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24复活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笙儿,你让开,我怕伤到你。”

    萧明梁看着挡在萧明遥身前的娇弱女子,皱起了眉,声音却仍是柔情脉脉。

    李花生回头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萧明遥,抿着唇,咬牙道:“不!”

    “今日你若要杀了英王,除非从我身体上踏过去!”

    她一脸坚毅,语气决绝。

    大青龙死了的话,她活在这个世界还有何意义。

    她,再也回不去爷爷身边了……

    萧明梁看着那完全陌生的神情,眸光中猛然一痛。

    他终于,终于要失去她了么?

    “笙儿,你忘了从前我们说的话吗?三千清明,谷美鱼肥,举世安平……”

    他哽了哽喉,顿了半瞬,才艰难继续道,

    “你的梦想,梁,无一日敢忘。你说过,只有梁,能替你实现……”

    李花生嘴角抽搐,原来东方华笙还是个心怀黎民天下的女子。

    她还真是错怪东方华笙了,原来她不止是被萧明梁美色迷惑,她这是为了天下黎民百姓的福祉献身啊……

    呸呸呸!

    没献身。

    正想着,忽听到身后的人猛然咳嗽起来,她一回头,便触到萧明遥晦暗不明的眼神,她骇得目光一抖。

    刚刚生出的一点惭愧,被萧明遥的一个眼神震慑得立马抛到脑后去了。

    萧明梁犹豫的瞬间,端木晋带着人围了过来,扶山秦家没有重伤的人尾随其后,连黑衣人率领的东方家墨衣卫也渐渐靠近。

    三方势力,突然不再观望,而是十分有默契地达成了共识。

    萧明梁看了一眼扶山秦家的老头,暗暗警告。

    他不许秦家的人动东方华笙。

    但是那老头完全无视他的眼神,他今日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东方华笙。

    就算皇后在这儿也无法阻止,更不用说一个连太子都不是的皇子。

    李花生真是害怕极了,她捡起萧明遥掉在地上的剑,哆哆嗦嗦地指着来人。

    “溟王!快来帮忙,陪你下……下一个月的棋都没问题!溟王?溟……”

    李花生颤着声像溟王求助,谁料一扭头,发现那厮竟然喝醉了,歪在木椅上睡的正香。

    世上醉酒能醉出这般仙姿的,寥寥无几。

    李花生无奈地摇了摇头。

    眼看着三方正要齐齐动手,楼上又飞下来一个人。

    李花生看到那人身影,心里更是叫苦不迭。

    那个让她死前连碗臭豆腐都没吃上的臭猪妖!

    “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

    猪妖王扑闪着一对可爱的猪耳朵,一面忿忿地嘀咕,一面缓步走到秦家老者身侧。

    “我说,大伯,你这又是受了谁人挑唆,跑来替我报仇?前阵子,你不是嚷嚷着要让我从扶山消失么,怎么?我消失了你还不乐意?”

    “猪妖王”扯掉头上的猪耳朵。

    “嘶拉”一声,牵连着的人皮面具也揭开了,露出一张玉面娇容,竟是个翩翩少年郎。

    “秦桑?这怎么可能……”

    秦家老者不可思议地望着那猪妖王变幻之后的少年。

    现场所有人和妖,都傻眼了。

    这个刚死不久,让三大世家闹到皇帝跟前去的扶山秦家小公子,竟然活了?

    最为震惊的人要数李花生了,不是因为确认了秦桑还活着,而是眼前这个少年的长相,

    与她现代的发小胡夏,长得一模一样!

    难道胡夏也穿越了?

    “小、小、小夏子,是你吗?”

    她哆哆嗦嗦地问,既期待又害怕。

    秦桑闻言,一溜烟凑到她跟前,笑嘻嘻地撒娇道:“好姐姐,你怎么连玉溪的名字也叫错!”

    玉溪是秦桑的小字。

    他伸手替她撩起额前乱发:“真是让人难过,玉溪如此钦慕姐姐,姐姐竟是从来不放在心上。”

    语气虽是戏谑轻薄,眼里却蕴着浅浅的温柔。

    李花生一愣,他不是胡夏。

    胡夏是个闷骚到极致的性子。

    比如她帮他写了一年情书,终于打动她替他看中的女生,赢得了一次约会,结果他因为害怕而爽约,事后还不解释……

    胡夏能为她两肋插刀,但绝不会这样跟她撒娇。

    撒娇的人通常都是她……

    “不可能!我们亲自验过你的尸体……”

    秦家老头还是一脸的不相信。

    “怎么不可能?是你们自己希望本公子死,还是本公子真的死了,心里没数吗?”

    秦桑轻挑眉眼,玩世不恭的神色里,透出一股锐利。

    秦家老头一阵尴尬,这小子混起来起来可是什么都敢说……

    “不信是吗?”

    秦桑话音刚落,一支六瓣梅花镖倏然射出,正中东方家一个墨衣卫的眉心。

    六瓣梅花烙出,当场毙命。

    众人妖惊呼一声,再无不信。

    “秦玉溪,你终于出现了。”

    萧明遥站了起来,嘴角噙着得逞的笑。

    相比秦桑“复活”的惊讶程度,萧明遥这般轻松地站起来,更令人瞠目结舌。

    煞星,果然可怕。

    秦桑斜眼看着他,有些不屑也有些不爽。

    “终于?说的跟你算着了一样。”

    李花生见萧明遥突然恢复了,高兴地咧嘴大笑。

    她把剑塞回给萧明遥,拍了拍他的肩膀,又点点头:“大青龙,可以啊,你这演技拿奥斯卡影帝完全没问题,我对你的佩服都不能用语言表达了,啧啧!”

    “嘁!小人……”

    偷窃他胜利果实的小人。

    秦桑在心里如是骂道。

    萧明遥嘴角微微上扬。

    他余光一瞥,恰好看到萧明梁正垂着头,双手紧握,指节发白,格格作响。

    于是,萧明遥嘴角的弧度勾得更厉害了。

    他轻松拍了拍李花生的脑袋,动作轻密而宠溺。

    东方大小姐,果然是站在帝京风云中心的人物。

    有了她,兴许能事半功倍。

    他想罢,弹指吹了个口哨。

    片刻间,门口堵满了人。

    一半是皇家羽林军,一半是东方家的墨衣卫。

    有两人率先走了进来,一男一女。

    “小姐,嘤嘤嘤嘤……”

    阿狸冲开人群,扑到李花生身边,未语先哭。

    她乍一看李花生身上的伤,顿时大怒。

    “谁干的?”

    刚追上她的林豫,笑眯眯在旁劝慰:“有王爷在,你家小姐不会有事!”

    阿狸一看到他的脸凑过来,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当下飞起一脚,将林豫踢得老远。

    “你这狗东西,竟敢诓骗我,害得我家小姐重伤至此!”

    李花生看到阿狸生龙活虎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欣喜不已,之前必死的颓丧一扫而空。

    “丢人。”

    李花生听到一声低低的咒骂。

    萧明遥走过去,从林豫怀里抽出一块明黄的绢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