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27洞房

    

    “进去看看吗?来都来了……”

    李花生背靠着窗下的墙,低声问道。

    “你在外面等,本王一个人进去。”

    萧明遥转身欲开门进去,吓得李花生一把拉住他的衣袖。

    “别呀,一个人多危险。”

    她可是打定主意,一直跟着萧明遥。

    萧明遥余光看到攀在他袖口上的小手,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唇边浅淡的笑意,转瞬即逝。

    二人进入暗门后才发现,这里面并不是想象中的密室,而是一个传送带,可以将人传送到另外的空间。

    他们急急后退,想要撤离,却是迟了。

    一束光芒将他们身子一卷,瞬间便到了另一个所在。

    李花生眼望四周,目露惊讶。

    这个房间,居然没有任何门窗!

    “怎么办?怎么办?”

    李花生顿时慌了,她来回拍打着墙壁,期待着像电视里演的那样,随手拍开个机关,然后门窗都能自动跳出来。

    萧明遥看着慌得团团转的李花生,面色沉了沉。

    这女子被人刀捅到心口上,都没有一丝惧色,怎地这会儿害怕成这样。

    他哪里知道,李花生此刻的心情。

    “完了完了,再不出去,我真的要死了,要死了……”

    李花生挠着头,两个大眼睛四处探看,眼底殷红一片。

    萧明遥实在有些受不了她,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来回蹦跶。

    “你这样子,本王没办法思考。”

    李花生哪里还有心思管他思考不思考,她现在的感受就如同万万只蚂蚁在心尖上啃噬,近乎要窒息了。

    “出不去啊……怎么办……”

    她继续焦急地打转,口中念念有词。

    萧明遥终于忍不了,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紧紧钳住。

    “冷静!我们肯定会出去。”

    对上他黑沉沉的眸子,如皓月般明亮的光,引着她渐渐恢复理智。

    “哇……”

    她忽然往萧明遥怀里一栽,抬起手,紧紧抱住他的后背。

    萧明遥瞬间僵住了,手脚竟是像石头一样,不得动弹。

    娇软的身子紧贴着自己,满怀幽香。

    他甚至能隐隐感受到,她胸口的心跳。

    软软绵绵而又活泼有力。

    他意识到贴上自己胸口的是什么东西后,顿时面红耳赤,慌了心神。

    他想推开怀中的娇软人儿,可是听到她在怀中低低的啜泣声,竟下不去手了。

    “大青龙,我有幽闭恐惧症,这地方太吓人了,呜呜……”

    她面色惨白,哭的好凶,伏在他怀里都开始发抖了。

    幽闭恐惧症?

    萧明遥虽然没听懂她所说的话,但是大概知道她在害怕什么了。

    “如果害怕,你就先闭上眼睛……没事,你先坐下来……”

    他将李花生抱到椅子上,轻轻拉开她拽住他不放的小手。

    “这是一间由术法控制的秘境屋,它有窗户有门,只是控制的人设定了规矩,黑夜降临的时候,住在里面的人,不容易看到而已。”

    他尽量让语气和缓下来,“来,睁开眼睛,看看这里有什么好玩的玩意儿?”

    李花生听着他的声音,心里莫名安定了不少。

    她遵着萧明遥的指引,坐下来,慢慢睁开眼睛。

    她这时才发现,屋子里的陈设,竟十分喜庆。

    是真的喜庆!因为这里根本就是一间婚房啊!

    红烛高燃,罗帐灯昏。

    一层层高高叠起的大红被褥下,洒满了花生和红枣。

    金丝楠木做的大衣架上,挂着两套大红喜服,并排展开,绣着五彩的凤凰和牡丹,当真是栩栩如生。

    不远处的妆台大的出奇,上面摆满了各色首饰首饰,都是她从未见过的。

    李花生好奇心大起,什么幽闭恐惧,全都被压住了。

    溟王真是个奇怪的人,在这么个世外桃源的花岛上,种了铺天盖地的花,盖了那么些雅致舒适的房子,怎地还有个婚房,莫非这里还有个女主人?

    她一面想,一面去看台面上的妆奁。

    每一样钗环首饰的做工都极其精致独特,或华丽或清雅,无一不让人揣度其主人的容颜,需要何等的绝色才不至辱没了它们。

    萧明遥打开妆台上的一个贝壳,里面装的是晶莹剔透的胭脂。

    他举到鼻翼边,嗅了嗅。

    “大宁国十年产一罐的云山胭脂,还是新鲜的。”

    李花生看他说的斩钉截铁,不禁想打趣几句。

    “英王殿下,似乎深谙此道呀!”

    都说英王性冷,从不近女色,没想到对女子用的胭脂水粉倒是熟悉的很。

    萧明遥看着她重又恢复了生机的面庞,心头一舒,竟是没有理会她言语中的嘲笑。

    “这是……”

    萧明遥忽然发现妆台上的一面镜子里,有些古怪。

    李花生微怔,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

    苍天啊!她看到了什么!

    什么啊!

    镜子里竟是两个光溜溜的人,扭成一股,在芙蓉帐底,谴眷缠绵。

    看不清楚那两人的面容,只是亲密的姿势换了又换。

    她不知不觉间涨红了脸,等她意识到不能再看时。

    萧明遥开口了:“你打算看多久?”

    她一下子羞恼难当,正打算回呛他两句,一扭头,发现英王殿下的脸,也红得和刚煮熟的小龙虾没什么分别。

    “哈哈……”

    她捧着肚子,笑得有点夸张。

    “……”萧明遥哼的一声走开了。

    才走了两步,突然刹住脚步,又转身回来。

    他疑惑地眯了眯眼,不一会,像是下了个很大的决心。

    他将手往镜里一伸,那镜子光面微微闪动,手竟真的伸了进去。

    镜中别有天地。

    不一会,萧明遥将手收了回来,手中攥着一团东西。

    李花生凑上前去看,却是一个绣着蓝色人鱼的手绢,手绢里头裹着一根钥匙。

    “手绢上有字!”

    李花生激动地抢过来,兴许这钥匙就是离开这里要用到的,而手绢上的文字也定是解释如何使用这钥匙。

    “写的什么?”

    萧明遥看着她眉目蹙成一团,好奇地探过头去。

    他眼神颇为复杂地看了李花生一眼,并且从她手中拿过手绢。

    “你不会是……不识字吧?”

    堂堂安定侯府大小姐,怎么会不识字呢?可她总不能说我只认得简体字,你这数句古文,我有一半字不认得……

    面对萧明遥的质疑,李花生正想着如何解释。

    她突然发现,镜子后面有一缕红光迅速闪现。

    “咦?这镜子反面也有东西吗?”

    她将镜子转了过来,发现反面也有个镜面,不过比起方才那一面的香艳景致,这个可要吓人得多。

    反面的镜面上,只有一个白骨骷髅,并一句话:

    不可擅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