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其他 > 重生有妖 > 001发疯

    

    六月初六,大吉。

    名震帝京的东方大小姐,疯了!

    据说,见人就问,你是谁?

    帝京的风,吹的就是快。

    不出一日,帝京第一名门闺秀,东方华笙,已然变成了帝京最大的笑柄。

    ......

    李花生再度睁眼时,看到朱华绣帐前,围簇着一大群陌生的人。

    他们不仅全神贯注地盯着李花生,还个个忧思满面!

    “小姐,您终于醒了,吓死阿狸了,呜呜...”

    床边跪着一个娇小的女孩,战战兢兢地抖着身子,满眼里都是泪水,她的声音小心翼翼如蚊鸣般低泣,隐约透着失而复得的喜悦。

    李花生闻声坐了起来,目光越过众人,冲着女孩粲然一笑。

    “阿狸乖,不哭...”

    当李花生第一次在这个未知的世界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柴房里奄奄一息,身边只有这个名唤“阿狸”的丫头在照顾她。

    从阿狸口中,她得知了自己穿越之后的身份——中洲大陆大宁国安定侯嫡长女,东方华笙!

    一个金尊玉贵、在漫天盛誉中长大的侯门大小姐。

    但是,这东方大小姐就在今天早晨,疯了!

    李花生魂魄附到东方大小姐身上时,对她的记忆没有丝毫承袭,全然不知她为何会疯。

    “笙儿,你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说话的人,是一个满面威严的中年男子,他站在人群中,眼露焦虑形容憔悴,却是掩不住周身的霸者气度。

    “你是谁?”李花生眨着眼睛问。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失色。

    跪在床边的娇小女孩,更是悲恸难抑,复又嘤嘤哭了起来。

    那中年男子望着李花生怔愣半晌,忽地大怒,愤而转身,指着跪伏在后面的白衣男子吼道:“混账!你方才不是说我笙儿无碍了吗?!”

    白衣男子吓得身子一抖,哆哆嗦嗦回道:“安定侯息怒,大小姐的身子确实已无大碍,只……只是,精神或是受了刺激,兴……兴许要静养一阵,才,才能恢复……”

    李花生了然,原来这就是东方华笙的霸气老爹,戎马半生的安定侯东方荣钦,而且这爹很看重自己的嫡长女!

    “一阵?一阵到底是多久?你们帝医馆最近可是嫌日子过的十分太平了?”

    那安定侯似乎脾气不好,一言不合,眼中便生了杀气,手中大掌险些落下,幸而被他身旁的一个金冠美妇拦了下来。

    “请家主息怒,笙儿才医好了身子,您就杀医官,恐怕会有损孩子们的福荫...你我皆不通医术,放眼天下,还有谁的医术能强过帝医馆,况且,笙儿适才不是记起阿狸了吗?从今晨笙儿状态来看,短短半日,实是好了大半,不如听周医师的,暂且静养一阵看看……实在不行,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金冠美妇,仪态端方,眸中含情,三言两语便化解了东方荣钦的满身怒气。

    李花生看了那金冠美妇一眼,不禁皱眉,这张脸很眼熟...

    脑袋毫无征兆地痛了起来,她的意识里突然浮现出一个模糊的画面,竟隐约有那金冠美妇的身影。她猜,那可能是东方华笙残留在这具身体里的记忆。

    她透过意识,努力地想去看清这金冠美妇在做什么,但是不仅看不清,脑袋还越来越痛。

    “你……你……”

    李花生心中一阵急躁,指着金冠美妇想问她是谁,为什么一看到她头就会痛,但却没有力气问出口。

    李花生捂着脑袋,痛的狠了,忍不住大哭起来。

    众人满脸惊愕,齐齐看向李花生,仿佛看到了极其不可思议的事物……东方华笙竟然哭了!

    这一哭,也许是用力太猛,李花生只觉得自己胸口一闷,眼前一黑,身子便往下沉。

    “小姐……小姐……”

    耳边只有阿狸一声更比一声凄厉的哭喊。

    也许,这样就能回去了?

    她阖上眼帘,沉沉睡去,只觉得脑子天旋地转,意识飘了很远很远...

    突然,意识里一片金光大盛。

    “终于来了,吾等了好久啊……”

    一个苍暮的声音响起,李花生极尽目力去看,发现金光之后,是一只巨大的绿毛乌龟。

    “龟……龟仙人?”

    李花生嘴角抽搐,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仙人?唔……小姑娘,你想回家吗?”

    绿毛龟巨大的眼珠子,发出幽幽绿光,不知为何,李花生总觉得那绿光背后隐藏着一股窃窃的笑意。

    不过不管了,能回家就成!

    爷爷找不到自己该有多着急,他老人家脾气可不怎么好……还有,自己在大王山经营了一年的花生农场才刚刚有了起色,不赶紧回去可又要凉凉了……

    “想!说吧,需要怎么做,你才肯帮我回家?”

    绿毛龟叹了口气,“找到神龙,得到他的蛋。你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了。”

    “什么?神龙?”

    李花生脑袋轰的一下,痛的几乎炸裂。

    “我的时间到了,小姑娘,记住,一定要找到神龙的蛋,是神龙的蛋,蛋……”绿毛龟的声音越来越急促。

    突然间,金光大盛,刺的李花生再也睁不开眼。

    “等一下,他的蛋在哪里?在哪里啊……喂!龟仙人?龟……”

    话未问完,那金光便将她周身一卷,用力甩了回去。

    再睁眼,却是又回到了方才那锦绣暖床上。

    先前围在床前的人都不见了,只剩下那个嘤嘤哭泣的小女孩,趴在床沿上,沉沉睡着,眼角还挂了两滴泪珠。

    李花生轻轻起身,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这府院真大!亭台楼榭错落有致,一派古香古色。

    她一边暗中感叹,一边往外走,穿过庭院走至长廊尽头,正打算翻墙而出时,忽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她忙向墙角的芭蕉树后一躲。

    一阵香味传来,是饭菜香!

    她看着转角走来两个提着食盒的丫鬟,下意识地摸了一下空瘪的肚子。

    其中一个胖丫鬟低声笑道:“春兰姐姐,大家都说,咱们府里的大小姐疯了,可是真的?”

    另一个高瘦的立即左右张望,怒斥:“别胡说!做下人的,管不好自己的舌头,就是作死!”

    胖丫鬟索性放下手中食盒,拉住高瘦丫鬟的衣袖,笑道:“可是大家都在说呀,连外头的人也知道了呢!春兰姐姐,是不是真的嘛,你今儿早上不是正好在大小姐屋里吗?听说大小姐突然性情大变,整个人就像是疯子,可好好的,怎么就疯了呢?那七日之后的……”

    “闭嘴!你要找死,别拉上我!”

    高瘦丫鬟一把甩掉她的手,径直往前走。可是,才走了两步便直愣愣地停住了。

    “多嘴。自去后堂领罚。”

    一个声音,冷冷响起。

    李花生循声望去,却见一袭红衣,随风摇曳,立于廊檐下的,乃是个一见忘俗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