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33进宫

    

    东方荣钦的话甫一出口,秦桑的表情就有些怪异。

    “属意?东方伯伯,你方才在这岛外,不是说属意的人是我吗?萧明遥这种身份,怎么配的上笙姐姐!”

    他忿忿不平地说着,还不忘嫌弃地给萧明遥递个白眼。

    萧明遥抱着李花生腰肢的手,忽然感觉一动。

    他眼帘中风云暗动。

    “陛下召本王千里急回京,本就是为了秦桑公子被杀一案,目前秦小公子已经好好地活着,而本案被指证的杀人凶手,却陷入昏迷,本王不能坐视不理。”

    他顿了顿,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不如这样,本王先带华笙小姐回宫里复命,秦小公子和安定侯如果实在担心,还请随本王一道回宫,陛下面前自见分晓。至于溟王,这是安定侯的家务事,本王不便干涉,但是此人却胆大妄为,企图陷害陛下亲封之王,还望安定侯能将此恶徒交由我英王府处置。”

    萧明遥一串话说完,怀中的人终于不再扭捏,呼吸均匀,好似真的睡着了。

    安定侯的脸黑了黑,他不知道英王为何要这么做,但是考虑先照看好女儿要紧,其他一切事都可以容后处理。

    万一,笙儿真的委身于英王,由是真的钟情,此次借机考察一番,还是很有必要的。若他能真心待笙儿,助他登上那位置,倒也简单。若他不是真心,杀了他,也不会太费力气。

    “好,相信英王一定会处置好这一切。本侯今日先回府收拾,明日一早进宫面见陛下后,接回笙儿。至于此间的事,暂且交由英王处理,本侯的家务事就劳烦殿下一并操心了。”

    他说完,一张脸黑的跟铁锅底一般,甩甩衣袖,便要召集墨衣卫离开。

    秦桑如何服气,正想与萧明遥周旋。

    奈何东方荣钦似是料到了,一回身便趁其不备,往他项上猛拍,秦桑立时便昏了过去,墨衣卫抬着他,跟在东方荣钦身后,迅速离开了。

    溟王和风紫珠赶忙接住被东方荣钦丢下的东方闻樱。

    三人立刻抱作一团,又哭又笑,久久没有言语。

    待他们走后,萧明遥暗暗吁了一口气。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怀中的人,道:“他们走了,你还不醒?”

    “昏睡”的李花生闻言,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见东方爹爹和秦桑不在这儿,她便松了口气。

    “多谢大姐姐又救了樱儿一次!”

    东方闻樱抹干脸上的泪痕,朝李花生认真行了一礼。

    李花生笑眯眯走上前去,伸手准备拉住东方闻樱的手,却不料,一旁的风紫珠突然冲过来,手里的利刃朝着李花生的心脏猛插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萧明遥手中一道蓝色光刃甩了过去,风紫珠“啊”的一声,被震的猛退了几步,口中喷出一口血来。

    “阿娘!”

    东方闻樱扑倒她身边去,又急又气。

    风紫珠摸了摸东方闻樱的脸,面露凄苦之色:“傻孩子,你怎么还叫她大姐姐,若不是她,你今日便是……便是未来的太子妃了……”

    东方闻樱不可置信地皱起了眉:“阿娘,您怎么能这样?难道你看不出来,方才是大姐姐央了英王殿下,替咱们抗下父亲……安定侯的盛怒吗?”

    风紫珠见她仍旧坚持相信东方华笙,气的又一口血喷了出来,半天说不上一句话。

    “樱……樱儿……你娘她……”

    一向恣意洒脱的溟王,此刻站在东方闻樱面前,手足无措的像个小孩。

    李花生叹了口气,对溟王道:“你看看小妹的本来面目,自然就知晓一切事了。今日之事,你们好好叙叙,我和英王就暂且先走了。”

    溟王一定“本来面目”,震惊得忘记接话。

    怎么忘了这个……

    英王看着李花生转头就走的背影,唇角莫名勾了勾。

    这爱惹事的麻烦精……

    ……

    大宁皇宫。

    正阳宫的偏殿里,灵帝端坐其上。

    下面垂首站着一溜人。

    英王身着暗红宫袍,躬身上千一拜。

    “回陛下,臣已查明,此案嫌疑人东方华笙,全系被人诬陷,秦桑小公子尚且活在世上,臣已经收集好了人证物证,还请陛下圣裁!”

    他身后跪着一个鹅黄宫装女子,粉面含春,倾国倾城。

    灵帝自始至终都没有将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呈递上去的物证和传唤来的人证,他都是意意思思地看了几眼。

    “果然是才貌双全的奇女子,看来先帝所言不差,笙儿堪为皇家妇,有先孝仪皇后之形容。”

    阶下的东方荣钦,一听这话,赶紧跪了下来。

    “陛下谬赞,臣惶恐。”

    说这惶恐,却一点惶恐的神态都没有。

    灵帝无奈一笑,“你这老东西,少这朕面前做鬼,朕今日又没宣你,非要凑到朕面前讨人嫌。”

    东方荣钦跪伏在地,仍旧不动。

    “起来吧,没得把朕的地毯都跪破了。”

    灵帝摇了摇头,满眼嫌弃。

    ……

    大宁皇宫。

    正阳宫的偏殿里,灵帝端坐其上。

    下面垂首站着一溜人。

    英王身着暗红宫袍,躬身上千一拜。

    “回陛下,臣已查明,此案嫌疑人东方华笙,全系被人诬陷,秦桑小公子尚且活在世上,臣已经收集好了人证物证,还请陛下圣裁!”

    他身后跪着一个鹅黄宫装女子,粉面含春,倾国倾城。

    灵帝自始至终都没有将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呈递上去的物证和传唤来的人证,他都是意意思思地看了几眼。

    “果然是才貌双全的奇女子,看来先帝所言不差,笙儿堪为皇家妇,有先孝仪皇后之形容。”

    阶下的东方荣钦,一听这话,赶紧跪了下来。

    “陛下谬赞,臣惶恐。”

    说这惶恐,却一点惶恐的神态都没有。

    灵帝无奈一笑,“你这老东西,少这朕面前做鬼,朕今日又没宣你,非要凑到朕面前讨人嫌。”

    东方荣钦跪伏在地,仍旧不动。

    “起来吧,没得把朕的地毯都跪破了。”

    灵帝摇了摇头,满眼嫌弃。

    灵帝无奈一笑,“你这老东西,少这朕面前做鬼,朕今日又没宣你,非要凑到朕面前讨人嫌。”

    东方荣钦跪伏在地,仍旧不动。

    “起来吧,没得把朕的地毯都跪破了。”

    灵帝摇了摇头,满眼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