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jtqs电子书 > 网游竞技 > 快穿系统猎魔人 > 第18章:阿尔瓦男爵是个大坏蛋

第18章:阿尔瓦男爵是个大坏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天是那么的蓝,云是那么的白,身边的美人儿是那么的可爱!

    田鸡觉得哪里还需要去当什么猎魔人,哪里还需要回去原来的位面啊!

    这已经就是天堂了呀!

    呃,当然,除了他身边那只喳喳怪叫的怪鸟之外,一切都完美到爆炸啊!

    心情大好的田鸡唱起了荒腔走板的歌,歌词还都是自己现编的。

    【主人,主人,帅帅的主人,要不,等你收获到自由点数的时候,拜托你把它们都加在唱歌上吧!】小诌诌带着哭腔说道。

    哦?哇哈哈!原来你害怕我唱歌呀!

    嘿嘿,小诌诌,这下我可有对付你的绝招啦!

    以后你再欺负我,我就唱歌给你听~~~

    “说句心里话吧,小诌诌你别怕!只要你能乖乖的呀,主人我就笑哈哈。”

    【主人……就您这创作水平,也难怪在另外一个位面只能是透阴的呢。】

    “噗嗤!噗嗤!噗呲!噗呲!小诌诌她不信邪,上街偏要穿高跟鞋!……”

    已经飘上天了的田鸡才不管那么多,越是被小诌诌DISS,越是疯狂乱造词,

    兴之所至,还来了一段莫名其妙的RAP,听得达妮雅和阿卡丽直乐。

    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调子吗?

    歌是过念的吗?

    “阿卡丽,你唱一个,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唱歌!太难听了!”

    达妮雅也要被田鸡给折磨疯了。

    阿卡丽红着脸,犹豫着不好意思开口。

    乌璐鲁却提前唱了起来:

    “哇呀呀——!呜……!呜——!”

    阿卡丽听了也直皱眉头,实在不能再被这两个家伙荼毒耳朵了!

    深吸一口,阿卡丽一手握住法杖,一手捂住胸口。

    樱唇轻启,抑扬顿挫的歌声从唇齿间倾斜而出。

    在魔力加持下的声音传得很远,隐隐带着回响,

    随风掠过之处,连花都开得艳丽了起来。

    声音盖过了风声,盖过了虫鸣,盖过了田鸡和乌璐鲁聒噪的歌声。

    阿卡丽的歌声仿佛是清澈的流水,冲刷着世间的灰尘,

    让人心都亮了起来。

    “啊……真好听啊……”

    田鸡眯起眼睛,露出了笑容。

    乌璐鲁也飞到田鸡的肩头,安稳地闭起眼睛,欣赏着阿卡丽的歌声。

    达妮雅总算松了口气,一行人在甜美的歌声中来到了猎人公会。

    ※

    猎人公会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同,瞧着莫名有些紧张。

    苔丝瞧见田鸡一行人连忙迎了上来:

    “你们一起来的?难道说,达妮雅你决定收他为徒了?”

    达妮雅撇了下嘴,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苔丝狐疑地瞧了瞧一脸得意的田鸡,一丝疑虑划过心间。

    她凑到达妮雅耳边悄声说道:

    “这个家伙是不是对你们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逼着你们接受他的?如果是这样,你一定要告诉我。虽然他是茜菈法师介绍来的人,但是,如果他敢胡来……”

    达妮雅拍了拍苔丝的肩膀打断了她的话,心道:这哪儿是他对我们做了什么呀?根本是我们对他做了什么。

    “没有啦,阿卡丽觉得他还挺有前途,所以就暂时收他当学徒啰。”

    “真的?你没有骗我?”

    “真的!不信你自己问阿卡丽。”

    阿卡丽抱紧法杖,小心翼翼地连连点头,水色的头发就像一截流动的瀑布。

    见她们二人都如此笃定,苔丝也不再追问什么。

    让阿卡丽带着田鸡去柜台登记,达妮雅拉着苔丝走到了一旁。

    “我瞧着今儿气氛好像有些不对劲,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还能有什么事儿?不就是那个倒霉的国王特使失窃的事儿吗?”

    “怎么,珠宝不是找到了吗?”

    “珠宝是找到了,可是阿尔瓦男爵一口咬定是我们这里的人害怕被惩罚才交出珠宝的,闹着要去国王那里禀报此事,我看事情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达妮雅皱起了眉头,心里颇为懊恼,很后悔自己当时为啥要让田鸡去偷鞋。

    结果,不仅闹得自己非得收下他这个徒弟不说,还惹恼了国王特使。

    “那……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吗?”

    “那个不要脸的阿尔瓦男爵说了,如果我们给他一百个魔核,他就可以当做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苔丝咬牙切齿地说道。

    达妮雅瞪大了眼睛:

    “一百个魔核!?这!这!我们小镇一年也攒不到一百个魔核啊!这个家伙狮子大开口,太贪得无厌了吧!”

    “谁说不是呢!”

    “那如果交不出这么多魔核呢?”

    “交不出这么多魔核,就要让茜菈法师做他的陪寝侍女。”

    “什么!?这个家伙!干脆杀了算了!”

    达妮雅说着,伸手握住了挂在腰上的匕首。

    苔丝慌忙摁住达妮雅的手:

    “别,别激动。我想,法师大人应该有办法的吧?”

    “能有什么办法!?”

    “我们附近还有几个镇子,看能不能去他们那里调动一下。”

    “可是,这远水救不了近火呀!”

    “唉,谁说不是呢?不过,那个贪婪的家伙答应了法师大人,给我们一年的时间。”

    “呃……一年的时间?难道他不打算走了?”

    “是的,据说他已经向国王递交了申请,打算成为这里的行政官。”

    苔丝说着,沮丧地坐在了一旁。

    达妮雅也怔怔地坐了下来,跟着有些出神地说道:

    “这样也好,有一年的时间,你放心!这一年,我一定努力多杀魔物!”

    苔丝扭头看向达妮雅,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

    “你别太在意了,你也知道的,普通的魔物根本就没有魔核。而且,有魔核的魔物就凭你的等级也是送羊入虎口。这不,为了能够尽早凑够魔核,工会不仅提高了魔核的价格,还向邻近的镇子也发出了高额悬赏。这些人里面,连白银猎魔人都有。”

    “哦……难怪呢!我说今天怎么瞧着工会里有些生面孔。”

    正说着,田鸡胸口别着一个木制徽章,跟着阿卡丽一起走了过来。

    达妮雅站起身,狠狠地拍了田鸡几下,表情狰狞地说道:

    “好小子!从今天起,你就要给我好好操练起来!要是一个月后你还不能独立杀死低阶魔物的话,我就让你去当魔物的口粮!”

    啊?为什么!?怎么了?一会儿工夫,发生什么事儿了!

    是又要我发出灵魂三连问吗!?田鸡一头雾水。

    达妮雅也不回答,伸手拎住田鸡的耳朵,直接将他拖出了工会。

    阿卡丽大惊,慌忙跟苔丝行了个礼,追着达妮雅和田鸡跑了出去。