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06爹爹

    

    “侯爷……”

    风紫珠额间沁出薄薄的汗珠,望着东方荣钦嗫嚅一阵,终是不安地低下了头。

    东方荣钦半眼都没有看她,只顾着探查怀中爱女的伤势。

    “笙儿,我回来晚了。”

    确认女儿没什么大碍后,他紧皱的眉峰,渐渐舒缓开来。

    “让你受委屈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李花生此刻偎在他怀里,听到这半路捡来的老父如此宽慰自己,不由得鼻头一酸。

    她仰起脖子,轻轻唤了一声“爹爹”。

    糯糯的声音,落入东方荣钦耳朵里,有无限依赖和信任。

    他神色变幻了一瞬,随后不住地点头笑道:“好!有爹爹在,笙儿什么都不用怕。”

    李花生发现,东方荣钦眼底竟有泪星点点。是太在乎了么?

    “爹爹帮我救救阿狸……”

    李花生担忧地望了一眼,正被东方荣钦带来的人抬走的阿狸。

    看着宝贝女儿惨白的小脸上一派愁云惨雾,东方荣钦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

    “放心,有爹爹在,阿狸不会有事。”

    话音刚落,一旁还捂着胸口痛的蹙眉的白髯老者,突然跳了出来。

    “胡闹!荣钦,你可知这女子,真实身份是妖,方才现形时……”

    白髯老者还没说完,李花生便在东方荣钦怀里哼唧了一声。

    东方荣钦看着爱女蹙起的眉峰,心头一疼。

    他轻轻拍了拍李花生的背,以示安慰。

    “叫你一声叔公,不过是敬着祖上些许关系,你还当真把自己算作我安定侯府的管家长辈了?”

    东方荣钦一句话,说的白髯老者脸上搁不住,青一阵红一阵。

    “你……你!”

    他指着东方荣钦,气的发抖。

    “好!就算我是外人,可大宁国上下,谁人敢触犯王法,私自豢养妖物!”

    东方荣钦将李花生打横抱起,一边往外走,一边冷笑道:“阿狸是我亲自为笙儿挑选的,关键时刻可保她性命,这妖是自愿签了生死契的,叔公仍有不忿的话,可自去御前状告我。”

    一个兵权在握的武将公侯,皇帝半壁江山都是由他打下来。

    要去和皇帝告状,且不说告不告的赢,但就这同姓一个东方,那白髯老者又能落的什么好处。九族连坐,他们可还没出五服吧。啧啧。

    李花生躲在东方荣钦怀里暗搓搓地想,这老头要是有高血压,估计这会要被东方华笙这霸气老爹给气晕过去了。

    她果然看见白髯老者,捂着胸口不住地颤抖,再也不能言语。

    哼,谁叫你个坏老头不让救阿狸!

    “墨衣卫,送客!谢氏持家不当、风氏构陷少主,按例执行家法!”

    东方荣钦朝左右喝了一声,便抱着李花生大跨步走出了祠堂。

    ……

    一连三日,李花生只要一睁眼,就能看到床边守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某女:“爹爹,你今日不用上朝么?”

    某爹:“不用,爹爹要看着你好起来……”

    某女:“爹爹,今日还不用上朝么?”

    某爹:“无妨,爹爹必须要守着你……”

    某女:“爹爹,我伤都好了,你真的可以上朝去了。”

    某爹:“再等一日,确保你完全无虞,爹爹再去……”

    看着某爹满脸宠溺的笑,李花生心里好生懊恼。

    一连三日来,这爹寸步不离地守着她,一应汤药饭食都是亲尝亲喂。

    她想去看看阿狸,也不许,非说什么要等她伤养好了才行。

    她跳下床,蹦哒了一圈,向某爹展示自己身体的健康状态。

    “爹爹,我真的已经完全好了。”

    她抱着东方荣钦的胳膊撒娇,想象着自己就是真正的东方华笙。

    李花生是孤儿,准确的说,是弃婴。

    生她的父母,给她裹了个破棉袄,将她装在篮子里,挂在了爷爷的小卖部门口。如果不是爷爷那天开门早,她就成了报纸上写的,冻死在某个寒冬腊月的不知名女婴。

    想到这儿,李花生心底酸酸的不是滋味。

    所以撒娇时,带了浓重的鼻音。

    有爹爹,真好……

    “笙儿,可是着凉了?待爹爹去找周医师来替你瞧瞧……”

    某爹又要发作时,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个人。

    深褐色的锦袍,威风凛凛,乃是东方荣钦的近卫,青乌子。

    他躬身抱拳,作了一揖,还没开口,就被某爹呵斥了一顿。

    “放肆!大小姐的闺房也是可以随便闯的?”

    青乌子不敢起身,依旧弯着腰:“回侯爷,事态紧急,不得不闯!”

    “下不为例!”

    东方荣钦素来知他不是莽撞之人,遂挥手示意他说下去。

    “大殿下、三殿下、四殿下,突然接踵而至!”

    青乌子抹了一把额上冷汗,继续道:“大殿下……是陪着先帝的慧太妃一起过来的,前厅后堂,都没有人招待……”

    东方荣钦闻言,神色自若,没有丝毫意外。

    他眯了眯眼,勾唇笑道:“来的可真快。”

    李花生听见是皇宫里来人了,立马乖巧地站在一旁,劝说某爹。

    “爹爹,我真的已经完全好了,您先去忙吧。”

    东方荣钦皱眉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临去时,在门口回头对女儿叮嘱道:“在房内好好休息,不可乱跑,不可伤神。”

    走到院子了,又一次回头,目光不舍道:“等会好好吃药,爹爹让人备好了你最爱的凤蓉酥,记得趁热吃。”

    ……

    看着自家主子这幅婆婆妈妈的慈父形容后,青乌子嘴角抽搐了几下,这还是他一路跟随的那个驰骋沙场的霸主大英豪么?

    好不容易送走了黏人的某爹,李花生伸了个大懒腰,这三日在床上躺的腰酸背痛。

    才过了一会儿,就有一队丫鬟提着食盒走进来。

    “小姐……嘤嘤嘤……”

    李花生正低头看食盒里的点心,忽听到这声哭喊,不由得心中大喜。

    抬头看时,只见阿狸身着一套水绿衣裙,又哭又笑地往她身边跑来。

    “阿狸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了,嘤嘤嘤……”

    看到阿狸全须全尾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说话,李花生激动不已,这爹爹的本事还是可以的嘛!

    “傻丫头……”

    李花生抱住她,不觉泪语凝噎。

    “小姐,都是阿狸不好,没有照看好小姐,嘤嘤嘤嘤……”

    阿狸被她一抱,哭的更厉害了。

    “来,阿狸,你饿了没有,咱们一边吃一边说。”

    李花生扛不住阿狸这般哭法,拉她坐到桌边吃点心。

    阿狸拿着一块淡黄的凤蓉酥,怯怯地抬眸看了一眼李花生。

    “小姐,你不会因为阿狸是妖,就不要阿狸了吧,嘤嘤嘤嘤……”

    一句话还没说完,又嘤嘤哭上了。

    李花生扶额,平生最怕“嘤嘤”怪。

    但眼前这嘤嘤怪,却是拼死保护自己的人。

    她挥手示意,屏退了一众丫鬟。

    “不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阿狸都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

    她捏了捏阿狸娇嫩的脸蛋,笑道:“阿狸,有一个秘密告诉你,要不要听?”

    阿狸一脸认真,使劲点头:“要听要听,小姐说什么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