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14秦桑

    

    “好,娇池带路。”李花生吩咐道。

    娇池诺了一声,忙将李花生和萧明遥引到一个别院。

    别院的门,被人用木板钉死了,根本打不开。

    李花生惊诧道:“这是谁干的?”

    娇池环顾四周,压低了声音,回道:“事发之后,夫人便立即安排人,封锁了这里,再没有人进去过。”

    萧明遥略一沉思,问道:“贵府除了大小姐之外,可还有其他人知晓,本王进来调查此事?”

    李花生摇了摇头。这事只有她和东方荣钦知晓,而且东方荣钦还吩咐过,对外只说英王来家里做客,她便代替爹爹相陪,领着他在府里四处走走。

    旁边有丫鬟陪着,别人也说不出闲话。萧明遥沉声道:“不要惊动众人。”

    言罢纵身一跃,跳上了院墙。

    李花生在墙下急的直跺脚:“你答应我,要带我一起调查。”

    萧明遥这时才想起,东方家的嫡长小姐,并非是世人所传的那般天才高手,她其实只是个一推就倒的普通女子。

    他无奈地跳了下来,抱起李花生重又跃上墙头,探看院中情形。

    李花生停在墙头,搂着萧明遥的腰,压低了声音对娇池道:“好娇池,帮我放哨,如果有人来闹,你不必管我,马上去找侯爷,找不到侯爷就找青乌子!”

    话音刚落,她便感到脚下一空,顷刻间,与萧明遥齐齐飘落在院内草地上。

    “还不放手?”

    萧明遥的声音淡漠疏离,甚至透着一丝鄙夷。

    李花生赶忙松开箍在他腰间的双手,后退了几步。

    转世大青龙的脾性,与她现代遇到的那人,完全不一样。

    她摊摊手,轻轻一笑:“大青龙,咱们现在该怎么查?”

    萧明遥面色清峻,睨了她一眼,嗓音冰冷道:“跟在本王后面,不许乱摸乱碰……”

    他顿了顿,眸色闪烁:“还有,不许叫本王大青龙。”

    李花生闻言,乖乖点头,自觉地往他身后一缩。

    心里却在不断地默念:

    大青龙,大青龙,就要叫你大青龙……

    这原本是一个非常华丽的院子,一应家具陈设乃至草石花木,皆是富贵至极的人家才有的品格。只是有些许天无人打扫,落了一层薄薄的灰。

    萧明遥在院子里逡巡一遍后,进到里屋。

    屋顶破了个锅口大的洞,太阳光打下来,照在碎落一地的瓦砾上,白花花的一片,十分耀眼。

    外间是书房,里间是卧室。

    从里到外,一片狼藉。

    花瓶桌椅,帘扇箱笼,全都被打的支离瓦解。

    就连床上的被褥也被撕扯成了几块。

    整个现场的痕迹都表明,这里曾经历了一场非常激烈的打斗。

    萧明遥忽然发现,书桌上有一副未完的丹青。

    这幅画一下子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画轴完好无损,画笔搁在纸上,只在落款处沾了几滴多余的墨汁。

    隐约可以看出,落款题的是扶山梓玉。

    梓玉乃是秦桑的小字。

    他拾起画,仔细端详了起来。

    画中一美人,银冠青衫,眸似星辰,虽神态极为冷傲,却是叫人瞧了一下便再也挪不开眼。

    李花生见萧明遥看那画的神色有些不寻常,赶忙凑了过去。

    嚯哟,这画中人,不就是她自己吗?

    她摸了摸鼻子,讪讪地道:“这秦小公子,好端端地画我做什么?”

    萧明遥将画一卷,斜睨着她,嗤笑道:“你是想让本王提醒你,他是因何事来你家府上吗?”

    李花生自然知道,那秦小公子上安定侯府来所为何事——提亲的!

    大约萧明遥会想,正因为此,所以她才有机会杀了秦小公子。

    她现在是最重要的嫌犯,萧明遥有理由质疑她。

    她仰着小脸,笑问道:“敢问英王,看了这半天,可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萧明遥没有回答,哼了一声,扭过头不去看她。

    过了好一会儿,才冷声问道:“听说你中了秦小公子的六瓣梅花镖?”

    李花生点了点头,抬起手臂,撩起衣袖,递到他眼前。

    新藕般粉嫩的手臂,印着一道清晰的伤痕,六瓣梅花!

    萧明遥皱眉,捉住她手臂,轻触伤痕。

    “这伤,有问题吗?”李花生看到他眼中疑云重重,忍不住问道。

    萧明遥抚着伤痕,仍旧没有回答她,只是疑问:“你每夜子时可有锥心痛感?”

    李花生摇了摇头,这伤说来也奇怪,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是看着触目惊心,却没有半点儿痛感,更遑论锥心之痛了。

    萧明遥忽然举起她的手臂,凑到鼻翼边,轻嗅起来。

    清幽梅花香气入鼻,霎那间,他眸中一亮,脑中清明,唇角不自觉地微勾起来。

    不是她!

    李花生却是被萧明遥这番神色举动,唬得心头一跳,急忙收回手臂。

    “昨日不是当着众人面,哭着喊着要嫁给本王?怎么这时候没人了,倒端起大家闺秀的架子来故作矜持?”

    萧明遥一步步靠近她,直至将她逼到墙角。

    他唇角微勾,笑的不怀好意,眼底却是如染薄霜。

    李花生被他这么倾城一笑,看的三魂勾了七魄,直愣愣地呆在当下,动弹不得。

    这大青龙怎么可以好看到这般地步!

    她在心里左右搏击,一边想要继续目不转睛地欣赏这盛世美颜,一边又在不断地提醒自己现在身处龙潭虎穴不能痴迷美色……

    “看够了没有?”

    萧明遥捂嘴轻咳,倏然转过身去。

    “久闻安定侯家华笙小姐,睿智敏达、心细如发,不知进来探看这许久,有什么发现,可需要为自己的杀人嫌疑辩白?”

    李花生回过神来,抹了一把嘴角。

    “对不住,本小姐前些日子一病不起,失忆了!”

    她堂而皇之地说出这个“事实”,倒是让萧明遥不知怎么继续揶揄了。

    李花生伸手弹了弹他手中的画卷,娇笑道:“英王殿下,查到了什么?”

    东方荣钦说,英王此人虽然性冷孤傲不得圣宠,但是他文韬武略有大成之相,行事颇具乃祖璞宗年少之风。

    这样的人,不会查不出真相来吧……

    但见萧明遥将手中画卷往桌上一掷,缓缓道:“扶山秦家的秦桑小公子,或许没有死。”

    李花生惊讶地抬头,也许是错觉,她竟看到萧明遥眼中划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没死?怎么可能?我家阿狸说她亲眼看到秦家的人,将秦小公子的尸体从这屋里抬了出去!”

    李花生说完,心下一震,忽地想起那日,她明明亲自验证了阿狸已经断气,可东方荣钦还是想到办法将她救活了,而且只在短短三日内便恢复如常。

    她一直以为,因为阿狸是妖身,所以才不会像常人那般容易死,或者说因为是妖才会有更多死而复生的机会。

    那有没有一种可能,这秦小公子,也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