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05忤逆

    

    前所未有的暴躁和恨意,席卷她身体的每一处肌肤,这痛楚比先前那道人的金光棍子更厉害十倍不止。

    “啊……”

    她怒声爆喝,捆住她的绳索悉数挣断。

    风紫珠望着近乎疯癫的李花生,狂喜不止。

    她对着白髯老者催促道:“叔公,快,这妖孽也要显露原形了!”

    李花生挣脱后,赶紧上前查看阿狸是否还活着。

    伸手覆上阿狸血迹斑斑的小脸,然而却再也探不到她的鼻息。

    她的心一点点往下沉,一直沉,好似要沉到一个永不见底的深渊。

    她要阿狸活着,她要阿狸活着!

    李花生将阿狸抱在怀里,那种力量在双手凝聚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这时,白髯老者突然冲了过来,夺过一旁武士的长刀,不对着李花生,竟是又往已没了呼吸的阿狸身上刺去!

    “都说了叫你别碰她!”

    李花生爆喝一声,双掌拼了命一般往白髯老者身上袭去。

    她完全凭着意念,情急之下出手。谁料,她的掌上一股巨大力量,如同生了风一般喷薄而出,还没触到白髯老者,便已将其逼退数步开外。

    “不可能!”

    看着被逼退的老者,竟吐出一口血来,风紫珠形容大变。

    白髯老者亦是大惊失色,捂住胸口,骇然道:“大小姐,原来没有丧失功力!”

    李花生此刻也搞不懂,自己为何会突然拥有如此骇人的力量。

    她没有多想,将阿狸抱在怀里。

    这个未知的世界,也许还有一线机会,能够让阿狸死而复生……

    她如是想着,意欲夺门而出。

    风紫珠眼尖,赶忙命令诸武士,堵住门口。

    李花生扫视了一眼众人,怒道:“让开!挡我者,死!”

    风紫珠好似真的被她这一声怒吼震慑住了,嗫嚅半天,才冷笑道:“好大的口气!”

    李花生低头不语,重又举起凝满力量的双手。

    这时,李花生突然闻到一阵铃木花香。

    “夫人到!”

    随着丫鬟一声高喝,堵在门口的武士纷纷让开。

    走在前面的是一袭红衣的少女,紧随其后的乃是一个金冠美妇。

    红衣少女,正是东方家二小姐,东方邀月。她打量了一眼李花生,面色虽然冰冷,眼底却是掩着些许焦急。

    “母亲在此,谁敢造次。”

    她又扫视了一眼众人,目光如冰剑般锐利。

    此时,那吴姓道人,已被捉住,迎上红衣少女冰冷的目光,亦是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金冠妇人,美目柔善,仪态端方。

    李花生看向她时,再没有上回那般异样的头痛感。

    “母亲?”

    她颤抖着声音,半是询问半是求助。

    原来,这就是东方华笙的母亲,端水谢家的嫡长小姐,谢夫人。

    “笙儿,还没闹够么?”

    谢夫人看着李花生,轻声呵斥。

    “母亲……我没闹,是她们先栽赃嫁祸于我,说我杀了人,后又派了这些人来杀我!”

    李花生抱着阿狸的手,紧了紧。

    “孽障!还不跪下认罪!孽障啊孽障……”

    谢夫人捂着胸口,泪眼婆娑。怒斥声声,俨然是痛心疾首的母亲模样。

    “母亲?”

    李花生和东方邀月几乎同时惊呼出口。

    “认罪?我不!不是我做的事情,为什么要我认?天底下没有您这样的母亲!”

    李花生愈加悲愤起来,双掌的力量重又凝聚。

    “葩!!!”

    一个巴掌不轻不重,打在了李花生脸上。

    不痛,却让李花生心中如同被虫蚁啃噬了一个大洞。

    如果,东方华笙知道自己的母亲这样待她,应该会比现在的自己更难受吧……

    “怎么?你竟还想打杀我么?”

    谢夫人斜睨了她一眼,突然就泣涕零落,不住地捶着自己胸口。

    她哭音凄切,颤着声儿道:“孽障!你忤逆不孝到如此地步,侯府如何再能容下你!可怜我,竟白白养了你十八年啊……”

    李花生没理会谢夫人的哭诉,现在她只想快点带阿狸出去。

    她右手抱着阿狸,左手随着意念尝试用力一挥,果不其然,一道隐形力量自她掌心呼出,迅速掀倒了几个武士。

    谢夫人垂泪,向白髯老者盈盈拜倒,作五体伏地状。

    “叔公,愚妇无能,养出此等孽畜,累及家声,还请叔公祭出家法吧……”

    李花生愕然。

    她不仅讶异于东方华笙的亲生母亲,竟这般坑害她,更是担心所谓的“家法”到底有多可怕。

    难道是什么一招毙命的绝技?

    白髯老者沉默点头,双手捏诀。但见灵牌上方的一个桐木盒子,缓缓打开了,背后竟是一个暗藏机括的小门。

    一柄铜色宝戟,冲出小门,泛着幽幽青光,自灵牌前,升腾而起。

    搞了半天,风紫珠老早嚷嚷着要给她实施的家法,直到这时候才真正现身,还是自己亲生母亲逼迫出来的。

    李花生不禁腹诽,这些人的心机之深沉,还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白髯老者,忽然悲悯地看了李花生一眼。

    忍不住叹道:“宝戟出,魂魄散,九幽天,不可寻。”

    李花生从她话里的意思,大概理解了,眼前这“家法”的厉害。

    挨上一戟,魂飞魄散。

    从此,不论什么地方,都找不着她一丝踪迹了。

    刚起身的谢夫人,一眼就看出了李花生对家法的恐惧。

    她轻抚些微松散的两鬓,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儿不必害怕,叔公是讲道理的人,倘或你能说出,害你发疯的那个妖在哪里,我想叔公必定会网开一面。”

    “妖?什么妖?”

    李花生完全听不懂谢夫人话里的意思,如果说东方华笙身边藏着妖,那此刻阿狸已经现形了。哪里还有什么妖?

    对了,先前自己莫名奇妙地力量暴涨,风紫珠似乎说过,她被妖孽附体了!但是,她并没有啊!难道她们说的是,自己穿越过来,霸占了东方华笙的身体,所以,这妖是指她?

    正在思索着,那青光宝戟迅速冲到了她的头顶。

    看来,这下是真的要挂掉了!

    李花生再次闭上了双眼,继续准备赴死。

    然而,这一次,死神好像又放过了她。

    宝戟没有落下来!

    “谁敢伤害吾儿!”

    一个力量充沛的男声自门外传来,几乎在同一瞬间,一道青袍身影如闪电般奔至李花生身边。

    东方荣钦?!

    李花生惊讶的同时,目光将四周略略扫了一遍。

    众人寂静无声,白髯老者和谢夫人面色倒还从容,只是那风紫珠,漂亮的脸蛋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