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25留下

    

    “二皇兄,自己看罢。“

    萧明遥似笑非笑,将明黄绢帛递到萧明梁手里。

    “陛下圣谕,命本王回京查清安定侯之女杀人案。”

    他转身扫视了秦家和端木家的人:“你们不过来看看?”

    端木晋不屑地扭过头去,站到萧明梁身后。

    倒是那秦家老头赶忙凑了过去,看了一眼明黄绢帛。

    他大惊失色,口中念念有词:“……英王办理此案,遇阻挠者,不论何官至何位,格杀勿论……”

    好一个格杀勿论!

    萧明梁脑中浮现出一道颀长身影,不觉间面色惨白。

    他果然还是信任这个妖孽之子……

    萧明梁攥着那绢帛,呆立半晌,忽地一笑,神色又恢复成修竹君子的模样。

    “既如此,就恭祝皇弟早日得破此案!”

    他唤了端木晋准备离开,走到李花生面前时,犹豫着停了下来。

    他默了一会儿,才徐徐开口:“笙儿,你不和我一道走了吗?”

    声是一样的柔情缱绻,眼却再难辩出悲喜。

    李花生迎上他的目光,有些不舍拒绝。

    被这样好看又深情的眼睛望着,她不自主地挪了挪步子。

    萧明梁灰黯的眸子里,刚刚亮起一丝光芒,

    这时,却被一个声音生生打断了——

    “华笙小姐,别忘了你的承诺,可不能走哦!”

    溟王不知何时酒醒了,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

    “你又没帮我,我为何要留下陪你下棋?”

    李花生看着睡眼惺忪的溟王,有些生气。

    溟王笑的春风融融,转了转手中的酒壶。

    “怎么没帮?这里是孤的地盘,孤若稍微作梗,你以为这小子能这么顺利护住你?”

    他说这话时虽然是在笑,但李花生却感到脊背生寒。

    他神情慵懒戏谑,语气里蕴着一股叫人不敢生疑的力量。

    “那你现在还能拦住我吗?”

    李花生试探性地问,眼睛却往萧明遥那儿瞟。

    兄弟帐能不能迟点算啊喂!

    眼前这仙姿卓绝的溟王,朝她施放的威压,她快扛不住了。

    “你觉得呢?”

    溟王眉目含笑,伏在椅背上,支着下巴玩味地打量着她。

    他打了个响指,九重楼的地底下忽然开始发出一阵闷响。

    紧接着就是骇人的地动楼摇。

    众人妖慌乱不堪,却不敢叫骂。

    这溟王就是个疯子!

    “如果你食言,就让你陪这些人一起葬在这里罢,孤在地底下养了一些宝贝,它们最喜欢新鲜的肉肉了。”

    溟王指腹搁在自己唇边,作出个噤声的手势。

    “听!他们迫不及待呢……”

    李花生听着溟王突然变得妖里妖气的声音,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这么仙的人,能不能好好说话嘛!

    威胁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她打量了一眼萧家兄弟和秦家的人,也都是蹙着眉。

    “行行行!你牛你说了算,但你这么一派仙姿的人,说话可得算话,陪你下一天棋就让我回家啊!”

    她冲溟王摆了摆手,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不可!”

    “不可!”

    秦桑和萧明梁同时脱口而出,一样着急担忧的神情。

    李花生摊摊手:“我相信溟王说话算话,若他实在不讲信用,那也没办法。你们抓紧时间回去,帮我喊我爹爹来救我,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的神情分明告诉了她,他们干不过溟王。

    集体送人头,那她才是完全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你怎么越来越倒霉了呀?”秦桑望着李花生一脸心疼和不舍,从袖中取出一个纸折的鹤:“带上这个,防身。”

    李花生收下,嘴角抽搐了几下,古人居然还流行送千纸鹤这种老套的把妹玩意儿……

    “这个拿好,它会让我知道你平安无事。”

    萧明梁从身上取下半块玉玦,眼中也是无限不舍,只不过比秦桑要含蓄许多。

    李花生看着通体盈透的漂亮玉玦,点点头,笑着收下,这才像是个有诚意的礼物嘛!

    看着众人纷纷往外逃离似地跑,李花生心里终于有点凉凉的感觉了。

    她扭头一看,对上阿狸天真无畏的笑容,瞬间心情又好了起来,至少阿狸还陪着她!

    “本王留下。”一个声音冷冷响起。

    许久没有开口的萧明遥,走到溟王面前。

    李花生愣住,大青龙愿意陪她留下?

    她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纸鹤和玉玦,毫不犹豫地塞给了阿狸。

    有他在,纸鹤和玉玦都可以收起来。

    溟王眯起眼睛,道:“凭什么?”

    “你不让本王留,本王就毁了你的皮市街,不用问本王怎么毁,你尽可试一试就知道了。”

    萧明遥话音刚落,一旁的阿狸也挥了挥拳头。

    “阿狸也留下陪小姐,谁不许就揍谁!”

    溟王这时才注意到阿狸,盯着她看了许久,眼神颇为探究。

    “红尾狸猫妖,还是个拥有妖王之力的,真是罕见,啧啧,也真是可怜,竟沦落至给人为契约兽的地步……”

    他无比同情地对着阿狸摇了摇头,语气里还含着些许嫌弃。

    他抬眸,看到九重楼里的人和妖都逃的差不多了,于是望着李花生淡淡一笑。

    “走吧,你想带谁就带谁,孤今天心情好。”

    他不待李花生回答,便拎着银色酒壶步态阑珊地往出口的反方向走去。

    阿狸背起李花生,小心翼翼地尾随其后。

    李花生一回头,看见萧明遥和林豫也跟了过来。

    走到尽头处,一堵红色石墙挡住了去路。

    溟王轻挥衣袖,整块石墙当中忽然裂出一个门框。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条长长的甬道出现在眼前。

    甬道的光亮忽明忽暗,时红时绿,又安静有的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举目望去,触不到尽头。

    光亮足时,李花生凝神去看,顿时吓了一跳。

    原来甬道上空,倒掉着无数只巨翼蝙蝠。

    甬道里忽明忽暗的光亮,就是由它们的大眼睛发出来。

    溟王在前面走着,也不回头,只是长笑了一声,问道:“华笙小姐,是不是觉得这些小兽比人可爱多了?”

    李花生抹了一把额间冷汗,忙应道:“的确如此。”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从那甬道中走出。

    出口处,停着几只大仙鹤。

    仙鹤足有两人高,一见了溟王过来,都纷纷垂下高扬的脖子,匍匐于地。

    溟王走到最前面的仙鹤身旁,轻轻抬头,坐上了仙鹤的背。

    仙鹤迅速抬头站了起来,翅膀展开,如同一把巨大的蒲扇。

    “还有一段路程才到孤的寝宫,你们速度快些,别挨到天明可就不好进了。”

    溟王伸手抚摸着仙鹤脖颈上的白色羽毛,懒洋洋地瞟了一眼后面的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