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04绝境

    

    只听嘶啦一声,李花生背后的衣裳被迅速撕裂开来。

    “就算小可得不到你的心,能得到你的人,也算是此生无憾了!”道士笑声獠狂,望着李花生裸露的后背,神情尽是复仇者餍足的愉悦。

    他用力掷掉绳索,将李花生逼到角落,欺身上前,伸手欲往其饱满的胸前抓去。

    看着那双令人厌恶的手,李花生胃中一阵翻滚。

    虽然说这身体是东方华笙的,但是现在住在里面的魂魄却是自己,如果被玷污,那也等同于她被玷污,而不是东方华笙啊!

    想到这儿,身体里那股奔腾不息的怒火,似乎更猛烈了,充斥在胸腔内,横冲直撞,找不到出口,又似乎随时会如同火山一般喷薄而出。

    李花生正当绝望之时,忽听一阵打斗声传来。

    隐约间,又听到风紫珠一声惨叫。

    李花生立刻打起精神来,对那道士恐吓道:“我父亲回来了,还不快滚!”

    那道士也听到了,被李花生一吓唬,伸出的手,恰恰停在她胸前两厘米处。

    道士纠结半晌,最终还是愤恨地收回了手。

    他才走到窗边探看,祠堂被关起的雕花木门,蓦然间,被震了个稀碎。

    有人破门而入!

    李花生心中大喜,难道霸道老爹来救自己了?她赶忙挣扎着抬头去看。

    原以为她这个没有丝毫主角光环的穿越,遇不上才情通达颜如玉的男主角,好歹有个霸道总裁型老爹来相救也算深感欣慰!结果,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阿狸,一个人,满身鲜血地走了进来。

    阿狸娇小的身子,在黯淡的烛光里拉成了一个极高大挺拔的黑影。她眼底一片猩红,周身散发着与其外形极不相称的凶恶煞气。

    看到她脸上的斑斑血迹,还有望向自己时殷切关怀的眼神,李花生内心的波动,无疑是极富冲击力的。

    阿狸一看到她,就扑了过去,脱下染了血色的外袍,盖在她身上。

    “都怪阿狸,没有照顾好小姐,嘤嘤嘤嘤……”

    前一秒还凶神恶煞的阿狸,瞬间变成了个爱哭的糯米糍——李花生的内心,再一次被冲击的体无完肤。

    老天,能不能派个靠谱的人来救啊……

    不一会,门口冲进来一伙玄衣青帽的武士。

    “果然是主仆情深……”

    风紫珠带着得意的笑,跨门而入。

    李花生心中暗叫不好,这女人莫不是又要出什么阴招?

    果然,风紫珠笑盈盈朝身后一拜,门外走进来了一个白髯长者。

    “叔公,家门不幸。侯爷不在府里,还请帮着肃清府里的妖邪之气。”

    白髯长者,跟东方荣钦长相相似,只不过气度柔和许多。

    他一看见衣衫不整的李花生,便摇着头,唉声叹气。

    李花生这时才彻底想明白了风紫珠的手段。

    原来将秦小公子的死栽赃给东方华笙,只不过是她的第一步棋。她果然不敢真的杀了东方华笙,她的目的只是让族中长者撞见,大小姐和道士私通。这幅可疑局面,才是她真正想要的结果。

    “家门不幸啊……”白髯老者哀叹一声后,面色突变。

    他厉声喝道:“墨衣卫听令,将这淫道就地格杀,尸体即刻焚化!”

    李花生迎上白髯老者的目光,那里面有心痛有惋惜也有壮士断腕的决意。

    “大小姐忽染重疾,六月初七日,殁。”

    阿狸大怒,横在李花生前面,凶狠道:“谁想伤害我家小姐,就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她又回头看了李花生一眼,柔声道:“小姐别怕,阿狸就算是死,也会保护好小姐。”

    李花生心中感动不已,刚想劝说阿狸,逃出去找到东方荣钦,她才有机会获救。

    谁料,那群武士突然分成两组,一组直攻道士,另一组则和挡在自己身前的阿狸打了起来。

    这时李花生才知道阿狸的本事,她看着身形娇小,但却力大无穷。她一拳打下去,那柱子立刻应声断裂。她的打法完全是野蛮攻击,与那些技能满格的武士相比,根本不足相提并论。

    奈何她太过拼命,那些武士却惜命的狠,如此倒也被牵制了许久。

    李花生看着阿狸嘴里不断喷出来的鲜血,只觉得头皮发麻。

    从来没有一个人,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护她到如此地步。

    她看着眼前鲜红的血液横飞,看着一次次倒下去的阿狸,又一次次咬牙狠命站起来,心中湿漉漉一片。

    东方华笙,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有人恨你如斯,却有人爱你如斯。

    “阿狸,快逃,去找我爹爹,现在只有他能救我们!”

    阿狸才一回头,就被一个武士一棍子打趴下了,额头上一道长长的伤痕,汩汩留着血,可怕极了。

    她还没站起来的间隙里,有一个武士突然冲向李花生,手中的长刀锋利无比。

    眼看着就要被刺中心脏,李花生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然而,长刀却迟迟没有刺下去,她一睁眼,就发现一个血人,挡在了自己眼前。

    阿狸?

    李花生心中一颤,此刻眼前的阿狸,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她双手死命握住长刀,浑身红光暴涨,裙裾下拖着一条红色的,狸猫尾巴!

    “你竟然也是妖?我倒是疏忽大意了。”

    风紫珠看着已然变身的阿狸,语气惊愕又讽刺。

    “叔公,我说什么来着,大小姐必是被妖孽附体了,那样的人儿,怎么会好端端的就疯了呢?”

    她转而看着白髯老者,笑的意味深长。

    白髯老者,一听到“妖孽附体”就勃然大怒,他迅速从怀中摸出一块铜牌,对着它喃喃念咒。

    李花生无力阻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股莫名的力道,催着长刀,往阿狸心口扎进去。直到……

    直到……阿狸从自己眼前摇摇晃晃倒了下去。

    阿狸,替她挡住了必死的攻击。

    傻丫头,若你知道我不是真正的东方华笙,可还会如此护着我吗?

    东方华笙,此刻我是既恼你又羡慕你啊……

    阿狸倒下去之后,再也没有站起来。

    “阿狸!!!”

    胸腔中怒火穿云破雾,喷薄而出。

    她怒红了双眼,望着风紫珠恨声道:“她是妖又如何?你们凭什么随意决定别人的生死!风紫珠,你若再敢让他们靠近一步,伤我阿狸一分,我必让你付出无尽代价!”

    风紫珠不以为然,反笑了起来:“呵,居然在侯爷面前装失忆、扮可怜!满府里只我知晓,这副狠毒形容才是你东方华笙的真正面目!”

    阴冷堂风吹过,蜡烛熄灭了几盏,李花生莫名一阵悲凉。

    绝境中,深深的无力感,伴随着突如其来的恨意,搅得她直想杀人。

    对,杀人!就是这种感觉。

    她隐隐感到体内有一股巨大力量,正在冲破枷锁,往自己双手涌来。

    她想杀人!杀掉眼前所有伤害过阿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