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03栽赃

    

    “扶山秦家很厉害吗?我为什么要在自己家里杀人?又为什么非要杀秦家小公子呢?”

    李花生并不知道扶山秦家是何方神圣,她此时也没了主意,只好硬着头皮与其对质。

    风紫珠冷眼看着仆妇丫鬟将李花生捆绑住,不屑地轻哼了一声。

    “为什么?阖府谁不知道,秦家小公子迷恋你,千里迢迢进京提亲,前日他逼得夫人点头允诺,又在园子里对你言语轻浮,你便生了恨意。以你的性子,你还会留着他?”

    以她的性子?莫非东方华笙以前是个刁蛮狠辣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但是据阿狸描述,东方华笙可是这世间第一温柔和善之人……

    李花生被捆的严严实实,五花大绑不说,还有两个粗壮仆妇在两旁目不转睛地盯着,好像担心她会随时挣脱了束缚一般。

    她能看出风紫珠眼中的愤恨,同样也看出了她极力压抑在眼底的恐惧。

    是的,风紫珠不仅恨她,而且怕她。

    李花生低头思索……究竟是为什么呢?可惜阿狸不在,不然问清楚背后缘由,或许还有反击的机会。

    “我竟不知,安定侯府从何时起换了当家主母。”

    听到东方邀月冰冷的声音,李花生心中一喜。

    果然是一母同胞,纵使性子再冷,到了关键时刻也还是会站出来维护血脉至亲。

    她感激地冲东方邀月点头一笑,然而东方邀月并不理会她的亲近之意,只静静地看着前方的芭蕉树,面色清冷。

    风紫珠闻言,气的满脸通红。

    她暗暗用力柔搓手中的绣帕,忍着怒气,强笑道:“夫人近日为着大小姐求医,操劳过度,府里的事情便交由我代管。至于我现在的所作所为,那也是知会过夫人的,她没有说什么,想来也是默许了。”

    “母亲知道此事?”东方邀月面上终于有了波动,只是那震惊转瞬即逝,片刻便恢复成镇定淡漠。

    面对东方邀月的质疑,风紫珠不予理会,她更不想继续在此浪费时间纠缠下去。

    “将大小姐关进祠堂,家法伺候!”

    风紫珠一声令下,数十仆妇丫鬟迅速围在李花生四周,推搡着,将她往祠堂方向驱赶。

    看过无数宫斗剧宅斗剧的李花生,一听到“家法”就开始颤抖,封建社会的家法那可是——非死即残。

    无论她如何挣扎,那绳索都没有半分松动,无奈之下,她只好破口大骂起来:“风紫珠,你私动家法,趁父亲不在府里,栽赃陷害于我!你这蛇蝎心肠的毒妇,待我父亲归来,必定将你千刀万剐!”

    阿狸说过,安定侯,乃是纵横疆场的霸者,对社稷有功,连皇帝都要敬他三分。

    李花生想,既然这安定侯看重东方华笙,自然不会任由旁人构陷于她,闹了这么大动静还没出现的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此刻不在府里。

    不论李花生如何怒骂威胁,风紫珠打定主意,不为所动,好似笃定此刻绝不会有人来管。

    李花生只在临去前,听到东方邀月若有似无的一声轻叹:“姐姐若果真失去记忆,那也算是一个完全不通术法之人,家法处置,可是会要命的……”

    术法?这个世界还有这玩意儿!

    可惜她没有了东方华笙的记忆,不然就可以立刻操控术法将这些人打趴下,然后逃之夭夭……

    东方家的祠堂,肃穆寂静的可怕。

    灵牌前摇曳的烛火,在幽暗里发出惨淡光芒,直教李花生看着心里发怵。

    也许今天她的生命就要如同那些灵牌上的人一样,永远消逝在这世间……她想起自己相依为命的爷爷,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他此刻还在大王山里,等她回家……

    想到爷爷,她不觉泪如雨下。

    “原来东方华笙,也有如此可悲可怜的一天。哈哈哈.……”

    一阵娇媚的笑声之后,祠堂门口走进来两个人。

    来人一个是风紫珠,还有一个是黄袍青靴的道士。

    道士满脸邪气,左眼处横陈着一条可怖的伤疤。

    他一进来,双眼就不住地往李花生身上打量。

    “风夫人,小道方才启用天眼,并未发现大小姐身上有任何妖力。”

    风紫珠十分满意地朝道士微笑点头:“有劳吴仙人再试试她的术法。”

    道士双手合十,唱了一声无量天尊,便从怀中取出一根手臂长的绳索。他左手持绳,右手捏诀,口中念念有词。

    不多时,绳索周身突然金光暴涨,一下子从软趴趴的麻绳变成了一根坚硬的棍子。

    那金光闪闪的棍子,像长了眼睛一般,朝着被捆住的李花生后背狠狠打过去。

    李花生此刻便如案板上鱼肉,只能眼睁睁任人宰割。

    一棍子下来,她双膝撑不住跪倒在地,后背如同被烈火灼烧了一样,没有皮开肉绽,却让人瞬间痛到意识模糊。

    怒气滚滚涌动,充斥在胸腔里面,喷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堵的李花生渐渐忽略了后背的灼痛感。

    “你们……不要太过分!”

    李花生咬牙切齿,恨意暴涨。

    风紫珠双手环臂,挑着眉,佯装惊讶:“哟,大小姐难道还有什么后手准备?这时候大小姐如果能求求我,兴许我会考虑……”

    李花生闻言,立刻条件反射般接话:“好!我求你,别再打了,好痛啊……”

    风紫珠似乎是没料到东方华笙会向她求饶,怔楞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东方华笙,你竟也有向我求饶的一天!呵……”

    风紫珠极尽全力控制情绪,不敢让自己笑的太过。

    她害怕眼中喜悦的泪水流出来后,会弄花了她今天精心描画的妆容。

    “怕痛是吗?好,姨娘给你换个温柔的……”

    风紫珠好似疯了一般,带着深沉的怨毒眼神,盯着李花生的脸,笑声幽森。

    她微敛衣襟,低眉垂目,走到道人身旁,笑道:“吴仙人,你尽可如愿了。”

    那道人得令后,喜不自禁,下一刻便收回了金光绳索。

    “多谢夫人成全。不论事后如何,小道绝不牵连夫人。”

    李花生痛的意识模糊,才停了棍刑,下一秒就看到道士那张可怖的脸几乎贴上自己的唇,她立时吓得大喊起来——

    “你再敢碰我一下,我爹爹定会叫你魂飞魄散!”

    她拼尽全力躲开了,可是被捆住的身体毫无支撑,“咕咚”一下,就滚到了墙角。

    那道士缓步凑近,笑声阴柔:“大小姐可真是这天底下第一无情冷性之人啊!这才几年功夫,就完全不记得小可了……可怜我半生为你癫狂,在你这儿竟连丝毫印象都得不到,这叫小可如何甘心啊……”

    李花生听着这阴恻恻的笑声,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该死的东方华笙,究竟和多少人结了仇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