裙角撩了起来,顿时露出白花花的大腿,他用力将手掌抚了上去。

    “朕会再想办法,今日东方那老家伙差点和朕翻脸……先让朕爽快会儿……好人……”

    灵帝将慧太妃一把按在美人靠上,魔怔了一般红着双眼,压在慧太妃身上起伏。

    灵帝粗声喘息着,意乱情迷间,忽压低声音唤了一句。似是一个人名,李花生没听清,但也笃定不是刚才的“茹儿”或者慧太妃什么的。

    湖边一阵风动,呼啦啦一阵水响后,数只水鸟扑腾着从芦苇荡中飞了起来。

    看着正在忘我地进行某项激烈运动的灵帝和慧太妃,李花生实在忍不住,腹中一阵翻滚,直欲作呕。

    她扭过头,正打算转身平躺下来,转移视线。

    “卡擦!”

    木舟突然被她一脚踩出断裂声,她顿时紧张地缩了缩身子。心下暗忖,方才水鸟扑腾都没惊动灵帝她们,这一声断裂响,应该也不会被注意到。

    但是,偏偏就是这么衰!

    不仅撞破了灵帝和慧太妃的丑事,还被她们发现了……

    慧太妃拉过一旁的衣衫,掩住了光溜溜的身体。

    “谁?”

    她惊怒出声,周身气质大变,媚意消散。

    伏在她身上的灵帝,也终于停下了动作,与慧太妃一起望着芦苇丛,神色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